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VR专家解密《头号玩家》

www.scol.com.cn  (2018-04-13 06:09:43)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顾强  

《头号玩家》里的未来世界。

“绿洲”世界里,众人在空中舞蹈。

《头号玩家》。

斯皮尔伯格

《头号玩家》剧照。

大导演斯皮尔伯格最擅长的电影总是在“讲古”,比如说《铁钩船长》、《侏罗纪公园》、《辛德勒名单》、《慕尼黑惨案》……不过偶尔,他也会讲一些发生在未来的故事,比如说《人工智能》,或者是他最新上映的影片《头号玩家》。

《头号玩家》讲述了在2045年,处于混乱和崩溃边缘的现实世界令人失望,人们终日沉浸在一个叫做“绿洲”的游戏之中。一个名叫韦德的男孩被卷入一场虚拟世界中的奇遇,开始与虚拟世界中的朋友一起拯救世界。这部电影上映以来,已经在中国内地市场获得了10亿的票房收入,也创造了斯皮尔伯格导演作品在华的最高票房纪录。

这部电影到底有多神奇,那些看似酷炫的装备在现实生活中存在吗?记者采访了成都一家VR研发中心的负责人郭元昊,带领大家走进《头号玩家》的世界。

■科技电影爱出bug?《头号玩家》几乎没有犯错

郭元昊曾经参与过电影《变形金刚3》和《超级战舰》视觉特效制作,算得上是这个行业的一名专家。《头号玩家》上映之后,他第一时间观看了这部电影,关于大家觉得里面各种超燃的爆点以及先进的技术,他的反应是“还好,并不特别惊艳”。

“作为业内人士,我觉得电影并没有超出我的想象。毕竟这部电影是从现实出发的,在我们所工作和熟知的领域都可以找到一一对应的例子,所以就觉得还行,没有普通观众那么大的感触,只是对VR在未来的发展越来越有信心。”

虽然网络上有很多人给《头号玩家》挑出了一些bug,但是作为业内人士,郭元昊并不这么认为:“这个电影给我最大的感触是真实,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斯皮尔伯格在做这个电影剧本的时候,肯定咨询了很多VR方面的专家以及科学家,依照现有的情况作了一些联想,但是他没有进行跨越式的,特别夸张的一些联想,很接地气。当然里面有一些夸张性的东西,比如说开车,也通过眼镜一样的模拟器就进行了,但其实需要有一个反派boss那个蛋型设备一样的东西,对于开车进行辅助。应该说,电影真实反映了虚拟现实未来发展方向和前景,但现实世界中的人类完全沉浸在虚拟世界中还是比较夸张。VR技术不是用来逃避和脱离真实世界,而是为真实世界服务的。”

■主角行头有多神奇?所有装备都有现实低配版

在电影中有一个情节,是男主角在赢得了第一把钥匙之后,到商店里去把自己的行头鸟枪换炮,换上了高科技的一套体感衣,因此感觉到了女主的轻抚,敌人的痛击,让人不由得惊叹,真的会有这样的游戏装备吗?

“《头号玩家》中使用的头盔,触觉模拟器,万向跑步机,现在都能在市场上找到相似的产品。”在郭元昊看来,电影中的设备都是现实游戏装备的合理化联想,随着VR技术的不断提升,以及VR设备升级迭代,未来或许会出现和电影中相同的装备。”

在电影中,最重要的一个装备就是头盔。电影中的头盔其实就是一个墨镜般大小的物品,这在现在还难以实现。记者在郭元昊的办公室里尝试了一个目前市场上画面质量较高的头盔,非常的笨重。不仅如此,还需要在头盔的后面牵着一根数据线,用以连接主机。这种头盔实际上就是一个高精度的显示器。电影中的轻便型显示器并不带线牵引,属于一体机的范畴,对应的就是目前的手机版VR,是以手机的平台作为承载来进行画面渲染。一体机VR要达到电影里表现的亦真亦假,让反派大BOSS难以分辨是在虚拟世界还是现实生活的场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种一体机VR目前最大的问题就是运算能力低,因此导致画面精度很低。未来一体机肯定是一个发展方向,但必须要将大型的设备小型化,配上高速的网络,提高云端计算能力。从目前的情况来看,5年之内很难达到这样的效果。

