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为了十四名被困群众——直击九寨沟地震被困群众生死大营救

http://www.scol.com.cn  (2017-08-12 06:47:56)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刘波  

  为了14名被困群众,省、州、县指挥体系高效运转,军地携手协作,9支力量先后投入,200余人直接参与,无数次被余震滑坡逼退,又无数次拼死向前推进,绝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绝不放弃任何一线希望□本报记者 付真卿 熊筱伟 张立东刘宏顺 吴浩

  雨,令人揪心地下起来。8月11日18时20分,阿坝州九寨沟景区上空,阵阵小雨飘落。山谷里,一片迷茫。

  69个小时过去了,在九寨沟县7.0级地震后被困失联的14名群众中,有10人已成功获救脱险,新发现1人遇难,还有3人失联。

  降雨,意味着救援变得更加艰难。自9日下午以来,14名被困群众的安危,牵动着抗震救灾前线所有救援人员的心,也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为了14名被困群众,省、州、县指挥体系高效运转,各方面救援力量快速集结。省委、省政府和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和李克强总理关于抗震救灾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把被困群众的生命当作第一位的大事,调动一切力量实施搜救,奏响一曲生死大营救赞歌。

  军地携手协作,9支力量先后投入,200余人直接参与,无数次被余震滑坡逼退,又无数次拼死向前推进,为的是不放弃任何一个生命,不放弃任何一线希望。

  突发

  10多位村民来到现场指挥部报信:16人被困在熊猫海,联系不上,其中还有妇女和孩子

  熊猫海,是九寨沟景区日则沟里一个美丽的海子。8月正值旅游旺季,不少做小生意的村民和务工人员晚上都会在那里暂住。地震袭来,让他们突然间身陷“孤岛”。

  9日14时许,正当各项抢险救援工作紧张有序推进时,10多位村民焦急万分来到设在沟口帐篷里的省抗震救灾指挥部报信:有16人被困在熊猫海,联系不上,其中还有妇女和孩子。

  在景区地图上,熊猫海距震后车辆可抵达的诺日朗中心站只有约5.3公里路程,但要跨过这段路,如涉天堑。

  “我们组织自救,连夜往上冲了三次,天亮又冲了一次,塌方体一个接一个,根本进不去。”听完村民们的讲述,正在指挥抗震救灾的省委书记、省抗震救灾指挥部指挥长王东明,省委副书记、省长、省抗震救灾指挥部指挥长尹力,神色凝重,十分焦急。

  现场与村民和各方救援力量会商后,指挥部果断决定请求直升机支援。此时,西部战区某陆航旅4架直升机正在待命之中。

  但是,天气成为第一块绊脚石。九寨沟的天虽晴朗,但正刮着大风,根本不适宜马上起飞。

  “别急,直升机上不去,我们立即组织专业力量徒步前往,哪怕有一线希望,我们也会尽百倍努力。”王东明来到报信村民中间安抚大家。

  10分钟内,一支由达州消防、德阳消防和森林武警组成的34人救援突击队,携带绳索、担架和开路工具集结完毕。

  14时25分,突击队向沟内进发。临行前,王东明给大家打气:“你们肩负重任,是保护人民群众生命的突击队,也是敢死队!”一席话,听得在场的人热血沸腾。

  突击队出发后不久,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阿坝州委书记刘作明和州人大常委会主任谷运龙,也带着一支队伍出发了。此行,他们的任务是前往熊猫海附近的3个寨子,核实失联群众的真实情况。不久便有了最新结果:失联群众14人,其中当地村民12人,外来务工人员2人。

  核实完毕后,刘作明和谷运龙放心不下被困失联的群众,现场找来2名熟悉地形的村民,“你们愿意带路吗,我们一定要上去看看。”

  队伍行进至诺日朗中心站,道路完全损毁。“下车,走上去。”两位带路人和搜救队员们一起,徒步前进。

  走了近2个小时,队伍抵达五花海,前方再也没有路。“这四周有没有能走进去的小路?”刘作明不愿放弃。“真没有了。”村民的回答让现场一片压抑。

  16时过,好消息传到现场指挥部:天气好转,直升机飞行条件具备。随即,西部战区作战局副局长唐保东和省军区战建局副局长王建华带队,装载着绳索、食品和水的直升机升空了。

  出发前,直升机得到指令:一旦发现被困群众,马上寻找合适地点降落。降落后官兵下机,先把群众全部转运出去后,再回来接他们。如果不能降落,就拍摄影像,标注方位,空投物资。

  与此同时,指挥部命令突击队暂时原地待命,等候进一步指示。

  随后近1个小时内,直升机先后两次飞抵熊猫海,并在附近的五花海、箭竹海上空展开搜索。第一次搜索,发现疑似有人活动。第二次搜索,终于在箭竹海附近的日则森林保护站发现10名被困群众。

  可惜,直升机经多次盘旋侦察,都没有发现适合降落的地点,只能按计划先空投物资。

  “已经确认被困群众方位,马上出发!”17时,在诺日朗中心站待命的救援突击队沿景区公路徒步进入日则沟。

  刚走出不到300米,随突击队行动的四川日报记者,就感受到了“冲了几次都无功而返”的无奈。公路左侧的岩壁每隔几十米就有一处塌方,乱石倾斜着斩断公路。在右侧,几处数十米长的路段整体塌陷。有一次,突击队员们正走在两处塌方中间,突然发生余震,前后的塌方体开始滚下碎石,顿时进退维谷。

  就这样一边观察一边攀爬前进,19时过,突击队终于抵达五花海观景台。

  再往前走,熊猫海一步之遥,但却是最凶险的一段。这是一条仅百余米宽的夹皮沟地形,左侧的公路与近70度的砂石滑坡融为一体,右侧的游客栈道被乱石砸毁,旁边数百米高的绝壁每隔几分钟就冒出白烟,轰隆作响。

  “前方非常危险,已经无法前进。”天色渐暗,通过卫星电话向指挥部汇报时,突击队队长冯光武心情异常沉重。他请求让突击队原地露宿,次日天亮继续尝试推进。

  但指挥部没有同意,命令他们立即撤离,“一定要理智,你们是去救人,不能又让自己被困”。

  20时过,突击队撤回至诺日朗中心站,队员们个个脸上透露着不甘。

123下一页尾页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