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科技引领 打造新经济2.0版

www.scol.com.cn (2019-03-22 07:08:22)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顾强  

2018年1-10月

成都全市新经济市场主体快速增长新增新经济企业31288家

较2017年增长31.26%

新经济百家重点企业中71户规上企业累计收入171.59亿元

到2022年

基本形成具有全球竞争力和区域带动力的新经济产业体系

新经济产值达5000亿元以上

新经济总量指数排名进入全国第一方阵

锦城观察

在日前举行的成都2019年重大新经济项目集中开工仪式现场,成都市新经济委党组书记卢铁城透露雄心:今年成都将投入超过1.1万亿元,在数字经济、流量经济、创意经济等全市新经济多个领域拟实施开工开园项目547个,加快向“成都新经济2.0版”发起冲击。

步伐加快,更需尽快解决暴露出的问题。在刚刚闭幕的全国两会上,来自四川的全国人大代表和住川全国政协委员们,直指关键问题之一:四川现有4家本土成长起来的“独角兽”企业都在成都,但依靠科技驱动的基本没有。

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创新引领发展,培育壮大新动能,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提升科技支撑能力。成都在向新经济2.0版发起冲击的道路上,还有哪些障碍需要破解?

□本报记者陈碧红

都是“新经济”

科技含量有差距

自2017年11月召开新经济发展大会以来,成都瞄准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共享经济“六大新经济形态”重点发力,力争构建具有成都特色的新经济产业体系。

过去一年多,成都成立全国首个新经济发展委员会、新经济发展研究院、全国首家新经济企业俱乐部,规划建设“独角兽岛”、设立100亿元新经济发展基金……这种体系化的支持,被业界视为成都推动新经济发展的最大特色。

成效由此立竿见影。来自成都市新经济委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全市新经济市场主体快速增长,新增新经济企业31288家,较2017年增长31.26%。以成都高新区为例:2018年,高新区内的新经济企业总数超过了8万家,同时诞生了壹玖壹玖、医云科技、新潮传媒3家“独角兽”企业,新经济产业达到4000亿元,同比增长超20%。

但专家们也注意到一个现象:成都本土诞生的4家“独角兽”,尽管多为典型的新经济企业,却都不属于科技实业的范畴。

西南财经大学西财智库首席研究员汤继强教授直言:成都现有的几家“独角兽”企业都是基于商业模式创新而产生的,这与基于技术进步创新所产生的“独角兽”存在一定差距,“目前成都还没有一家具有引领性、方向性、革命性的科技实业型‘独角兽’。”

与此同时,最近正在积极酝酿科创板上市的企业名单中,也少有成都企业的身影出现。

此外,尽管去年成都新增新经济企业高达31288家,但从成都市科技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全市已培育入库科技型中小企业3543家。这也就是说,新经济领域主要从事科技创新的企业,并不占据主导地位。

发展中找“短板”

资本活跃度不足,要素配置脱节

“独角兽”企业被视为新经济发展的标杆。“成都‘独角兽’发展现状,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硬科技’企业总量和存储的不足。”成都市新经济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周涛分析说。

在他看来,尽管成都拥有众多科技型中小企业,但迟迟难以出现一批具有标志性的、市场号召能力强的、竞争优势凸显的明星企业,其中一大关键就在于成都的资本活跃度和聚集度严重不足。

具体来说,成都私募基金募资总规模与城市GDP总量的比例大约是7:100,而纽约这个比例高达335:100,是成都的48倍。洛杉矶是193:100,北京、上海和深圳都超过了80:100,苏州也达到了15:100。同时,在股权投资领域最具影响力的“清科2018中国股权投资年度排名”中,没有一家成都投资机构进入天使30强、VC50强和PE50强,截至2018年12月底,我国已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管理基金规模在100亿元及以上的有234家,亦无一家成都本土基金。

“成都创投公司的数量、质量都不够。”周涛认为,在缺少有全国影响力和产业引领作用的创投资本支持下,很难想象能够涌现出科技型的新经济龙头企业。

汤继强则认为,这也与当前成都整体所处的发展阶段有关。长期以来,落户、发展于成都的企业,要么是引进的世界500强,要么是从“一五”期间开始布局的传统企业,或后来支援三线建设布局的企业。“这从客观上说明一点,成都还没有真正从科技大市变成科技强市,没有从科教大市变成科教强市。而其中,既有科技成果转化脱节的问题,也有市场要素不全、资本发育不够充分、存款额度比较高等诸多现实难题。”汤继强说。

变“短板”为机会

多向突破塑造特色竞争力

面对不足,两位专家也持有相同观点——短板即是机会,当前的不足正好指明了努力方向。

在周涛看来,面向新经济领域的金融支撑体系,是决定一个地区新经济发展成败最关键的要素之一。他建议,首先要做的就是提升股权投资的专业化程度,培养头部基金。此外,可通过投贷联动的方式拓宽新经济企业债权融资的渠道,并打造针对新经济重点领域的公开融资平台等,全面提升支撑新经济企业发展的金融能力。

此外,成都发展新经济产业还需在4个方面有所突破:包括为新经济企业打造新技术、新模式得以落地的场景;要建设新型的基础设施;要做技术“路线图”,真正掌握一批指向未来产业的、先进的关键核心技术;做好包括营商环境等在内的生态系统。

汤继强进一步建议,成都除了在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热门领域同台竞争外,还应结合自身特色产业优势,比如轨道交通、通用航空等重大装备制造业,推动精准化、个性化发展,甚至在成都的传统产业领域,比如家具、川菜美食甚至文化产业等,通过产业提档升级和商业模式创新,培育一批具有地方特色、竞争力强的“独角兽”企业。开创性地划出另外一条赛道来,作为引领者和规则的制定者,将有可能真正地去颠覆这个市场,赢得未来发展主动权。

“让子弹飞一会儿,我们也可能会有后发先至的奇迹。”汤继强说。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