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英雄机长”亲口讲述惊心动魄备降

www.scol.com.cn  (2018-05-17 06:07:34)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顾强  

  5月16日,川航召开 3U8633重庆—拉萨机组媒体见面会,机长刘传健,第二机长梁鹏以及乘务长毕楠、安全员吴诗翼等参加见面会,并接受媒体采访。图为机长刘传健。本报记者 何海洋 摄

  川航召开 3U8633重庆-拉萨机组媒体见面会

  人物简介

  机长:刘传健 A320机型B类教员,总飞行时间13666小时

  第二机长:梁鹏 A320机型B类教员,总飞行时间8789小时

  副驾驶:徐瑞辰 A320机型副驾驶,总飞行时间2801小时

  3位机组成员均未发生过人为责任原因不安全事件。

  5 月 16 日下午,川航召开 3U8633重庆-拉萨机组媒体见面会,“英雄机组”的代表——机长刘传健、第二机长梁鹏、乘务长毕楠、安全员吴诗翼首次与媒体正式见面,讲述5月14日发生在空中惊心动魄的一幕。

  飞机出现故障后,“英雄机组”成员们在想什么?采取了哪些紧急措施?风挡玻璃调查进展如何?这成为这场媒体见面会的焦点。

  □庄林 皮璟璇

  本报记者 王眉灵 王成栋

  焦点一

  玻璃脱落后,机组在想啥?

  “刚反应过来那一瞬间,还是恐惧的”

  机长刘传健回顾了惊险发生的一瞬间:飞行过程中,风挡玻璃突然爆裂,整个裂成小块状、网状。风挡玻璃有好几层,机组第一反应是去摸,以判断是内层还是外层裂了。“当时摸后就感觉坏了,可能会故障。”刘传健说,当即机组决定掉头备降,他随即向空管报告,请求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刚说完这句话不到一秒钟,就感觉‘嘭’一下,眼睛睁不开。再睁眼时,副驾驶半个身子被吸到了外面,飞机急速下降,飞行速度也在增加。”

  “刚反应过来那一瞬间,还是恐惧的。”刘传健坦言,但当感觉到手握着操纵杆,感觉飞机在他的操控之中,一下就有了信心。“这条航线,我已经飞了上百次了,对飞机当时所处的位置、飞机的整个情况,我的心里是有数的,我也非常有信心能够成功备降。”

  在用力发出7700的紧急代码后,刘传健控制着飞机备降。“这个过程,非常困难。”他说,汽车时速到130、140公里就已经很高了,当时飞机时速在800公里左右,且前方玻璃脱落,缺氧、冷、风流、气流等恶劣条件汇聚。“当时我整个身体是变形的一个状态,除了风声,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和其他驾乘人员只能用手势交流。”在零下40摄氏度的机舱,穿着短袖的刘传健竟没有感觉到冷,飞行一段时间后,“冷”的感觉才清晰传来。

  下降过程也很困难。摆在刘传健面前的,是两难选择:缺氧、寒冷袭来,希望飞机能尽快着陆;但下降速度增加,对驾驶员的冲击力度会更大,安全无法保障。“快还是慢?这非常纠结。”最终,他选择相对适中,在保证机组安全的情况下,把控下降速度。

  一个细节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无论是机长刘传健,还是第二机长梁鹏,他们都表示事件发生后,按照程序处置很重要。据了解,飞行员在日常训练中会进行很多科目的训练,“爆炸性释压”就是科目之一。严格的日常训练,让飞行员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正确判断,也拯救了128条性命。

  飞机出现故障后,在前舱服务的乘务长毕楠的第一反应是执行机舱失压的处置预案,吸氧、固定好自己、做好自我保护措施,然后用广播通知旅客戴上氧气面罩。风很大,旅客很惊慌,有的开始哭泣,乘务员大声吼:“请相信我们,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一定会带着大家安全着陆!”

  焦点二

  如何看待网友给予的“中国版萨利机长”称呼?

  “这个荣誉应该属于整个民航界”

  在操控着没有右前风挡玻璃的A319飞机平安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后,网友们热情地为机长刘传健点赞,称他是“英雄”“中国版萨利机长”,这次备降也被誉为史诗级的备降。对此,刘传健表示:“这个荣誉应该属于整个民航界。”

  刘传健说,此次飞机成功备降,是民航界团结协作的结果。“我们机组是民航的一线,在后方,还有大量的同事从事着各种保障工作。”包括民航管理部门、空中管制、地面配合等。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石祖义介绍,成都空管部门在接到紧急情况后,立即启动应急处置程序,迅速指挥空中其他飞机避让并为该机提供专用航道,优先安排该机降落。在民航各部门密切配合下,航班整个机组成员齐心协力、沉着机智,确保了飞机安全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机上所有旅客安全。

  “死里逃生”后,还敢飞吗?“敢飞!”第二机长梁鹏言语坚定。

  记者了解到,安全备降以来,除了受伤的两名机组人员外,其余7名机组人员配合民航管理局进行了相关的例行调查,并接受了应激性治疗、心理疏导等,身心和精神状况总体尚好。在充分休息、调节心理、康养身心后,机组人员将尽快重返工作岗位。

  焦点三

  风挡玻璃何以出现异常?

