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在成都遥望贡嘎 雪豹或许正在凝望成都

www.scol.com.cn (2019-03-22 07:17:12)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顾强  

  贡嘎山雅哈垭口。何屹摄

  毛冠鹿。李彬彬摄

  黑熊饮水。陈广磊摄

  白腹锦鸡。董磊摄

  夜幕已经降临,天空中飘着雪花,一只雪豹矫健地跃过镜头,它神情威严,眼睛熠熠闪光……这个无比珍贵的镜头,出自纪录片《蜀山之王》。日前,由西南山地工作室拍摄的《蜀山之王》生物多样性纪录片和画册正式出炉,揭开四川最高山峰贡嘎山的王之风范。

  2017年,西南山地工作室受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委托,开始为期两年的自然影像拍摄。摄制组历经四季更迭,数百个日夜,终于得以将海拔7556米的贡嘎山的冰山一角呈现在人们眼前。

  3月14日,西南山地工作室团队核心成员为记者讲述了他们与贡嘎山的动人故事。“当我们在成都遥望贡嘎,雪豹或许也正在凝望成都。”纪录片副导演、画册主笔邹滔如是说。

  □本报记者肖姗姗

  A

  一山多面 十里不同

  珍稀动植物目不暇接

  2017年5月,西南山地工作室在贡嘎山开始拍摄。按照计划,这个由50人组成的摄制组将拍摄最能代表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特点的内容,讲述保护事业与生物多样性的故事。摄制组中有科学家、艺术家、工程师……对于贡嘎山,他们无数次亲近,依然心存向往与敬畏。

  从2010年到现在,邹滔已经去过贡嘎山46次了。在他和其他摄影师的眼中,贡嘎山是有很多面的。“而我们首先要带大家看的,就是山的层面。贡嘎山以其7556米的极高海拔,雄伟地矗立在川西的群山之上,距离不同、角度不同,贡嘎山的形象也不同。”邹滔透露,在纪录片和画册中,他们花了大量的篇幅,来展示贡嘎山最美的角度。西南山地工作室总监董磊拍下夜色里的贡嘎云海,他说:“2018年元旦,我在子梅垭口住了三个寒冷刺骨的夜晚。这三天里就像过了四季,下雪冰封,雪化,太阳晒到冒汗,而等到日落之后,山谷里集聚的云雾竟然变成壮观的云海。”摄影师顾海军在成都往西的航班上,拍下贡嘎群峰;摄影师温钧浩在最热门的网红景点牛背山拍下朝阳下贡嘎山的日照金山景观、云海、佛光、云瀑等。这些角度,将贡嘎山的雪山巍峨、峡谷深嵌一一记录,令人震撼。不过,还有一个“神”之角度,不仅令摄制组上下惊艳,也曾经轰动全国。那就是在成都市区。“2017年的夏天,摄影师廖铁军在九眼桥附近的天紫界大厦拍到贡嘎山。那是几次雨后难得一遇的好天气,成都市区层层叠叠的高楼之上,西南方向天边的雪山一字排开,在朝阳下呈现出诱人的金色,遥远而清晰。”

  除了山体本身的壮美,贡嘎山超过6000米的垂直落差所造就的丰富的景观多样性、生物多样性和文化多样性更是摄制组聚焦的重点。“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仅仅二三十千米的距离,有干旱河谷、森林、高山裸岩、冰川和雪山分布,美不胜收。同时,珍稀动植物令人目不暇接。摄影师周华明拍到的垂茎异黄精,是仅在贡嘎山分布的珍稀植物,它们附着在大树干上,像倒挂的小草,随风飘摇。让人惊艳的,还有邹滔拍到的康定木兰王。这株巨大的木兰王挺立400多年,树高约15米,覆盖近1亩的土地,胸径接近2米,每年有上万花朵密布树冠,极其壮观。

  而摄影师镜头下的野生动物,则更有生趣。白腹锦鸡求偶搞笑,冰天雪地里的红嘴山鸦觅食和飞翔,隐纹花松鼠、鹪鹩、高原兔个个呆萌,水底的无斑山溪鲵居然有着暖心的微笑表情……因为当地极强的自然保护意识,动物与人格外亲密。一个3月的夜晚,一只猪獾趁着夜色钻进子梅村刚播种的青稞地里,饱餐一顿,被镜头逮个正着;一头毛冠鹿正在觅食,看见邹滔拍它,居然好奇地对视10多分钟才离开。

  B

  黑熊饮水 猴子吃花

  大自然馈赠意外惊喜

  束花粉报春如繁星般布满小溪两岸,毛冠鹿悠然地在村边觅食,豹猫趁着夜幕悄然出没,灌丛间绿尾虹雉缓步穿行,而在云雾所包裹着的流石滩上,一只雪豹正在巡视着自己广阔的领地……想要拍到这些场景,不光要克服野外拍摄的各种意外,花时间耐心等待与寻找,有时还得靠点运气。

  “岩羊岩羊,这边好多岩石,你们快来舔盐吧。黑熊黑熊,你该渴了吧,快来喝水呀。白腹锦鸡,繁殖季节到了,你们该找对象啦。”这样的“经”,摄制组从早到晚都要念。董磊透露,长脚的动物,不是想它来它就来,空等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几个月的可能性都很大。植物虽然不会跑,但也过时不候,花期就那几天,晚了就得再等一年。令摄制组最遗憾的是,两年的拍摄,他们都没能等来羚牛。“它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在唐家河、贡嘎山都是容易见到的。通过长期的拍摄经验和前期的调研,我们大概知道它们什么时候会在贡嘎山的哪些区域出现。结果,连续守了三天,连一根牛毛都没看到。”邹滔很是不甘,他分析,或许因为河道每年都要改道,河道变了,羚牛可能就不来了,迁徙到其他未知领域去了。

