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IPO申报前定增“一票难求” 谁在押宝IPO项目

http://www.scol.com.cn  (2017-04-21 14:09:45)  来源:上海证券报  
编辑:彭焘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共有89家新三板企业的首发申请被证监会受理,其中60家企业在停牌前实施过最后一轮定增融资,个别企业还曾进行过数轮定增,融资额高达数十亿元。梳理这60家新三板企业IPO申报前夕的定增安排,记者发现,参与增发的对象,不乏公司原股东、董监高、核心员工、知名股权投资机构,一些面目模糊的有限合伙型基金也频繁现身其中。

  尽管新三板整体“融资难”的境况尚未见转机,但该市场里的拟IPO企业定增却很抢手,不仅发布定增预案的企业数量较多,认购进度快,而且单个企业募资数额远远大于一般企业。“这类融资相当于Pre-IPO项目投资,其临门一脚的诱惑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么,“一票难求”的定增名额究竟被谁“瓜分”了?

  上证报通过梳理这些拟IPO公司定增认购情况及其股东榜单,发现参与最后一轮融资的,非亲即贵,当然还有不少神秘资金。一位外部投资者盯上了某个拟IPO项目后,多次向公司董秘询问认购额度,得到的答复是“份额有限,已被秒杀”。可见,没门道这种押宝游戏你有钱也参加不了。

  谁在押宝IPO项目

  据统计,目前共89家新三板企业的首发申请已被证监会受理,相较于通常意义上的“拟IPO企业”,这些企业显然离上市更近一步。目前,这89家新三板企业均已停牌。但是在其停牌前夕,有60家企业都曾在新三板市场上实施过最后一轮定增融资,个别企业还曾进行过数轮定增,融资额高达数十亿元。

  梳理这60家新三板企业IPO申报前夕的定增安排,记者发现,参与增发的对象,不乏公司原股东、董监高、核心员工、知名股权投资机构。另一方面,一些面目模糊的有限合伙型基金也频繁现身其中。

  科顺防水是其中典型之一,参与其定增的非亲即贵。科顺防水于2016年8月进入上市辅导备案。在此前后,公司分别进行了3轮定增,累计募资4.4亿元。2016年4月,公司以7.5元/股向44名自然人定增募资1965万元;其中14名自然人为原在册股东,29名为公司核心员工;还有一名自然人虽然不是公司核心员工,但“2015年起兼任科顺防水建设工程部部门总监”。2016年5月和8月,公司又分别开展了第二轮和第三轮定增计划,每股价格分别为12.5元和8.3元。值得关注的是,参与这两轮定增的认购对象,其股东背景存在反复交叉。如“金瀚投资”、“横琴兴瑞”、“瀚晖投资”、“翰晖昕诚”均指向同一个代表人“赖传锟”。另外,名称中含“粤科”的多个投资机构均为广东粤科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或孙公司,后者则是广东省人民政府的国有独资企业。

  与之类似,在药石科技停牌前的一轮定增中,其两名认购对象,分别担任公司董秘、控股子公司总经理等职务。

  而仍在上市辅导阶段的昀丰科技与翰博高新,其定增参与者也出现上述特点。

  昀丰科技4月13日发布的股票发行方案显示,参与本次定增的6名投资者中,除两名机构投资者外,另外4名自然人投资者均与公司现有股东存在关联关系。

  而翰博高新3月31日公布的3亿元募资方案中,则出现了鼎锋资产、中泰资本、华侨基金、中钢投资等机构的身影。事实上,红杉、中科招商、深创投、正大投资、达晨创投等知名机构均多次现身拟IPO企业增发的认购榜单。

  逾七成停牌前都定增

  89家被证监会受理的新三板企业已停牌,无法在新三板进行资本运作。然而,413家尚在辅导阶段的拟IPO企业,却呈现出旺盛的融资需求。

  据统计,4月份以来,6家申报IPO辅导的新三板企业累计拟募资10亿元,几乎每家企业拟募资额都在亿元之上。如果时间线再拉长一点看,多达119家拟IPO企业在宣布接受上市辅导后,发布了定增计划;其中85家企业都是在2016年下半年“赶趟儿”发布的定增预案,占比高达71.43%。

  4月18日,永顺生物发布公告称,拟以26元/股发行不超过500万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3亿元。发行对象包括公司现有股东、董监高、核心员工及符合规定的外部投资者。资料显示,永顺生物于2017年1月20日在广东证监局完成了首发上市的辅导备案登记,现正接受中山证券的辅导。

  与永顺生物类似,一边接受上市辅导、一边筹划新三板定增的拟IPO企业并不少见。自2016年下半年以来,相关定增预案持续增加,每月新发布融资总额均在5亿元之上,75%的拟IPO企业募资额超过5000万元,47%的拟IPO企业募资额超过1亿元。上述比例均远远超过了新三板企业募资的平均水平。

  拟IPO增发供不应求

  资质平平的新三板企业为融资四处奔走,而一些优质的拟IPO企业定增名额却是“千金难求”。沪上某投资机构负责人曾向记者表示,公司看好某贫困县拟IPO企业,在充分调研后,希望能够参与该企业近期发布的定增计划。然而企业董秘却向公司无奈表示“份额有限,已被秒杀”,即使多次沟通依然没有取得定增份额。

  另一家拟IPO企业董秘则向记者阐述了两段时间内截然相反的定增市场。据悉,该公司2016年初就在策划定增事宜,然而随着新三板市场急速降温,尽管公司给定的估值不高,定增计划却未获得预期的回应。2017年初,在年报工作基本落实的情况下,公司与券商签订了上市辅导协议,并重启定增计划。“这次定增预案发布后,我们董秘办的电话几乎被各地投资者打爆了,还有中介机构愿意无偿为我们服务。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

  不过,也有市场人士认为,当前新三板拟IPO概念股投资存在局部过热的问题,不少公司定增市盈率超过30倍,甚至出现了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的现象,值得警惕。“有些公司一二级市场价格倒挂是合理的,因为它采取的协议转让方式,二级市场的价格可能会失真且筹码较少,投资人只能通过定增的方式拿票。但另一方面,我们普遍能感觉到拟IPO板块的融资太火热了,2016年中的时候我们还能找到很多10倍左右的好公司,现在基本上都在20倍之上,这里面肯定是有风险的。”在上述人士看来,IPO加速并不等同于所有的拟IPO企业都能成功,新三板近420家正在接受上市辅导的企业中,依然存在很多的不确定性。(吴柳雯)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

  • 视觉焦点
  • 编辑推荐
  • 新盘搜索
  • 精彩视频
  • 社区热图
  • 社区热贴
  • 娱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