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中国的梵高”陈子庄生前赠画百余幅 好友交川博保管

www.scol.com.cn  (2017-10-17 07:38:12)  来源:成都晚报  
编辑:邓强汪兰  

  正在四川博物院举行的《蜀山之上——四川现代四大名家画展》,展出了达到四川近现代绘画艺术巅峰水平的4位画家张大千、蒋兆和、石鲁和陈子庄的手迹,其中有20余幅陈子庄画作来自他的生前好友任启华先生的私人珍藏。

  1959年,从浙江毕业后到成都工作的任启华,认识了已是知名人士的陈子庄,之后两人相交至深,直至陈子庄1976年去世。在这期间,任启华获陈子庄赠画多达百余幅。珍视这份成都情谊,年逾八十的任启华虽然生活俭朴,但舍不得卖掉一幅画,如今全部移交给四川博物院暂为保管。任启华几乎每月都要从安徽来成都,在川博陈子庄艺术研究工作室领衔研究陈子庄。

  作品赠友

  陈子庄自家存画非常少

  昨日,在四川博物院陈子庄艺术研究工作室,成都晚报记者见到了任启华。老人精神很好,记忆力也很好,他说,“1959年我从浙江美术学院(现为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分到四川省文化部门工作,负责组织画家搞国画创作。那时,四川举办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画展,国画《雨后芭蕉》给我印象很深,署名是陈子庄。画展后开座谈会,大家都坐下后,进来一人很高很魁梧,穿着很普通的蓝色对襟大褂,布鞋还是破的,在我旁边坐下,我一看签名是陈子庄。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后来,任启华组织画家搞创作,渐渐和陈子庄熟识了。

  “为了活跃创作气氛,我们请四川的陈子庄等5位画家每人拿出30幅画来展出。其他4位画家都有存画,陈子庄没有什么存画,全是新创作的。那时,陈子庄家只有两间平房,孩子多,家里绘画的地方小,我办公室很大,三面都是窗,当中有一张大画案,他特别喜欢到我办公室画画。有一次,他谈到中国山水画很重要的位置主要靠树木掩映,可很多画家不注重画树。说得兴起,他起身到桌案前挥笔画了4幅树木,这就是这次展览的4幅‘丛林册’。可是他不满意,第二天又来重画了4幅。这8幅画都送给了我。后4幅画他向我借出,拿去参加画展,美协想收购,他笑称他说了不算,得问我。”

  任启华说,陈子庄笃信老庄。老子主张“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陈子庄在朋友处画了画,很少拿回家,一般都送给朋友了,家里存画很少。“那时画家都很穷,5人画展上每幅画都标了价,开了全国画展卖画的先河。陈子庄的画全卖出去了,很多人抢不到画就请他补画,他又画了好多。5人画展后,陈子庄声名鹊起。”

  情谊无价

  “陈子庄的画我一幅都没卖”

  陈子庄的最后几年,生活窘困。那时,任启华经常回安徽探亲,他听说陈子庄常吃的一种治疗心脏病的药成都买不到,就在安徽买了寄过来。1976年,陈子庄病重时给任启华寄去12幅画,其中4幅是他在病中仿照中国山水画一代宗师黄宾虹画的。1976年,陈子庄病逝。1977年,任启华调回安徽宿州与家人团聚。1980年,《美术丛刊》在封面和头版刊出介绍陈子庄的文章,署名是任启华。

  从上世纪80年代起,任启华编辑过多部陈子庄画集。上世纪90年代,任启华到陈子庄故乡荣昌寻访其“毛根朋友”。几年前,任启华在陈子庄弟子处复印了陈子庄最后一段时光留下的画论和画作,准备出版一本《石壶手迹》。“石壶”是陈子庄晚年用来题画的别名。

  陈子庄的画,前前后后共送给任启华百余幅。上世纪80年代后,陈子庄的画价格日益高涨,但任启华说,“陈子庄的画我一幅都没有卖。”记者了解到,陈子庄作品《青衣江山水》于2009年拍出62.7万元,当时创下其作品市场最高价;2010年拍卖的81件山水花鸟作品,成交金额更是超过1900万元。“他送给我的画,都是谈艺术谈得兴起时画的。这些画能体现他的绘画理念,是成系统的,绝不能散失。”如今, 任启华把自己珍藏的全部陈子庄画作、书信都交给了川博暂管。

  如今,年逾八十的任启华几乎每个月都要从安徽来成都,在川博陈子庄艺术研究工作室领衔研究陈子庄。他还计划在陈子庄写生过的剑阁、龙泉驿等地建陈子庄纪念室。

  四川博物院首席专家魏雪峰表示,陈子庄开启了四川乡村田园画派,被誉为“中国的梵高”。如今有了任启华先生的收藏,川博专门成立了陈子庄艺术研究工作室。

  成都晚报记者 汪兰 摄影 李慧颖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