  虽然没拍到羚牛,贡嘎山却让他们拍下岩羊群、高原兔、毛冠鹿等大中型食草动物的行踪,还额外“赠送”了不少意外之喜。摄影师陈广磊就是被垂青的幸运儿,他居然拍到黑熊!要知道,在所有有黑熊出没的保护区里,红外线自动触发相机每拍摄一万张照片,可能只有50张有黑熊,占比低得可怜。所以在做计划时,董磊和邹滔没有把黑熊列入其中,因为他们觉得拍到的可能性为零。回忆拍到黑熊的那一刻,年轻的陈广磊现在都激动万分,他说:“我蹲坐在河边的高地上,用望远镜扫视对岸的密林,河边一个黑乎乎的家伙闯入我的视线,我确认了一阵,嘿,好像是一头熊,但因为我之前没见过,也不知道它是很难拍到的,所以淡定地和同伴说,你看那里有一头熊呢!”说完,陈广磊才拿起相机,拍了一分钟,心想可能要去通知一下董磊,于是他往回走,结果在路上,就看见董磊扛着沉重的相机,飞一般跑,“原来董老师也看见黑熊了,可惜黑熊跑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在野外发现黑熊是件极难得的事。”从陈广磊拍的影像中,黑熊趴在岸边,贪婪地喝着河水,要不是那粉红色的舌头,与周边环境几乎融为一体。

  拍到黑熊是意外惊喜,拍到藏酋猴爬树吃木兰花,就是摄制组苦等的成果了。“这可是极其罕见的自然场景!”董磊如是说。拍摄到影像的邹滔很兴奋,“原来藏酋猴真的会爬树去吃康定木兰的花蜜!以前都是听当地人说,但是从来没人拍到过,为了这一瞬间,我们跑了很多趟。”邹滔说,康定木兰的花瓣直径最大可以达到25厘米,比人脸还大,先长叶,叶落尽,再开花。花朵繁茂时,猴子上树都被挡完了,根本发现不了。“那些猴子大把大把地摘花,把花瓣扯了,朝花心一口咬下去,只吃花蕊和花蜜,然后就扔了。”邹滔笑言猴子有点暴殄天物,“康定木兰的数量在急剧减少,野外种群数量仅约1000株,自然繁殖率低,已被《中国物种红色名录》列为濒危物种。”

  C

  野生动物 共存共生

  生态系统完整保存

  在贡嘎山的野生动物中,豹和雪豹分别是森林生态系统和高山草甸裸岩生态系统的顶级捕食者,雪豹更是被誉为“雪山之王”。豹生活在林线以下的茂密森林中,而雪豹生活在林线以上的高山裸岩区域,两者栖息的海拔、温度、环境都大不一样。按以往的认知,这两种动物是不会出现在同一地点的,而在贡嘎山,它们竟几乎同时现身。

  邹滔介绍,2016年5月,贡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子梅村的巡护员贡布,如往常一样,经历3个多小时的攀爬后,为设置在高山草甸上的红外相机更换电池,同时取回的,还有装满这几个月拍摄照片的存储卡。返回村庄,他把存储卡插进电脑查看,有两张照片引起他的注意:豹和雪豹。这两种同样神秘的大型肉食动物,竟然一前一后出现在照片中。“2016年2月28日,贡嘎山西坡海拔4043米的高山草甸,同一点位上既抓拍到豹,又抓拍到雪豹,时间分别是16点42分和18点56分,两张照片的拍摄时间仅隔了2小时14分。”因为保护区的红外相机精度不高,为了让豹和雪豹“同框”这样一个突破性的重要画面能进入纪录片和画册,摄制组改装了红外相机,徒步攀登至海拔4500米的地方,调整出最佳角度,安装在豹和雪豹可能出没的地方,希望能拍到它们的正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7年初冬的一个夜晚,天空中飘着雪,气温早已低于零摄氏度,一个身影在镜头前悄然跃过,显得格外矫健。从4K画质的纪录片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只雪豹从山顶缓缓走来,眼睛熠熠闪光。在雪豹出现不久后,另一种同样神秘的捕食者豹也朝相机走来。它强壮的身体遍布斑块状的花纹,或许它发现了相机,镜头里还用毛茸茸的爪子触碰了一下。邹滔告诉记者,豹是雪豹的亲戚,两种都是凶猛的野生动物,活动的时间还如此接近,这说明其活动范围有极大的重合,这对于以往的科学认知是一个不小的突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状况?究其原因,也许有二:其一是豹和雪豹的栖息地长期以来就如此部分重合,并非我们想的那样泾渭分明;其二因为全球气候变暖,豹开始向更高海拔扩展领域,这无疑意味着雪豹的栖息地会遭遇竞争进一步缩小,原本就珍稀的它们,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生存环境。”不过邹滔表示,现在下结论还早,尚待进一步的调查和研究。

  此外,在记录到雪豹时,它的邻居也被一 一记录。藏雪鸡、赤狐、岩羊、狼,都出现在这片草甸上。“它们与雪豹的共生,说明这里仍然保留着完整的生态系统,不同的野生动物之间,仍维持着原有的平衡。”邹滔解释。

  贡嘎山离成都,不过约240千米。这样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开窗见雪山,雪山上还生活着雪豹,想来真是奇妙。望着窗外,邹滔若有所思:“你想,天气好的时候,成都可以遥望贡嘎,那么相应地,雪豹有可能也在雪山上望成都啊!”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