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1000首诗"惊动春天" 川大女工诗人 从忧伤到"光芒"

http://www.scol.com.cn  (2017-04-15 06:45:18)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刘波  

  凌丽秀接受记者采访 摄影记者 刘海韵

  上课回家晚被丈夫拒之门外,写诗被指“不务正业”

  向邻居女儿借书,对方轻蔑地抽了一本抛过来

  去书店抄好词金句,被营业员误以为是小偷……

  凌丽秀,原本是四川大学江安校区后勤部水电中心的一名值班员,因最近两年在工作间隙旁听川大的诗歌课程,创作了1000多首诗“惊动春天”,成为成都商报等各大媒体报道的新闻人物。鲜为人知的是,作为底层写作者的凌丽秀,写诗并不像她取的笔名“光芒”那样光芒四射,而是在丈夫坚决反对甚至被拒之门外的环境下,完成了一个水电女工到诗人的艰难蜕变。

  当写作的梦想遭遇残酷的现实生活冲击时,凌丽秀是如何对待的?意外出名,又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近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进了凌丽秀的家,以及她工作的川大,揭秘水电女工诗人的真实遭遇。凌丽秀就像一个孤独的勇士,虽然家人不支持她,依然坚持自己的诗歌梦想,因为她相信诗歌带来的力量。

  她的烦恼

  曾想轻生

  借诗集看被丈夫骂,

  诗歌初稿被当做废品卖掉

  四川大学微信号最早报道“光芒”(凌丽秀笔名)写诗的故事,一位网名叫“王夫子”的学生在文章下这样留言:“我遇到过这位阿姨,应该是一年半以前。当时是我带的志摩诗社的第一个活动,我们在青广摆摊。这位阿姨走过来,问我们能不能把诗集借给她看几天,她保证不弄坏、不弄脏地送回来。我留意到她在翻书前特意擦了擦手,那种对书皮爱惜的抚摸、看书时像看着自己闺女一样的眼神真的让我感动。当时她的丈夫也在旁边,看她借书还骂她……”

  这位同学所说的凌丽秀丈夫看她借书骂她是真是假?凌丽秀向记者坦承,写诗的事,身边很多人说她是“不务正业”,她最初也没跟丈夫说,但丈夫早就知道此事,并一直反对。“他觉得写诗不现实。

  据了解,凌丽秀的丈夫在川大后勤部工作。“我希望有个人空间,至少要有精神空间,但他从不给你。有次趁我不在家,他把我的日记本、诗歌初稿全当废品卖了。”

  斗争最激烈的一次,凌丽秀去听王红老师的课,课后又和几个同学聊了一会儿,临近23点才回去。“我去听课,他很不高兴,把我关在了外面,而我恰好没带钥匙。”凌丽秀使劲捶门,捶了很久,他充耳不闻,假装自己不在。她在绝望中走上天台,在夜风中坐了很久,怔怔地望着楼下,一度有了轻生的念头。

  记者问凌丽秀的老公,是否支持凌丽秀写诗,他并不愿过多谈及此事。

  她的忧伤

  世人不解

  在工友中像个异类,

  去书店看书被误以为是小偷

  凌丽秀觉得自己的诗歌有忧伤的成分,是因为内心有伤疤,而这些伤疤是生活给的。“世人的白眼,亲人的伤害”令凌丽秀很失望。她觉得自己像个异类,工友们觉得她拒人于外。凌丽秀带记者去她工作的地方,一位大姐看到躲得远远的。

  3月31日,记者来到四川大学江安校区凌丽秀的住处,一个约莫20平米的房间,陈设简陋。进门左手是一个污白的矮柜,上面放着洗漱用具。旁边一个褪色的朱红五斗橱充作书桌,电脑、书籍沉沉地压在上头,平时凌丽秀就在此创作。两年里,1000多首诗就在这间小屋里诞生。

  因为囊中羞涩,她很少买书,常常揣了一支签字笔,笨拙地把好词金句抄在手心,回去的路上边记边背,到家了再工工整整誊写到专门的摘抄本上。多年以后有了手机,方法由“偷记”变为“偷拍”。凌丽秀第一次去川大商业街邮局旁那家书店看书时,营业员见她行为鬼祟,误以为她是小偷,十分谨慎地盯住她。

  她的情怀

  与诗结缘

  乞求来的《徐志摩诗集》,

  让她从此做了诗歌的俘虏

  多年后,面对外界汹涌的流言,凌丽秀还会平静地回忆起,她向邻居女儿借书的那个遥远中午。当时,20岁的她刚结束农活往家走,看见邻居女儿正坐在窗下看书,便情不自禁地走了进去,邻居女儿抬起头,眼神由惊讶转变为轻蔑。凌丽秀颤抖着声音恳求:“姐儿,在看啥?借本书来看吧。”对方斜着眼,几秒沉默的对峙后,随手从书架里抽了一本抛过来。凌丽秀稳稳地接住,《徐志摩诗集》几个大字占据她的双眼。

  凌丽秀被徐志摩的浪漫打动,做了诗歌的俘虏。她对这本《徐志摩诗集》爱不释手,还书时耍了个心眼儿,还了另一本书给邻居女儿。这本视若珍宝的诗集,后来却被婆婆当废品卖了。

  其实,凌丽秀写诗与童年经历有很大关系,母亲的软弱与可怜,父亲的蛮横与暴戾,她时常目睹母亲被毒打。幼小的她绝望地嚎哭,暗暗发誓,不要过母亲这样屈辱卑微的生活。

  在接触诗歌前,她每天写日记,但写作的苗头刚萌芽,初中毕业就被父亲勒令辍学。尽管离开了学校,凌丽秀并未放弃学习,一得空就去书店看书。

  她的坚持

  幸福“小偷”

  婚姻走一步算一步,

  学习写诗不会放弃

  在和凌丽秀的最近一次聊天中,她向记者透露,自己又开始“闷气”了,因为和丈夫再次处于“冷战”中。一天之内(4月10日)她就写了三首和婚姻相关的诗歌,在《爱》中她写到:“我们的爱只剩肉体等待枯萎的荷花高举昔日的爱秋风呼啸而来碾碎爱情的围栏。”

  凌丽秀告诉记者,“昨天一头扎进书堆,忘了饥饿真想一下子把这世界的书读完。我希望与世隔绝,或许伤害会少些,但这似乎不可能。那么人生该怎样面对亲人的伤害而无动于衷呢,这就需要更高智慧了。”她把自己去书店“偷”金句的经历写成了诗《小偷》,她想做一个幸福的“小偷”:“我是肤浅的小偷才情粗糙的小偷没见过世面的小偷却偷了一回太阳的眼眸还偷了一回死亡的自由。”

  关于将来,凌丽秀说:“婚姻走一步算一步,学习写诗不会放弃。”她依然坚持每天至少写3首诗,每天去校园书店看书。

  成都商报记者 张世豪 实习生 沈兴超

  有花惊动春天/黑夜的春天不怕嘲笑/光明的春天不怕雷暴/它从冬天的嘴巴里爬出/站在荒凉的月亮上/绽放/绽放

  ——凌丽秀诗作《有花惊动春天》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