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八旬姐弟同在成都 弟住东姐住西 分散十余年后团聚

www.scol.com.cn  (2018-02-23 05:38:45)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刘波  

  2月22日,成都,好不容易相见的弟弟马代儒与姐姐马如清聊天

  2月9日,83岁的马代儒终于与分散十余年的姐姐、姐夫相聚了。

  相见的一刻,三个八旬老人抱在一起,失声大哭起来。

  十多年前,因为几度搬家,马代儒与姐姐马如清分散开来,年纪大加上不太会用通讯工具,两人失去了联系。

  分散期间,姐姐曾三次托人给弟弟带话称自己“住在黄忠小区”,但却没留下具体楼栋和单元号,马代儒几次寻找而不得。转机发生在今年2月初,在一次与朋友相聚时,马代儒见到了锦江区龙舟路派出所的甘崇毅警官,并在其帮助下找到了姐姐。

  同一个城市,家在东二环外的弟弟和如今住在西一环的姐姐终于团聚。姐弟两人相约,元宵节时再招呼着孩子,两家人好好团圆。

  姐弟分散

  弟弟:

  2005年前后,从上沙河铺街搬到猛追湾女儿家,后又从猛追湾搬到了静康路。

  姐姐:

  一开始住在磨房街,后来到了九眼桥,再后来到了黄忠小区,现在又搬到抚琴东南路。

  “以前想大家都在一个城市,成都也就那么大,要见总是见得到的,没想到城市发展太快,加上都上了年纪,也没有手机、电话,搬来搬去就失去联系了。”

  姐弟团聚

  姐姐:

  去年夏天,姐姐遇到弟弟的同事,3次带话说自己在黄忠小区。

  弟弟:

  弟弟几次寻找,但姐姐又已搬离。今年2月初,在龙舟路派出所民警甘崇毅的帮助下,姐弟俩终于团聚。

  “元宵节,把两家的娃娃都叫上,一起聚一聚。”

  分散

  姐弟俩几度搬家 失散十余年

  马代儒已经记不清与姐姐马如清到底分散了多少年,“至少十多年是有的,我记得大概是在2008年地震前几年失去联系的。”他介绍,自己退休前在红旗橡胶厂上班,居住在上沙河铺街,姐姐在锦江区一家雨刮器厂上班,姐夫在成都市公安局做刑侦工作,居住在磨房街。

  “大概在2005年前后,我从上沙河铺街搬到了猛追湾我女儿家,后面又从猛追湾搬到了现在的静康路,住了三个地方,我姐姐他们也基本上搬了好几次。”马代儒说,“他们先在磨房街住,后来到了九眼桥,再后来到了黄忠小区,现在又搬到了抚琴东南路。”

  原本两家相距并不远,但就在多次搬家过程中,却失去了联系。

  马代儒说,家里共有五个兄弟姊妹,姐姐是老二,自己是老四,工作时大家各忙各的,相聚的时间不太多,“差不多一两年才聚一次”,下面子女之间的来往也不太多。“以前想反正大家都在一个城市,成都也就那么大,要见总是见得到的,没想到城市发展太快,加上那时候都上了年纪,也没有手机、电话,搬来搬去就失去联系了。”

  “以前虽然相聚的机会不多,但能找到地方,后来地方不断变动,就找不到了。”马代儒说。

  传信

  偶遇弟弟同事 姐姐带话“我在黄忠小区”

  这些年来,其余兄弟姐妹相继离世,马代儒对姐姐的想念愈发强烈,期待着能够与姐姐重聚。另一边,姐姐也同样抱着希望,“但去哪找呢?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没联系方式,不知道住哪里,更何况还在不在都是未知数。”居住在城市东西两端的姐弟俩就这样分散着,牵挂着。

