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专访“石墨烯之父”、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安德烈·海姆

http://www.scol.com.cn  (2016-10-18 06:58:06)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顾强记者:陈岩  

9月26日,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安德烈·海姆在电子科技大学讲述石墨烯的发现过程。 本报记者 郝飞 摄

安德烈·海姆给本报读者题词。译文如下:愿科学对未来的四川,能像过去几个世纪那样至关重要。

人物名片:

安德烈·海姆(Andre Geim)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物理与天文学院教授。1958年10月出生于俄罗斯索契,拥有英国、荷兰双重国籍。1987年在俄罗斯获得博士学位,后在英国、丹麦继续研究工作。1994年,任荷兰奈梅亨大学副教授,并与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首度合作。2001年,任曼彻斯特大学物理教授。2004年,与诺沃肖洛夫合作发现二维材料石墨烯,两人因此共同获得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诺奖后,海姆又获得了荷兰和英国册封的骑士头衔。

海姆先后发表了超过250篇文章,很多都发表在自然、科学等顶级杂志上。

深阅读

近日,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安德烈·海姆造访四川,参加电子科技大学校庆活动。这是安德烈·海姆第二次来四川。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他。这位拥有英国、荷兰双重国籍的俄罗斯裔物理学家,用一口俄罗斯口音浓重的英语称赞四川在石墨烯薄膜等领域的进展,并表示了与电子科大等高校和机构开展合作的愿望。

访谈结束时,海姆热情给本报读者留言,还不忘说一句,“愿石墨烯与你同在!(May the Graphene be with you!)”记者指出他是化用科幻电影《星球大战》中的经典台词“愿原力与你同在!(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海姆高兴得晃动手中的眼镜,“哈哈,你知道!”

□本报记者 陈岩 熊筱伟

A

得诺奖的发现是怎么来的

◎在垃圾桶里捡来用过的胶带,意外发现了石墨烯◎不合常规的实验尝试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犯错总比无聊好”

记者:翻看您的履历,您是全球唯一一个同时获得“诺贝尔奖”和“搞笑诺贝尔奖”的人。您怎样看这个“唯一”?

海姆:获得这两个奖,之间隔了10年。20世纪90年代的某一个星期五的晚上,我把水倒进了我们实验室一台能产生巨大磁场的仪器,令我惊讶的是,水并没有从强磁铁中流出来,而是形成了一个水球,并悬浮在空中!往一台精密而昂贵的实验仪器里泼水,显然是个惊世骇俗的举动,现在我也记不起来当时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但“鲁莽”也有好处,就是从未有人做过。

这个现象背后就是水逆磁性。许多同事,包括那些一辈子与强磁场打交道的研究员,看到这个现象时都目瞪口呆,甚至还有一些人认为这是一个恶作剧。为了找到一个更好的演示方式,我干脆将一只青蛙放进了强磁场,它也悬浮了起来。悬浮的青蛙引起很多关注,甚至进入了许多物理教科书。直到现在,还会有人拦住我说:“嗨!我不知道石墨烯,但是我爱死你的青蛙了!”也因为这个青蛙,2000年,搞笑诺贝尔奖决定授奖给我们。

记者:这一研究的意义是什么?

海姆:我给你说个事情,你来判断它的意义。我还记得一封十几年前收到的信,原话是,“海姆先生,您好。我对那只悬浮的青蛙很感兴趣,您能给我寄来一些相关的信息吗?我今年9岁,我想成为一名科学家。”我想,不用我多说,这封来信可以证明,做这些实验并没有浪费我的时间。

这也启发我,去探求那些与自己研究领域相去甚远的方向,有可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我的研究风格也随之改变,开始做一些不合常规的实验尝试,称它们为“星期五晚的实验”或者叫“随机领域实验”。因为我相信一点——“犯错总比无聊好”。让我获得诺贝尔奖的发现——石墨烯就是这类实验的一个结果,你说它的意义是否重要?

记者:石墨烯被认为是21世纪最重要的新材料。但听闻发现石墨烯是用胶带粘下来的,简单得不可思议。

海姆:的确是用胶带粘的。我从来没有研究过碳材料或者石墨,毫不夸张地说,我们从垃圾桶里捡出来别人用过的粘过石墨的胶带,把它放到显微镜下,发现残留在胶带上的石墨残片,有些竟然是透明的。随后,检测出石墨烯惊人的物理特性,比如,是目前为止发现的最薄、最坚硬的材料,具有非常高的热传导性和电传导性。这时,我们才明白这一发现的重要性。过去研究者都用胶带清理手中石墨样本表面,用过的胶带随手就扔进垃圾桶里,没意识到扔掉了诺奖。往往是在某一个已有的矿藏里挖掘得太深了,留下大量未被探寻过的宝藏就埋藏在浅浅的地表下,只要稍微往旁边一试探就会发现它。

记者:另一位诺奖得主跟您的观点可能不同。同样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美籍日裔科学家中村修二认为,坚持努力的方向,无论发生什么都不放弃,才是成功之道。

海姆:哈哈,我只能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研究方式。我不否认坚持的重要性。如果你像中村一样,幸运地选择了对的方向,那坚持和努力是有回报的。但如果像我最早期的研究方向,一个即便在当时也已经没落的研究方向,坚持多年,我也不会坐在这里,估计在学术圈讨口饭吃都不容易。

1234下一页尾页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