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成都相亲“鄙视链”:比北上广包容、嫌弃医生护士、讲究属相

http://www.scol.com.cn  (2017-07-20 07:54:02)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邓强  

  浏览器不支持该视频格式。

  “妹娃儿,你不用非有成都户口,反正我屋头有。给你我儿的微信,你们聊起撒。”成都人民公园中间,树木参天,人群熙攘。道路两侧,花坛里、雨伞上,一张张差不多大小的塑封纸有序铺开,纸上寥寥数语勾勒出一个个未婚人士的基本概况。这里是成都最大的民间相亲角,每天有上百位父母聚集在此,等待自己的儿子或女儿被“选中”。

  从相亲角的小径经过,两边的资料让人目不暇接。人们查看、物色、闲谈、拍照、记录。距离相亲角不远处,锻炼的人在跳广场舞、唱歌、舞剑、打太极,互不干扰。占据这公园一隅的,多为上了年纪的爹妈,他们挂上自家孩子的征婚交友表,企图为孩子寻觅有缘人。就在这几天,北京、广州的相亲“鄙视链”触动了这帮少有接触网络的爹妈,成为他们的一大谈资。

  那成都是否也存在着相亲“鄙视链”?7月19日,封面新闻记者在此采访了10余位为子女征婚的父母,并搜集了近300份征婚简历,试图拼凑出成都版的相亲“鄙视链”。采访过程中记者发现,和北京、广州等城市相比,成都要包容和温柔许多。人品好、看对眼、性格好成为这些父母口中的寻缘高频词。

  包容背后,也有个性化需求。有父母就表示,自己很看重属相,属兔和属鸡不配。此外,女博士、医生和护士等也会在此遭遇“鄙视”。还有父母则称,“女方的父母最好是有退休金的正规企业退休员工”。值得关注的是,身高也是父母关注的问题,1米6以下的妹子可能被介绍1米7及以下的小哥。

  >>相亲角

  房子户口没硬要求

  性格好人品好成高频词

  基本未对房车做硬性要求

  站在一堆慈祥的爹娘中间,穿着带吊衫牛仔裙的王月月分外扎眼,对于这个刚从北京到成都工作的重庆妹子而言,人民公园的相亲角简直就是一个神奇的新世界。

  “嬢嬢们太热情了,围上来各种问,竟然觉得和我那个每天唠叨的妈没什么不一样。”王月月笑道,在北京的时候,相熟的师姐曾尝试给她介绍对象,小姑娘原本想着自己勉强也算肤白貌美高学历,小康之家没负担,结果就因为没有北京户口,活生生被嫌弃了,“本来也是拗不过师姐就去见了一面,结果那男生不但带着妈妈来,还跟我占了他家天大便宜似的,啧,说什么以后世代就是皇城根下的人了。”

  包容,这是王月月在人民公园闲逛一上午后的最大感受,“居然没看见一个相亲资料上要求对方有本地户口,或者有房有车,简直就是良心寻亲。”

  如王月月所言,记者在相亲角看见,几乎所有的相亲资料上,都只简单列出了个人资料,对于对方,最涉及到经济条件的提法就是“条件相当”。

  “成都的户口又不难拿,而且,我娃儿是这个条件,找个差不多的,过日子才实在。”一位穿着花裙子的大妈,挥着扇子对王月月絮叨,“你看嘛,我女是公务员,那些没稳定工作的男娃儿肯定不会找上来撒。”

  此外,性格好、人品好、工作稳定、好学上进......这些都是出现在诚寻要求中频率最高的字眼,“真那种一上来就要房要车的,对比家庭出身的,还不多。”有大妈感叹道。

  个性化要求多

  属兔属鸡不般配

  医生和护士也会被嫌弃

  当然,“包容”之中也有“例外”。

  24岁的张艾就因为属相问题,被拒绝了。只不过跟北京相亲鄙视链里,不喜欢“羊”不一样。“鸡年”的张艾,是被一只“兔子”挡在了门外。

  从一所211大学毕业的张艾,目前在成都一家国企上班,工作稳定。父母在人民公园里相中了一个1987年的男孩,各方面条件都合适,照片上看男孩长相也讨她喜欢。本来准备见面聊聊,但是男孩那边却托人带了消息,说属相不合,算了。