  不过,看似渺茫,幸运还是发生了。去年夏天的一天,马如清在黄忠小区遇到了弟弟的一个同事。“他说他是橡胶厂的,我就问认识马代儒这个人不,他说认识,现在身体还好,我一下就高兴了,说明他(弟弟)还在。”马如清说,她便让这个同事给弟弟带话,“说我在黄忠小区。”

  同事顺利将话带给了马代儒。“我也一下觉得,终于可以找到姐姐了。”马代儒说,但是当时姐姐却仅说了在黄忠小区,并没有留下电话号码,也没有说自己在哪个楼层几单元几号。在马代儒印象中,前前后后,姐姐曾三次托人给自己带话,但均未找到姐姐。

  而事实上,当时马如清很快就搬离了黄忠小区,住到了现在的抚琴东南路的一个老小区。“黄忠小区的房子就留给了孙儿在住,但搬过来之后也时不时会过去,也希望能够再次遇到他(弟弟)的同事。”

  寻找

  弟弟几次前往寻找 最终失望而归

  得到姐姐的传信后,马代儒曾几次前往黄忠小区,但每一次都失望而归。

  “第一次去的时候,我以为黄忠小区就一个院子,没想到到了后才发现有四个区,但到底在哪个区呢?”马代儒站在小区外茫然无措,转了一大圈只好放弃。

  之后一次是去年中秋节,马代儒想这次过去可以问问物管,再不行就找派出所帮忙,总之一定要把姐姐找到。去之前,他准备了几袋特级枸杞,还有两盒月饼。“希望在团圆的日子姐弟相见。”马代儒说。

  但这一次,依然失望而归。马代儒问遍了四个区的物管保安,都没有查到叫“马如清”这个名字的住户,他又在院子里大喊“马二姐”(平日称呼),同样没有人应答。

  不得已,马代儒到辖区派出所寻求帮助。“我给他们行了一个礼,说出了姐姐、姐夫的名字和我的诉求,民警也很热情,就在电脑里把居住在黄忠小区的、相似信息的人员调出来喊我看,但还是没有找到。”马代儒的中秋团圆梦就此破灭。记者后来了解到,登记在黄忠小区的住户姓名是马如清的孙儿,当时马如清已搬至西一环附近居住。

  相聚

  锦江民警帮忙寻找 姐弟俩春节前团聚

  几次寻找不得,转机还是来了。年前,马代儒在一次与朋友相聚时说起了自己与姐姐的事情,巧的是,与朋友相识的锦江区龙舟路派出所民警甘崇毅也刚好在场。在听了马代儒的寻姐故事后,甘崇毅伸出了援手。

  “他问了我姐姐姐夫的具体信息。”马代儒说,原本自己所在的辖区并不在甘警官的辖区,“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帮我找。”仅仅过了两三天,甘警官便给马代儒回了消息,“说查到了姐姐的地址,在磨房街,还说了具体的号数。”

  “我就按照地址找了过去,但当时姐姐并不在那里住,不过是一个熟人,就带着我又找到了姐姐的一个儿子,就这样一步步找到了姐姐的电话和住址。”马代儒说,当天他就给姐姐打去了电话,并约好见面。到达姐姐居住的小区时,姐夫已经站在小区门口,姐姐则在单元楼下拄着拐棍站立着。“我就问三单元在哪里,结果正好是二哥(姐夫),他一下就认出了我,然后跟姐姐见面。”见面那一刻,三个年过八旬的老人不禁抱在一起,失声大哭。

  十余年不见,姐姐提出要在外边饭店一起吃顿好的,几个人走进了一家炒菜馆,但问了问菜后又走了出来,最后进了一家抄手店,一人点了一大碗。“高兴了半天,忘了年纪大了,咬不动那些炒菜了。”马代儒笑着说。马代儒和姐姐约好元宵节团年,“到时候,把两家的娃娃都叫上,一起聚一聚。”

  22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联系甘崇毅,希望能够进一步采访,不过却遭到了婉拒。他只是不断重复一句话:“这都是小事情,警察应该做的,不值得报道。”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摄影记者 王效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