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爱美的成都女性 这个春天买走1亿元鲜花

www.scol.com.cn  (2018-03-19 07:07:59)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刘波  

陈二姐花店这段时间的主打花卉是百合。

昆明斗南花卉市场日交易量超过1500万元。 受访者供图

每到周末和节庆,三圣乡湿地花卉产业园里购买鲜花的多为女性。 受访者供图

刘淑彬和她种植的多头菊。 受访者供图

南非花卉针垫。

刘淑彬种植的白菊。

来自肯尼亚的单头玫瑰。

南非“公主”。

南非花卉贝克斯。

刘淑彬种植的非洲菊。

成都人的春天系列报道1

一直以来,成都男人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成都女人,以酸辣、娇憨、俏皮而又脆生生闻名。

她们浪漫而又热烈,对鲜花情有独钟,买花果敢而不娇羞。

如同不漏过任何一场流行,以显示自己的美色。

但是——

这个春天,成都男人突然有点点苦恼。

女人们买鲜花太过奔放,以至于创下一个惊人数字:

2月-3月,成都女性买走鲜花2880吨,市场消费金额达到一个亿。

一支百合的迁徙之旅

这是成都两大鲜切花市场万福花卉产业园和三圣乡湿地花卉产业园,截至3月15日的统计数据。

月映九微火,风吹百合香。

三圣乡湿地花卉产业园,位于锦江环城生态区,东与荷塘月色接壤,北临绕城高速。

3月15日凌晨4点,商家陈二姐已将300多束百合摆放整齐,清香宜人,等待批发客户选购。

她的百合,来自昆明斗南,从云南采摘到抵达三圣乡,经过了12小时的陆路颠簸。

于鲜花的集散而言,成都三圣乡与昆明斗南是两条平行的线。

一支百合的迁徙,既是生意的旅途,也是一个家庭的亲情牵连。

昆明斗南,濒临滇池东岸,是著名的花都。

斗南花卉市场,现已发展成中国乃至亚洲最大的鲜切花交易市场,每天上万人次入场交易,日交易量超过1500万元。

时间回溯到14日晚上9点,陈二姐的老公戚天德穿梭于斗南花卉市场,到熟悉的摊位选购鲜花,选定一批立马下单交易,包括次日抵达陈二姐店铺中的这批百合。凌晨2点,等待选购的鲜花打包上车直发成都,戚天德才疲惫地回家酣睡。

通常,上午11点左右,陈二姐会打电话给老公戚天德,一为问候聊聊家常,二是让他按时吃饭。

戚天德,只是成都诸多鲜花批发商的一个缩影。

三圣乡湿地花卉产业园和万福花卉产业园,有很多这样的“夫妻式”鲜花批发商。大多是丈夫一个人租房长住斗南,监测行情,灵活掌握市场,妻子则在成都做批发或零售。

这样的两地分居,只为选购质量上乘而又价格适中的鲜花,“斗南花市跳一块,全国鲜花涨三块。”因季节、温度、节庆、花材、产量、市场需求等多方面影响,鲜花的价格波动特别大。

近年,这种波动的因素还来自泰国和越南,就像小小蝴蝶扇动的翅膀。“如果遇泰国的春节、母亲节、水灯节,越南的新年、妇女节、大叻鲜花节,斗南的鲜花价格会出现异常增长,导致成都的鲜花价格直线爬升,有的品种出现价格翻倍的情况。”戚天德说。

即使这样完美的夫妻搭配,正在受到互联网营销的冲击,渠道多样化之后批发客户流失,利润逐渐摊薄。

肯尼亚玫瑰的新市场

比云南百合迁徙更遥远的是肯尼亚玫瑰。

15日下午3点,成龙大道旁的万福花卉产业园,室外温度已达26℃。

而在鲜切花区域的“科诺花卉”,室内却凉爽异常。一间恒温4℃—8℃的房间,存放着肯尼亚多头玫瑰、荷兰郁金香、厄瓜多尔满天星、南非“公主”等世界知名花卉。

肯尼亚虽然地处赤道,但全年气温稳定在15℃到25℃,与春城昆明气候相似。肯尼亚玫瑰以前主要针对欧盟市场,现在已经转向中国,广州、成都、上海、北京等地的鲜花需求量与日俱增,成为其开拓的新兴市场。

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附近的奈瓦沙湖畔,海拔近2000米,分布着大小不一的玫瑰农场。肯尼亚玫瑰多达340余个品种,因为花头大、品种多、色彩鲜艳,瓶插时间长,受到中国顾客的欢迎。

以前,经销商在农场筛选出合格的玫瑰,鲜切之后,运往荷兰的拍卖市场,然后再销往中国。“由于内罗毕至广州等直达航线的开通,大大缩短了运输时间。肯尼亚玫瑰可以直飞广州,再转运成都,整个运输时间缩短至3天左右。运输成本大幅降低,同时使鲜花的保存期得到延长。”科诺花卉销售经理王利春介绍,进口花卉的优势在于价格稳定,波动较小。以肯尼亚红玫瑰为例,从情人节到三八节,10支装售价115元到100元,目前的售价下滑到90元,一个月的浮动在25元以内。而云南玫瑰价格相对便宜,但涨落特别大,因不同节日需求,20支装的价格会从20元跳到80元。