电影主角在家里所使用的类似跑步机的东西,目前已经有了类似的东西,叫做万向跑步机。它可以让玩家在原地360度的奔跑,模拟在虚拟世界中,诸如跳跃、奔跑、行走、移动的动作,避免出现电影中一群人在大街上傻跑的尴尬。不过,目前万向跑步机的缺点不少,比如说摩擦力与真实世界出入较大,产品体积笨重,价格太贵,体验感也很差。因此,这种设备目前的用户数量很少。

另外,男主角因为动用了小姨男友的手套而挨揍,在与反派打斗时会疼痛,这多亏了触感手套以及装备的福。通过触感手套可以摸到任何想要触摸的东西,而穿在身上的设备则能够通过震动让玩家感受到力的作用,不过这些触感都比较轻微。另外,电影中主角买到的设备是全身包裹,到目前阶段市场上也已经出现类似的产品,但是还不能像电影中对身体覆盖那么全面。

■绿洲世界何时实现?跟电影时间轴类似还要几十年

在电影里是绿洲,在现实世界,有一群人正在做这样的事情。

其实,就目前而言,现在的VR游戏大部分都卖得不好,几乎没有像手机游戏那样赚钱的项目。究其原因,设备价格和用户体验是关键。

现在的游戏设备价格还是过高,VR头戴的设备价格差不多要五六千元,然后还要加上一台主机,价格至少也在万元之上,这还不算万向跑步机、触感手套、触感身体设备等。这一套设备如果配齐全,价格很难被所有玩家所接受。另外,VR游戏设备外加玩游戏所需的空间占地大概要20平米,这意味着需要一个至少20平方米以上的、空旷的客厅或者房间。以成都目前的房价计算,差不多得40万,成本算下来还不是一般性的高。

另外,目前VR游戏的体验性不够好,会有晕动症出现,如果传感器技术和空间条件不能满足浸入式VR游戏操作要求,人类的中枢系统就可能会出于某种保护机制令人产生头晕、恶心的感觉。这些问题不解决,VR很难像电影中一样,成为全民娱乐项目。

像“绿洲”这种规模的游戏,需要承载全球数以亿计的玩家在同一个虚拟世界中“生活”,需要一个很复杂的架构。这些不光是设备的问题,还要考虑到大数据处理能力、网络环境等等。

现在有一些公司在建立像“绿洲”一样的世界,甚至还希望能够通过技术“再造”一个地球。通过模拟地形地貌、城市规划、生活交通、天气环境甚至是犯罪现场等多维度场景,让地球在网络上呈现。想要“再造”这样一个地球,可能需要花费二三十年的时间,而建立“绿洲”的时间也差不多。

“其实电影中关于时间这一块还是很写实的,大概在2045年,这个推测是有依据的。”郭元昊这样说道,“我认为这是按照科技发展规律,工业革命各种跳跃式的阶段,就像是从台式机到手机终端,再到移动互联网一样,参照了一定的规律而进行的联想。所以到2045年能够出现绿洲这样的世界,总体来说比较靠谱。”

实际上,如今许多公司都在布局大型的VR游戏,因为它毕竟是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可能在未来某一天突然迎来大爆发。

■相关题材不太神奇?历史老师能带学生进入古埃及墓穴

其实,除了《头号玩家》之外,近期英国电视台的一部结合了VR游戏混合现实题材的电视剧已经开播。除此之外,在很多年前的《名侦探柯南之贝克街的亡灵》中,就有过类似的情节:几十个孩子躺在如同《头号玩家》反派大佬的蛋型辅助器上,进入游戏中寻找答案的故事。

虽然VR游戏到目前还没有太多成功的例子,不过VR在实际生活中的运用还是有了一定的发展。目前,在成都与VR相关的企业大概有200多家,活跃在房地产、教育、汽车等诸多领域。人们可以在售房大厅里用VR观看样板间,学生们也可以使用VR进行科学实验而不用担心造成严重后果,历史老师还能带着学生们参观1922年埃及考古学家发掘图坦卡蒙法老墓葬的场景。