  “说兔子和鸡不合适,想不到还有这一出。”得知这个消息的张艾啼笑皆非。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看属相,确实不太合适。不过我们虽然不在乎,但可能还有老人比较在乎这个。”一位在这个相亲场里转悠给女儿找对象的父母说。

  除了属相,也有人会对对象的“职业”有要求。在一份相亲档案中,要求对方的情况,“身高”“属相”“学历”“外表”“住房”“职业”“经济状况”诸多条例中,有男青年在特别要求中写到,“医生,护士除外。”记者猜测,可能是因为医生、护士工作繁忙,工作时间比较没规律。

  当然,也有更为“奇葩”的要求。比如,一位为儿子找对象的妈妈,就要求女方“985、211高校毕业”“本科毕业”“没有兄弟姐妹”“城市户口”“父母是有退休金的正规企业退休员工”。而她的儿子,仅是普通高校毕业的公务员,有房有车。

  >>相亲“梗”

  女博士“抠脑壳”

  被指在人民公园“无市场”

  让其注册婚恋网站

  刘燕是川大的一名在读博士,今年27岁。由于正在做成都相亲的市场调查,她一早便去了人民公园实地走访。她想知道,像自己这样的条件,能不能被“看”上。

  上午10点左右,这位女博士出现在了公园的相亲角。她特意打扮了一番,黑色短袖配竖条纹阔腿裤,还戴了顶草编遮阳帽。刚进入树林中,一波50多岁的阿姨便围了上来。“妹儿是自己找哇?有啥子要求没得?”刘燕简单介绍了自己的情况,本来满是热情的阿姨,突然变了个脸。

  “博士啊?又还没毕业?你在我们这儿找有点恼火哦。”一位阿姨说道。“妹妹,你还是在学校找吧,你在我们这儿没什么市场,你那么多同学,喊他们给你介绍撒。”另一位阿姨继续补充。

  一位前来替儿子相亲的乐山妈妈告诉记者,不是博士生不好,而是“学得太好了怕娃娃遭架不住”。她说,自己朋友的儿子是本科学历,去年娶了个博士媳妇,“就像娶了尊佛供在家里一样”,“夫妻俩交流也不好,就是一桩将就的婚姻”。

  得知刘燕的情况,另一位替女儿寻姻缘的母亲宽慰她,“要不你还是去注册个婚恋网站嘛,让那些顾问给你介绍,花点钱肯定能找到的”。

  高材生扯眼球

  川大财大比比皆是

  加州大学伯克利毕业生也相亲

  “烟火气”浓厚的人民公园相亲市场,征婚者中竟然隐藏着不少高材生。

  四川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南财经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中央民族大学……端端正正“排排坐”的A4纸上,随意一瞥,毕业院校拎出来就是985、211高校。

  除了国内名校生,还有不少“海归”来征婚,德国硕士、英国双学位、美国博士,可谓人才济济、卧虎藏龙。83年出生的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博士后就惹来不少围观者的惊叹。现场有年轻姑娘拿出手机,很快拍下了博士后的信息,上面留有电话号码。

  不过,高材生们对“另一半”的要求却不高。比如,加州大学博士后希望对方“1米58以上”“89后”“心性柔和”。其它的甚至只有寥寥数字,“条件相宜”“条件合适”等。

  矮个子有点伤

  1米6以下妹子

  可能被介绍1米7的小哥

  “妹妹,你这身高不得行哦,你这最多1米55,还想麻我。”在相亲角的一个角落里,一位中介正拉着个20多岁的姑娘登记资料。

  “我真的有1米6啦。”看着中介,姑娘争辩道,脸有些红。

  “妹妹,不是我说你,登记资料要诚实,你这身高我都不用拿尺子比,一看就准。”中介边说,边在红色的笔记本上,写下女孩的身高。

  在相亲角内,身高,成为和学历、年龄、工作并排的“四驾马车”。一名50多岁的女中介告诉记者,在人民公园里相亲,个子太高或太矮都不好找。

  “比如女方1米55,我就只会给她介绍1米7的男士。如果女方有1米57,可以考虑介绍1米72的。若女方身高在1米6以上,那肯定就会介绍1米75至1米8的了。”她告诉记者,现在很多来相亲的女娃子,自己个不高,还想找高的,“哪儿有那么容易嘛,你觉得1米8的会看上1米55的不嘛?”

