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余人花数千元买鱼放生 市民担心破坏沙河环境

www.scol.com.cn (2019-05-20 06:36:51)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陈乐  

成都市民刘先生向成都商报-红星新闻报料,有五十多人在驷马桥河边放生,放生的人数众多,规模之大、鱼类种类繁多,实属罕见。

“盆子整整齐齐摆了好几排,市场上卖的鱼都有,我比较担心这种放生的意义。”刘先生说,沙河属于成都市内河,这么多鱼是否会对沙河生态环境产生影响?

成都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一位工作人员介绍,规模以上的单位或者组织进行放生必须经过渔政主管部门报备,在科学指导下进行放生。“譬如泥鳅、黄鳝这些品种都是人工饲养的,失去了人工控制的饲养环境,这些鱼基本都要死掉,反而破坏河流生态环境。”

放生 /

规模之大引市民质疑

5月19日,刘先生打来热线称金牛区驷马桥河边有人放生,放生的人数和鱼的数量都很大。

“现场估计有五十多人,装鱼的盆摆了好几排,市面上卖的鱼类都有,草鱼和鲢鱼都有。”刘先生说,沙河属于成都市内河,他比较担心这种规模放生的意义,“会不会对河流环境造成影响?”

刘先生提供的照片显示,三十多个水盆摆在河边,每个盆都装满了鱼,几十个人手持本子在念叨,规模看起来确实不小。“以前我们看到的放生一般是一个人拿个袋子,随便放一点点,很少有这么大规模的,一看就是团体组织的。”刘先生说。

下午2点,记者赶到驷马桥沙河边,河中水流较缓慢,经过照片确认,放生位置靠近瑞安城中汇小区,桥头一位修车的钟师傅告诉记者,上午10点左右,一大群人在河边放生,不少路人上前围观。“看起来差不多有百人。”

负责河道巡逻管理的一位保安向记者确认有人放生,但是不愿意多谈。“不知道这些鱼死了没有。”

组织者 /

市场上买的鱼,花了六七千元

记者联系到活动组织者雷女士,她介绍,她今年50多岁,此次放生的鱼是早上五点多购于市场,包括鳝鱼、泥鳅和市面上常见的鱼类,花了六七千元,放生的人员来自全国各地。

“我们以不破坏生态环境为前提,有秩序理性地放生。”雷女士说,他们每个月组织一次放生活动,放生的种类各有不同,有时是鸟、有时是青蛙,还有鱼。

最初,她们选择放生的地点是升仙湖,放生小鱼,但是他们很快发现,鱼太小,升仙湖水温太高,不久就有人反馈鱼死了。

“所以这一次我们选了驷马桥,这边河水比较深,周边有草,比较适合鱼类生长。”雷女士说,他们刚放生完毕,下游就有大爷在捞鱼,“后来经过我们劝说,他们又重新放生了。”雷女士说,为了阻止别人从河中将鱼打捞上来,他们专门派人守了一个多小时。

为何不能随意放生?

人工饲养鱼放入河中可能死亡 有针对性地放鱼苗才能改善生态环境

中渔协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委会主任委员周卓诚说,我国严格控制外来物种的放生,对于不严重影响生态环境的生物则限制较少。

“总体来说,对放生予以科学规范地引导。”周卓诚说,对于日常原有的生物如鲫鱼、黄鳝和泥鳅,在没有超出放生区域内的生态保存量适当放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在封闭的小池塘和湖泊中,则不太适合大规模地放生。

“泥鳅和黄鳝都比较适合在浅水区域生存,如果放在深水区域,则可能从放生变为致死。”周卓诚总结说,从政策来说不鼓励随意放生,放生的效率、物种、时间和地点都应该有一个更加科学和规范的做法,除了放生鱼,还有放生鸟,不能为了放生而放生,因为放生鼓励了非法捕猎或者非法捕捞。“放生要从市场上买鸟,而鸟基本上都是从野外捕捉,这就变相地鼓励非法捕猎。”

目前,全国各地不少放生组织选择和当地渔政部门进行合作,结合增殖放流进行科学有序地放生。

成都市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国家严格禁止外来物种的放生,规模以上的单位或者组织进行增殖放流必须提前向渔政主管部门报备,在科学指导下进行放生。“譬如泥鳅、黄鳝等都是人工饲养,失去了人工控制的饲养环境,这些鱼基本都要死掉。”这位负责人说,在市场流通的一般都不是外来品种。增殖放流要先对河流进行调查,先看河流缺少哪种鱼类再有针对性地放鱼苗,才能让河流生态环境好起来。

记者将这位负责人的说法反馈给雷女士后,她表示,下次放生将主动向渔政主管部门报备,科学有序地放生,以达到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