  已对所有同型号飞机风挡玻璃进行排查

  风挡玻璃为什么会碎裂?安全检查是不是到位?

  据中国民用航空局5月15日通报,脱落的右侧风挡玻璃为该机原装件,自2011年7月26日新机投入运营至事发前,未有任何故障记录,也未进行过任何更换维修工作。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陈建中进一步解释,发生事故的飞机去年曾接受C检(大范围检查)、今年4月曾接受A检,均没有保留故障项目;查询近15日维修记录,也无风挡故障信息。

  “每架飞机有成千上万个零配件,每个零配件都有跟踪记录,飞机的哪个部位什么时候该检查、该更换都有严格的标准和记录。”陈建中说,检查结果如何也均记录在案,记录显示,此前该飞机一直处于良好状态。事件发生后,川航立即对所辖的24架高原型空客A319飞机进行了全面排查。目前排查已经结束,并无异常。

  调查已启动。中国民用航空局在事件发生后就成立了“5·14”事件调查组,并于事发当天赶赴成都,会同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开展调查工作。

  根据国际民用航空公约附件13《航空器事故和事故征候调查》有关规定,中国民用航空局已向法国航空事故调查局(BEA)和空客公司发出通知,要求协同调查。同时飞机制造商空客公司和玻璃制造商以及法国民航局已成立联合调查组,正赶往中国,“目前空客的中国总部专家已经先期抵达。”

  最新进展

  27名乘客全部结束观察离院

  见面会通报,该航班共运输旅客119人;装载行李65件,共717公斤;装运货物36件,共269公斤,无锂电池等危险品。航班备降后,旅客在工作人员引领下转至候机楼休息,并改签3U8695成都至拉萨航班,于12时09分起飞,并正常抵达拉萨。

  另有27名感觉不适的旅客在川航工作人员全程陪同下前往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就诊后未见明显异常。后又在川航工作人员全程陪同下进行了高压氧治疗和心理疏导并留院观察,已于5月15日22时前全部结束观察离院,并对后续行程进行了妥善安排。

  同步播报

  腾出“绿色通道”

  战机为川航客机让路

  □易开红 本报记者 王成栋 王眉灵

  “7时08分发现偏航,7时10分发现了机械故障代码告警。”5月16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西部战区空中作战指挥控制中心值班参谋关健克仍能准确回忆起5月14日事发时的细节。发现异常空情后,他们立即启动处置程序,仅用2分钟就为川航3U8633航班腾出了空域,确保飞机安全着陆。

  关健克介绍,在接到指控中心的指令后,空军雷达某旅随即增开雷达,跟踪监视航班实时动态,测量密报航班高度等信息。另一位值班参谋李东波则向记者出示了3U8633航班的完整飞行记录:航班发出机械故障代码警告后,飞行高度从9400米急速下降;2分钟后,飞机高度降至海拔7200米。

  “大家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关健克回忆,当天7时15分,指控中心接到通报:3U8633风挡玻璃脱落,需紧急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为让飞机安全降落,指控中心航空管制值班员辛鑫成了备降过程中的“空中交警”。当时,有两件事需要立即解决:首先,把双流国际机场北部空域释放出来,按照备降的最便捷航迹,动态调控相关区域活动,调度其他航班让道;其次,保证双流国际机场跑道上没有影响备降的其他活动。

  恰在此时,附近的空军某机场,十多架战机正蓄势待飞。按照原计划,战机将于7时15分升空训练。接到命令后,十多架战机随即中止起飞程序。至7时17分,空域释放完毕。此时,距离接到通报仅两分钟。

  7时20分,辛鑫再次接到民航西南空管局的消息:与3U8633航班取得了间歇性联系。此时,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已做好备降准备。

  7时42分,指控中心接到好消息:3U8633航班成功备降!

  新闻回放

  5月14日,川航空客A319、注册号B-6419号飞机执行重庆至拉萨的3U8633航班任务,在9800米高度、飞经成都空管区域时,该机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突然破裂并脱落,整个航班飞机处于紧急危险状态。机组临危不乱、果断应对、正确处置,在民航各部门密切配合下,成功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机上所有乘客安全,避免了一场灾难的发生。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