您的位置:四川在线首页 > 走进四川 > 奥妙·四川 > 正文

怀念你,003号牢房的难友们
http://www.scol.com.cn  (2009-09-25 09:05:06)  来源:四川在线-四川日报  评论共  条
    1948年被囚于国民党成都监牢的郑栋成讲述:

  1949年12月7日,国民党特务将关押在成都市区将军衙门监牢内的30多位共产党员、进步人士和爱国青年学生,杀害于通惠门外十二桥附近。烈士的鲜血,染红了成都黎明的天空。

  我是1950年初得知30多位烈士牺牲的消息的,那年我22岁,一下子泪流满面。在将军衙门的监牢中我也坐过几个月牢,我无比怀念那些曾与我朝夕相处、却没有等到黎明到来的难友。

  为了欢迎我,几个囚室每人节约一口饭,传递过来

  1948年春节过后,我送同学、进步青年刘鸿椿回广汉老家,路上被国民党特务抓捕,随即被送进了将军衙门的监牢内。在关了大约10多天的黑屋子后,我被送进了12个人的标准牢房。

  我被送进囚室的时候,已是黄昏,我没心情吃饭,一个人坐在床沿上发呆。就在这时,我感到有人在碰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同囚室的难友端了一碗饭,示意我吃下去。那是一碗大米饭,最上面盖着很小的一堆肉炒的豆豉。我10多天没见过肉了,端起碗就一扫而光。

  后来我才知道,这碗饭来得多不容易。首先这不是一个或几个人的饭,而是几个囚室的人,大家一口一口节约出来的;而那一点豆豉,更不知道是从哪搞来的,因为在我坐监的半年中,从来没再吃过那样的东西,一个囚室每天的菜只有很少一点青菜梆子。我最难忘的是,这碗饭要凑到一起,再送到我的囚室,该多么难——当时监狱内管理非常严,囚室与囚室之间不允许任何联系。

  多少年过去了,我还记得那一碗饭背后的同志情谊。

  梦中醒来,能感觉到同床老大哥为我盖被子

  “同志,你贵姓?”进到第三号囚室后,出于礼貌,我问过同室的难友,但所有的人都沉默不答,“到这里面来,别问这个。”后来才知道,这是特殊环境下的对策,所以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同室难友的名字。

  但冷峻的表象背后,是火热的心。我所在的三号囚室内总共住了12个人,只有6张床和一张桌子,我和一个老大哥睡在一张床上。记忆中,几乎每天晚上,我都能感觉到这位老大哥悄悄为我盖被子。我的心里总会涌起一股暖流。

  囚室内我最小,日常生活中大家总照顾我。每天晚饭后,大家会一起在囚室内锻炼身体。所谓锻炼,就是围着屋子中间的桌子走300圈。

  监狱中最大的敌人是寂寞。牢里和外界完全隔绝,除了每天半小时的放风时间,连阳光都见不到。有一天,囚室的顶棚突然掉了一块,居然还掉了几本书下来,其中之一就有《红楼梦》。从那以后,我们就安排一个人对着牢门外射进来的微弱光线,先自己看一点,然后再给我们讲。

  他们只想后来人知道,新中国是来之不易的

  有一天,同室一个姓陈的难友问我:“你是不是又想家了?”

  “是啊,难道你不想么?”我反问。

  “我现在不想,因为这里面比外边自由。”

  我感到非常奇怪,监狱里哪来的自由。而他解释说,如果出去后,肯定每天都有特务跟着,说不定会连累很多人。所以他暂时不想出去。“要等到新中国成立了,解放军的大炮炸碎了牢门,人们敲锣打鼓地迎接我,我再出去。”

  事实上,他自己清楚,要等到这一天很难。他告诉我,对死已无所畏惧,只想后来的人们知道,新中国是来之不易的;如果还有人能在历史书上为他们记下一笔,那就更知足了。

  多少年过去了,一想到这句话,我总会热泪盈眶。

  1948年夏天,通过国民党行政院院长张群的私人医生的通融保释,我终于出狱了。

  1950年之后,我查对十二桥遇难烈士的名单,发现烈士中的确有一个姓陈的,叫陈仲平。
      

编辑:何勇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