  在女孩的执拗下,中介答应,会给她介绍个1米75的男士。“妹妹,我不能保证他看得上你哈,虽然你是研究生,但人家男方要找1米6以上的。”

  95后“杀”入场

  最小22岁最大77岁

  来征婚者多是女性

  “25岁可以找,28岁有点急,35岁看离异。”婚恋市场上的主力军是25岁至35岁年龄段的 人群。不过,在这里的相亲场,已经“杀”入了95年的征婚者。

  “妹妹,你还不找哦,你都26岁了。人家刚满20岁的姑娘都开始找了呢。”一位大妈拦下正在看资料的姑娘,扬扬手中厚厚的“档案”。这里面,有出生于1995年的西华大学毕业生已记录在册。“95后”这年龄一出,兵不血刃,顿时“杀”得征婚者们惊叹不已。

  下有“95后”,上也有“40后”。“少时夫妻老来伴”,有不少丧偶的老人也在这里寻觅另一半,年龄多为60岁左右,最高龄的出生于1940年,今年77岁了。老年人的择偶标准相对来说,比较实在,不少人要求对方有双保,有房。同时,也会在自己的条件中标注,“子女独立”“无负担”。

  就征婚者的性别比例而言,男性普遍要比女性少。一位中介说了一个数字,略显夸张:“这里来找对象的90%是女的,只有10%是男的。”

  >>江湖

  在人民公园相亲角内,除了满眼张望和打量的父母外,还有和这些父母同龄的中介。她们大多为女性,又分个人中介和团队中介两种。个人中介以走量和熟人介绍为生,而团队中介背后则依靠了一个婚姻介绍所。记者调查发现,相亲角中个人中介有10余人,每人手中均有男性客户和女性客户,他们习惯用笔和纸记录信息,收费在200-300元左右,而团队中介则通过“带客”至婚介所谋生,要想介绍需先缴纳500元登记费,或花3000-4000元注册成为会员。

  婚介所

  年龄越小花钱越少

  1990年出生需缴纳3000元会员费

  “这里摆出来的基本都是女求男,想看更多男孩照片,这里肯定找不到,我可以带你们去。”一名女中介告诉一对来自重庆的夫妇,自己手里还有很多男孩照片,可供他们选择,不过不在公园里。

  重庆夫妇跟随中介走出公园,走了约10分钟,来到一条相对僻静的小街。乘坐电梯到达3楼,即可看见婚姻介绍所,它只有一间办公室,有些破旧,屋内摆了两台电脑、两张小桌子、一台风扇和一台挂式空调。把重庆夫妇带到此地后,其中一位中介离开,离开时她对另一中介说:“你来招呼下他们,介绍下情况。”

  留下的这名中介先让重庆夫妇选照片看简历,桌子上摆了两本资料,里面清晰记录了男士们的年龄、工作、身高、属相等,还罗列出对女方的要求。部分简历中还带有生活照。

  约10余分钟的寒暄后,重庆夫妇选中了一名男士,希望可以让中介牵线介绍。“你们填个资料吧,先交500元登记。”该中介称,登记后有合适的人选,会主动介绍,但如果注册成为会员,就会一直介绍到成功为止,“价格3000至4000元不等”。

  该中介称,一般情况下,两年之内都会介绍成功。至于价格,90年以后出生的女孩为3000元,90年以前出生的是4000元,“我们已经是成都最低价了,不讲价的”。

  个体户

  300块可包年摆地摊

  微信联系推荐合适的人

  道路两旁随处可见,摆得整整齐齐的征婚者档案,被分割在中介们的小地盘内。这里的“地盘”,并不是想进就能进,都是要收费的。

  “你也可以自己放,反正是没有人给你看着的,被风吹了,被扔到垃圾桶我们不会管。你要有时间,就天天自己来摆。”一位中介正在“拉生意”,穿条纹T恤的女孩是初次进入这个相亲场,脸涨得通红,对要不要留下个人信息有些犹豫。

