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川报记者三次对话余光中:余老最爱四川泡菜

www.scol.com.cn  (2017-12-14 14:42:20)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邓强记者:肖姗姗  
/home/img/file/20171214/20171214150327_7020.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生前影像:余光中老人亲自朗诵《乡愁》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肖姗姗)据台媒报道,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享寿90。四川日报记者曾两次对话余光中。

因为采访的关系,我与余光中先生在成都有过三次交集。

一次是2005年2月23日,余光中携夫人飞抵成都,参加武侯祠举行的“千秋蜀汉风·武侯海峡诗歌楹联会”。

在这之前,我在相关人士的安排下,先通过电话与余光中先生进行了对话,我没有想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是四川话,先生在那头连连感叹:“我深爱四川,四川话可是我和夫人沟通的桥梁啊!”一阵寒暄后,余光中先生向记者聊起了他与四川的不解之缘。

他说:“四川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陌生。当年就是在这片风水宝地,我和家人躲过了战乱。”近年来一直很低调的余光中这次应邀入川,为大庙会助阵,此行让他兴奋不已。

他告诉记者:“我很想回到这里寻访我儿时的记忆,而我的夫人范我存也在这里生活过。我们一起学会了四川话,一起在抗战期间逃难到四川,度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后来我们辗转到了台湾,仍然改不了口,还是说四川话,这可是我们交流的专利,是属于我们两人的生活。”

2月23日,我在双流机场去接机,他的出现绝不亚于明星,宽敞的机场出口被挤了个水泄不通,而最让余光中激动的是,神交数十载的诗友流沙河于第一时间在出口迎接他。流沙河一个箭步冲上前,亲切地喊道:“光中!”还没来得及握住老友的手,众记者已经将两人分开。流沙河急了,拍着巴掌连连自责:“糟了糟了!光中被包围了,我要去解救他!”说完,流沙河冲进重围,紧紧地靠着老友的肩,伸出手臂,当起了临时保镖。在人群的簇拥下,两位老人紧紧握住双手,激动得热泪盈眶。他们就这样手拉手地走着,久久不愿分开。

第二次是2006年9月8日,余光中先生飞赴成都,在杜甫草堂演讲。徜徉在杜甫曾经流连的地方,呼吸着“诗圣”曾呼吸过的清新空气,无论身边再嘈杂,余光中都保持着虔诚与严肃。

跨过诗史堂高高的台阶,在杜甫行吟的塑像前,余光中将双手放在塑像上,静静的,似乎已穿越时空,与诗人进行着心灵的沟通。默默站了一会儿,接过工作人员献上的百合与白菊,余光中将鲜花呈给了杜甫塑像,余光中感慨道:“我这是第三次来杜甫草堂了,每一次都有不一样的感受,能给我最崇敬的诗人献花,我由衷的荣幸!”说着,深深鞠了三躬,口里喃喃感慨:“他应该很瘦。”眼里满是崇敬与痛惜。走出工部祠,走到草堂模拟搭建的茅屋,余光中摇头叹息道:”以前杜甫的茅屋没这么好吧?要有这么好,哪里来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让人惊喜的是,讲座中途余光中告之全场,他为草堂创作了3首诗歌!其中一首《草堂祭杜甫》,很长,共有40行,是他8月29日在家中创作的,题目和内容代表了他此行的目的和心情。而另外两首竟然是上午游览草堂后,趁中午的休息时间,即兴作出来的,其中一首虽然很短,只有三句,但却相当震撼大气:“一千三百年可以见证,安史之乱最憔悴的难民,成就历史最辉煌的诗圣”。余光中挥毫泼墨写了下来,赠给了草堂。

《草堂祭诗圣》节选

七律森森与古柏争高

把武侯祠仰望成汉阙

万世香火供一表忠贞

你的一炷至今未冷

如此丞相才不愧如此诗人

草堂简陋,茅屋飘摇

却可供乱世歇脚

你的征程更远在下游

滚滚大江在三峡待你

屈原在喊你,去湘江

第三次是2010年09月5日,余光中二度造访武侯祠,并开坛设讲,评说“诗情与酒兴”。

与第一次的匆匆相见,我这次约到了与先生专访的机会,坐在对面的先生,当时已82岁高龄,满头白发,但言谈举止俨然一位“时尚达人”:他头戴某奢侈品牌报童帽,大侃摇滚、R&B,对猫王、披头士念念不忘……令人吃惊的是,那首温馨伤感的诗歌《乡愁》居然是余老听了摇滚乐后的兴起之作。

而那次,他以“诗情酒兴”为主题,在此进行演讲。我很好奇,于是私下问他,余老是否也爱杯中物?也爱酒后纵诗情呢?“不,我并非饮者,只是学者,研究者。所以我讲的是李白,不是我自己。”

虽否认自己爱酒,但说起酒的品种和品牌,余老却是中英双语,头头是道,“李白当年喝的酒一定很淡,那个时候的酒跟现在不一样,我不知道如果李白喝了‘whisky’(威士忌)、‘vodka’(伏特加),这些酒都很烈的呀!那他还能写下诗三百吗?还能如他所写的那样‘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吗?”

有趣的是,余老还拿出了他20年前写的《咏李白四首》系列诗给我看,其中一首名为《与李白同游高速公路》,生生玩儿了把时下最流行的文体“穿越”,将李白这位爱酒的古人拉到现代,拉上高速公路,其中有一句是“超这种货柜车可不是儿戏/慢一点吧/慢一点/我求求你/这几年交通意外的统计 /不下于安史之乱的伤亡……”,用调侃辛辣的笔调警醒世人“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

余老最爱四川泡菜

众所周知,余光中与四川有段难舍之缘。他的中学在重庆度过,他的夫人范我存在乐山读小学。在采访中,余老多次感叹:“蜀者,属也,在我少年记忆的深处,我早已是蜀人。”谈笑间,他也不时换下他之前一直说着的普通话,突然转成一口地道四川话,其发音、咬字相当标准,见我如此惊讶,他直言:“四川对我的影响一直到现在,我跟我夫人在家,只讲四川话,讲了60多年,比岷江水还要长了。”一时兴起,余老显摆起自己的四川话,“我现在都还会说当年在重庆学的些歇后语,啥子‘白市驿的板鸭——干绷’!”

因为在四川生活的关系,余老有很多少年时的朋友都在四川,“他们都是蜀人,比如跟我‘神交’的流沙河先生,我们就一直有很深厚的交情。”据悉,余光中此次来蓉,流沙河又特别赶到机场,迎接老朋友,两位文坛大师的友谊令人动容。

最后,我曾好奇地打探余老家中是否还保持着四川的饮食习惯,比如吃辣,余老想了想,说:“吃辣椒?这个倒没有,因为当年在四川的时候也不怎么吃特别辣的东西。但是泡菜,我直到现在都喜欢吃得很!”

如今,先生突然走了,他的音容笑貌仿若昨天。我拼命地去翻之前的硬盘,希望能找到与先生的合影,那是在杜甫草堂的林深鸟鸣处,我与先生相见欢,你穿越浅浅的海峡,来赴一场化解乡愁的约,我坐在你的对面,有阳光洒下,你用四川话和普通话给我讲唐诗宋词的绝美如画,

先生,走好!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