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筹资垫资 四处“化缘” 他让300余户村民吃上自来水

http://www.scol.com.cn  (2017-05-19 05:46:46)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顾强记者:谢颖  

罗绍国(中)向困难群众了解情况。

村民吃上了干净自来水。

5月15日下午,巴中市南江县沙河镇红旗村村委会办公室,村主任、文书和十多位村民代表开会研究供水站的管理问题,参会人员神情凝重。5月8日,45岁的村支部书记罗绍国,在忙完工作回到家后突发心肌梗塞离世。

红旗村是典型的旱山村。2014年,罗绍国被推选为村主任,就着手解决村里安全饮水问题。最终,耗资110余万元的供水站建起来了,300余户村民吃上了干净卫生的自来水。2017年3月,草麦青青的时节,罗绍国全票当选为红旗村支部书记。

5月的田野麦浪翻卷,布谷鸟在鸣唱,罗绍国的身影却永远走出了红旗村村民的视线。出殡那天,数百位村民自发前往为他送行。大家都沉浸在悲痛之中,未能留下一张送别时的感人画面。但村民们说,“罗书记为村上做了那么多事,我们都会记得他”。

/离世那天/他过母亲门口而不入

“我一直想不明白他为啥走得那么突然。”罗绍国的妻子贾俊华沉浸在哀伤之中不能自拔。她回忆,那几天村里的事情特别多,5月7日,丈夫罗绍国回来得很晚,几乎没怎么睡觉,第二天(5月8日),天一亮他就骑摩托下村,下午两点才回家,她盛了一碗稀饭,但罗绍国只吃了一半,就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她赶紧拨打120,镇上的医生十多分钟就赶到,但在送医途中罗绍国的心脏就停止了跳动。

5月8日,天气酷热。当天下午1点过,罗绍国骑摩托车途经母亲廖占华家门口,“恁么热,你进来歇凉嘛。”母亲招呼他,“我还有事,忙得很”,罗绍国没有停留,这是他留给老母亲最后一句话。

三社社长吴顺贵还原了8号上午的情景。“罗书记那天很早就到了我家,当时我正吃早饭,他催我快点。我骑他的摩托车一起到了易地搬迁现场,中午饭都没吃,一直忙到下午两点多。”

从村主任到村支书,忙,就是罗绍国生活的常态。他的老父亲罗纪伍,曾当过40年的社长。谈及儿子,老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我当了几十年的社长,说实在话,他那么拼命,我都没做到。”

/当穷村官/ 第一件事解决全村饮水问题

罗绍国走后,贾俊华清理遗物时发现,家里那张8万元存折,余额只剩下2万元。丈夫不打牌,生活又节俭,那6万元哪里去了呢?

“估计被他拿去垫付供水站的工程款了”贾俊华猜测,因为丈夫有类似的“前科”。村里建供水站资金吃紧,罗绍国天天央求母亲,硬是把母亲看病的4万8千块钱借了去支付材料费和民工工资,当时承诺报账后就还给母亲,但老人说,这笔款至今未还。

在当上村主任之前,罗绍国搞汽车货运,为当地运输建筑材料。5·12地震后,村里的危房改造、道路建设所需砂石、水泥、砖等材料几乎全是由他运输,他为人豪爽,有些家庭一时无钱支付运费,他主动让欠。2014年,他放弃生意当上村主任,很多人不理解:“他跑三天车,比村干部一个月的收入都要高,他当干部图的啥呢?”

红旗村地处海拔800米的山腰,生产生活用水困难。罗绍国当上村主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全村安全饮水问题。经过估算,主体工程加上近5公里的输水管道,预计耗资一百多万元。除项目资金和村民自筹部分外,仍有较大缺口。罗绍国四处“化缘”。二社社长岳安国,当时在外省打工,熟悉工程建设,罗绍国给他打电话,请他回村里支援供水站建设。“丑话说在前头,我们是为乡亲办事,你就别指望赚多少钱。如果想赚大钱,你就莫回来。”岳安国清楚记得罗绍国当初邀约自己时所说的话。

供水站的建设,无论大小事情,罗绍国冲在最前面。为寻找输水管道最佳铺设路线,他拿一把柴刀,在荆棘丛中砍出一条道路。一次镇上通知开会,他来不及换衣裤,满身水泥灰赶到会场。

2015年12月,工程进入最关键阶段,净化池需要不间断浇筑混凝土,他和村干部守在五郎坡施工现场,晚上实在太冷,就在工地上烧起一堆火,连续熬了三天三夜,浇筑顺利完工。对于工程资金管理,罗绍国“抠”得很细,他熟悉建材行情,把砂石等材料成本控制到最低限度,小到一个水龙头,在同等质量的前提下,都要反复比较价格。

/情系村民/ 七旬老人翻山越岭前往吊唁

红旗村虽不是贫困村,但村里有40多户精准扶贫户,脱贫奔康的压力不小。

当上村干部后,罗绍国第一个帮扶对象,就是三社五保户王某。考虑到王某有一个十岁的养女,只有两间土坯房。罗绍国亲自为他选址,花费6万余元建起了三间平房,其中罗绍国私人垫付了4万多元。

“罗书记是我的救命恩人,两次救了我的命。”三社贫困户张仕良说,一次他患重感冒,几天几夜起不了床,罗绍国获悉后,请朋友开车将其接到医院;还有一次张仕良半夜突发急病,给罗绍国打电话求救,在外地出差的他马上派村医将其接到镇中心卫生院医院输氧抢救。直到现在,张仕良还欠罗绍国400元药费。

送别罗绍国的现场,70岁的村民沈万福老泪纵横。沈万福的老伴和儿媳妇病逝,儿子有精神疾病,孙子正上初中,几间土坯房也成了危房。无论村社干部怎么做工作,沈万福都拒绝搬迁重建。罗绍国拎着水果上门做做工作,连续跑了三趟,沈万福终于松口。罗绍国组织工人抓紧施工,仅用九天时间就建好房子,“我当时以为他说的是假话,没想到那么快就建起了。那些天,他连我家一口水都没喝过。”老人语气里有些自责。罗绍国出殡那天,沈万福翻山越岭,走了几十里路前往吊唁。

沙河镇镇长董黎说,罗绍国当村干部不到三年,留下了两本账,一本是他对红旗村的付出,老百姓记得清清楚楚;一本是他对家人的欠账,这笔账怎么也算不清。就在罗绍国下葬当晚,董黎独自一人前往红旗村,在罗绍国的墓地前,为他倒上三杯酒。

杨永忠华西城市读本记者谢颖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