  中介跟她算了一笔帐,一年付300元钱,信息登记在自己的“数据库”里,两人加微信,有合适的人选立刻推荐给她。同时,她可以选择将自己的征婚信息打印出来,摆在这里,她帮她看着。

  “我每天早上9点多,10点过就来了。下午天气热四点,五点收摊。一个月摆20多次。很划算的。”中介游说这个颇为羞涩的姑娘,一般不出一年都能找到合适的人。她在姑娘面前翻开记录了多个征婚信息的本子,“女孩子不好找啊,你看我这里,已经有110多个女孩子要找对象了,男娃才40多个。你要赶紧下手。”

  这位中介介绍自己是退休工人,已经在人民公园这边做婚姻中介5年了。手上有不少的资源,很多父母将自己孩子的信息留在这里,希望能找到合适的人。她告诉姑娘,因为自己熟悉这些父母,所以女孩子登记在这里要安全些。如果是自己随意摆资料,至不准就有什么心怀不轨的人打电话。“虽然这里也没出过什么事情,不过总是要留个心眼。”

  除了300块包年,记者还发现也有包月的“套餐”。另一位大妈推荐,100元可以帮忙守征婚信息3个月。“不过,相亲这种事情,肯定会给你推荐,但也不能保证你一定就可以找到。”末了,她又添了一句话。

  >>速写

  混迹于人民公园的爹和娘

  高温下吃自带盒饭

  每天定时去相亲角

  “以前去过好几家婚介所,钱一交,约会两次就不管了。”听见中介的吆喝,老梁和妻子摆了摆手,继续在相亲角闲逛。这对从达州来到成都居住的夫妻,眼下的“一号工程”就是给什么都好的女儿找个意中人,听说人民公园的相亲角后,老两口顶着34度的高温,从高新区坐地铁慕名而来。

  时至中午,太阳越来越烈,偏居于公园阴凉一处的相亲角内,人越来越多,有爹妈拿出饭盒,坐在小马扎上,开始吃午饭。老梁拿出本子和笔,看见条件适合的,就把资料抄下来,有其他的家长凑上来问,“你家也是女娃儿哦,哎呀,现在女娃娃不好找。”

  的确,在相亲角,女生的资料明显多于男生,一位阿姨用黄色的小本记录女生资料,蓝色小本记录男生资料,大半年下来,搜集到的求偶女生是男生的两倍。

  不过,也有一些男孩家长混迹其中,李大伯家的儿子,今年从川农研究生毕业,现在在家准备考公务员,李大伯两口子每天上午、下午,准点儿来相亲角逛逛,“娃儿工作还没确定,倒不会现在就找,就是先来看着,反正就住在附近。”

  一天中的大多数时候,相亲角都是热闹的,在每一份简单资料寥寥数语的背后,几乎都有操心的爸妈,他们手机上,存着孩子的各种照片,不管是不是合适的相亲对象,会拿出来“秀秀”,毕竟,这是他们最为骄傲的存在。

  “我们那个年代,单位有介绍,还有各种联谊活动,但是感觉现在的孩子,见到的世界越来越大,但是自己的世界却越来越小。”李大伯感叹,从父辈养活家里三四个孩子,吃饱就好的年代,到他们这一代,似乎从未想过给孩子上一门“爱的教育”,“那时候,我们也是第一次做爸妈,就想着不要让娃儿饿着冻着,却忘了引导他们怎么去关怀、爱一个人。”

  坐在一边的老梁点点头,凑上来念叨,女儿高中时早恋,从学校教导处回来后,他狠狠打了孩子一顿,马上办了转学,“结果现在,想让她恋爱,都难。”

  越到下午,相亲角就越闹热。穿着花布棉裙的妈妈,提着茶杯的爸爸,凑在每个资料前仔细端详,念叨一番,有时候还会和其他的父母凑在一起感叹一番。在这里,不同的爹妈,相似的故事,相同的心情。相亲角的喧闹絮叨中,有找到合适对象幸福美满的传说,也有耽误多年仍无所求的遗憾,而对于时常混迹其中的父母而言,那些终归都是别人的故事,他们最为关心和期待的,始终是自己家的“宝贝”,什么时候,能拥有一段在他们看来完美幸福的人生。

  封面新闻记者 殷航 杜江茜 谢燃岸 摄影报道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