另外,成都还有公司正在制作VR互动式的电影。这一类型的电影类似于单机游戏,比较注重情节,重点关注剧情的发展,从中设定一些分支,还可以选择不同的结尾。这种电影会给观众一些如同游戏的选项,会影响到电影结局。VR电影自主性比普通电影要强,普通电影的导演视角,但是VR电影可以想看哪儿看哪儿,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未来,观众很有可能实现同时观看一部电影,但是每个人看到的结局完全不同。想想,还是挺激动的。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闫雯雯

影评

一场老男孩的私人游戏,一部20世纪流行文化简史

□时间之葬

斯皮尔伯格的电影都很“简单”,无论是他最负盛名的那几部获奖作品,还是那些广为人知的商业巨制,理解他的电影并不困难,大体上,有这么两个关键词就够了——“人本”和“童真”。最新的这部《头号玩家》,可以说是把他童真的那一面无限发扬光大。

《头号玩家》是一部以游戏为核心,而且完全以游戏元素构建起来的“游戏电影”。它的主题是游戏,剧情推进靠的是游戏,观看体验像是在玩游戏,全片的关键,也是游戏里的通关和彩蛋。

在这场游戏里,斯皮尔伯格把他所迷恋和喜爱的大量游戏、电影、音乐等等元素都打包放了进去。这里面有我们最熟悉不过的各色超级英雄,有辨识度极高的金刚、恐龙、高达、哥斯拉和钢铁巨人,有“加一条命”的游戏币,有网游里的人头收割模式,有我们耳熟能详的雅达利游戏,有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经典恐怖片和约翰·休斯的一系列著名青春片,有一眨眼就会错过的数不胜数的游戏人物,甚至还有一座百分百还原度的《闪灵》凶宅。

影迷们无疑会热衷于在这部电影里去扒出每一个迷影梗和游戏梗,每一帧镜头每一个细节都不会放过。而所有这些埋藏在电影里的梗,这些数不清的彩蛋,构成了一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文化简史。我们熟悉或陌生的一切,都能在里面找到影子。

这是属于“老男孩”斯皮尔伯格的一场私人游戏,他把埋藏在心底的那些爱好与趣旨,如数家珍般地呈现在这部电影里,像是一个万花筒,像是一个盛大的主题乐园和五彩斑斓的博物馆。

最值得玩味的一点是,片中的关键角色——“绿洲”游戏的创始人詹姆斯·哈利迪,就像是斯皮尔伯格自身的写照。童年时父母的离异深深困扰着斯皮尔伯格,为此他越来越害怕在生活里与外界和他人相处,一头缩进了自己的世界里。那个世界,就是超八摄影机和电影的世界。也正是因此,他才得以成为后来的那个电影“金童”。

电影里的哈利迪,则是一个蜷缩在游戏世界里逃避生活的失意者。哈利迪一手打造了风靡全球的“绿洲”,是万众瞩目的世界首富,但却无法在生活里与自己的朋友和恋人相处。他在游戏里留下的那个彩蛋,也是试图去解开这一心结。

斯皮尔伯格无疑是有过和哈利迪似曾相识的心境,才用这样的形式刻画了这个对理解全片至关重要的人物。他曾在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地提到父母离异对他造成的影响。也曾在多部电影里,一再安设抛下家庭的父亲和不合群的孩子的形象。不难想象,陪伴他的,只剩下那些电影、音乐和游戏。直到多年后,父母重归于好,才让斯皮尔伯格解开了这一心结。但他自己,早已变成了被电影和游戏深度浸染的“长不大的男孩”。

他的电影之所以像前文所说的那样始终如此“简单”,很可能都源出于此。这种“简单”,是因为他从未失去孩子般的纯真。

72岁的斯皮尔伯格用《头号玩家》向我们彻底展现了他孩子的一面,无所不包的“绿洲”里,既有陪伴他大半生的游戏和电影,更有他真实的孤独与哀愁。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