玫瑰,似乎特别被成都女性偏爱。据高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熊先举介绍,鲜花中销量排第一的是玫瑰,占比达30%。“这个春天,三圣乡湿地花卉产业园的鲜花销售量达720吨,销售额达2500万元,其中玫瑰为750万元左右。”

每年一万元鲜花消费

莺初解语,花动一城春色。

以闲适知名的成都,一个男人有两种向往:过诗一样的人生,爱花一样的女人。

如果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成都男人的爱情成本,往往,小成本运作就能得到意外的丰收。

何梅,经营着成都一家美容机构。小时候,老家院子里爬满蔷薇,“爸爸喜欢种花,家里的小院一年四季都有花开。我上初中时,妈妈得了哮喘,爸爸为了不让妈妈花粉过敏,把所有的花都连根铲掉,我为此难过了好几天。从那以后,我心里常埋藏着两个愿望,一是嫁给懂得浪漫爱送花的男人,二是买一个有花园的房子。”

幸运的何梅,在成都真的实现了两个愿望,老公张哥也很惯她,“我特别爱玫瑰,一年买鲜花的花费在一万元左右。”

一万元的数字,是经过一千元暴涨而来的。恋爱之初,张哥脾气有点暴,何梅也爱耍点小性子,但解决纷争的办法就是“一言不合就买花”。从2004年开始,何梅的鲜花账本逐年递增,通过“互联网+买”,她成功升级为成都最爱买花的女人。

与何梅的“争吵式”消费相似的,还有冲动型消费。

刘燕,川师大附近一家餐馆的大堂经理,口头禅是爱花才有好心情,“喜欢南非的花卉,缤纷艳丽气质高贵,特别是公主和贝克斯,无论多贵都会买。”她的鲜花一部分是男友送的节庆礼物,一部分是自己采购,偶尔也会到郊区的种植园采摘。在她家里,大大小小10多个花瓶,每个季节都是满满的,每年的鲜花消费8000元左右。

这就是成都人对浪漫的认识,一种更细腻的理解:

锦江边的低徊,咖啡馆里的细语,不如一束芬芳玫瑰的惊喜。花瓶里插上姹紫嫣红,会把整个房间照亮。

拥有四个种植园的女老板

鲜花经济越开越旺,在群芳争艳的时代,唯有昆明斗南形成了王者气候。

2017年,云南昆明斗南花卉市场鲜切花交易量达65.3亿枝,交易额53.55亿元,分别比2016年提高7.56%和13.4%。

而在成都,鲜切花交易额也在逐年递增。万福花卉产业园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该产业园的鲜切花销量1.4亿元,2017年则跃升到1.7亿元。2018年的数据极有可能创新高,从2月1日到3月15日,该产业园的鲜切花销量达2160吨,销售额超过7500万元。

“我们每天都有两大卡车的鲜切花从斗南直达成都,每辆卡车的装载量20吨。”万福花卉产业园办公室的陈主任,桌上电脑可以监测市场各个角落的情况。15日下午4时,一辆满载鲜花的大卡车从4号门进入,直接开进鲜切花区域卸货。两小时后,百合、菊花、康乃馨、桔梗等花卉进入各家商铺,静待16日凌晨3点半开市。

成都鲜切花销售的网络结构中,本地自产鲜切花的比重非常小。高威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市场部经理熊先举说,目前成都市场上的鲜切花70%来自云南;西昌占10%、主要品种是康乃馨;海南占10%,主要为富贵竹:广州5%,主要品种是菊花。

虽然“成都产”鲜切花仅仅占比5%左右,但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加”上什么都会大放异彩。

与大多数依赖云南和进口花卉的批发商形成映照,三圣乡本地花农正在崛起。

“明都花卉”老板刘淑彬,已经走上了生产+旅游的创新之路,她在成都龙泉、双流,眉山仁寿、彭山,拥有花卉种植园2000多亩。主要品种有非洲菊、天堂鸟、小雏菊、北美冬青等。

2001年,刘淑彬还是三圣乡一个小花农,最初在龙泉承包了28亩土地种植非洲菊,主要面向原三圣乡老花市——高店子花卉市场的零散客户。那时的刘淑彬还是骑着摩托送货,哪知2003年遭遇水灾,本钱赔光。但她依然看好鲜切花的前景,依靠兄弟姐妹的支持,她在艰辛中一点一点靠近自己的梦想。

2004年,非洲菊的大丰收成为她事业的起点,一路开拓,以市场需求逐年扩大规模,17年的演变让她更有雄心壮志。目前,她正在彭山打造一座被鲜花包围的小镇,一年四季,百花不谢。

培根说:“世界上有许多做事有成的人,并一定是因为他比你会做,而仅仅是因为他比你敢做。”

逐梦人生,不仅是成都女性的果敢,还有温婉和旖旎。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新闻24小时排行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