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女子称网贷2万还100万 每天接百个催债电话…

www.scol.com.cn (2019-05-23 06:40:13)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刘波  

  相关收入支出流水记录

  2018年8月,因为做生意资金短缺,成都市民王倩向4款APP贷款2万,没想到,这笔贷款成为她的噩梦,此后不断越滚越多,截至今年5月,王倩一共还款100多万。“借了2万,到账后发现只有1.4万元,扣了30%~35%‘砍头息’。”王倩说,借款7天后,她被电话催收,为了偿还前面4个平台的钱,她再次向另外8个平台贷款,每一次到账仅为贷款额的65%~70%,雪球越滚越大,最终她一共向四五十个APP贷了款。

  记者从浙江宁波办案民警处了解到,王倩所涉及的贷款属于“714高炮”,该局警方对此定义为涉嫌敲诈勒索罪,正在立案侦查。

  第1炮 砍头息

  借款2万 到账金额1.4万

  王倩今年33岁,除了在公司上班之外,还经营红酒生意。去年8月,正缺乏资金周转,她接到了贷款推销电话。

  “问你需不需要贷款,手续简单,无视黑户,放款迅速。”王倩说,她心动了,她曾经因为信用卡少还了钱,致使征信受到影响,无法从银行贷款。

  王倩说,她打算贷款2万,这个额度在她眼中不算啥。“当时没想到找老公或者朋友帮忙,主要是觉得就这么点钱,我自己肯定能够搞定。”

  没想到,这正是噩梦的开始。她表达贷款意向后,对方发来了短信,里面有4个APP的下载链接,APP贷款很简单,只需要身份证、照片、读取通讯录以及通话详单。

  “当时贷款申请页面写着,贷款周期30天,每天利息0.003。”王倩说,这种贷款周期和利息可以接受,她填了第一份申请,在等待审核的一两个小时内,她又填了其他三个APP的申请,一共贷款2万元。

  两个小时后,银行卡提示钱到账,她一看,到账金额1.4万,还款周期7天。“这跟你贷款时候看到的完全不一样。”王倩说,她急忙给APP客服打电话,想取消贷款,可是除了APP名字,没有公司主体,客服电话也无法接通,甚至网贷电子合同都没有显示。“退款都退不了。”

  第2炮 逾期费

  延缓一周 要再交30%的利息

  5月22日,记者在新都见到王倩,她满脸懊恼,人有些憔悴。王倩说,贷款后的第七天早上9点,她接到催收电话。

  “对方说,还款日期到了,在12点之前必须把钱还了。”王倩说,她想跟对方协商缓几天,对方语气一换,“谁跟你协商,不还的话,立即给你的亲戚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帮你还。”

  王倩说,她从未经受过如此恐吓,连问怎么办,“对方说可以延期,再延缓一周,不过要再交30%的利息,也就是6000元。”王倩说,这点钱她还是有,立即还上6000元。

  第3炮 滚雪球

  拆东墙补西墙 贷款APP数量不断增加

  过了一周,催收电话又来了。

  “对方说,还不起可以从其他平台借。”王倩说,这些APP的借款额度都很小,为了还前面4个平台的钱,她需要从另外8个平台借钱,下一周期,再借几个平台,像滚雪球一样,贷款APP数量不断地增加,以致她都不记得是哪些。

  “那时候我压根没法上班,每天都在想怎么还这个钱,甚至想到了死。”王倩说,自己爱面子,很担心亲戚朋友知道自己借钱不还,惶惶度日。

  她甚至恐惧到不敢清楚计算到底找了多少平台贷款,贷了多少钱。“到去年10月,我大概贷款了三十四万元,左手从平台贷款,右手就还出去,从头到尾我用了的钱就是第一笔贷款。”

  去年11月,王倩撑不住了,跟老公刘昭求助,不过她依然支支吾吾没讲清楚。刘昭向平安银行贷款15万元,拿给王倩还款。“后来车库又卖了十几万,朋友借了十几万,婆婆给了十几万。”

  她出示的一张银行流水显示,从去年10月开始,她的银行卡流水就显得不正常,每月收入10万元到70万元不等,支出同步。其中11月份,收入支出高达70万,记者翻开了里面的详单,每笔额度都不大,几百到几千,但是笔数特别多,记者用视频翻录了一下,整整花了5分钟,收入基本都是提现或者消费,而支出都是跨行转账,收款人有“易宝支付有限公司(快乐钱柜)”“上海富友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富友支付)”等。

  终于……

  噩梦结束

  “已还了100多万元”

  刘昭向记者证实,家里一共为爱人还款100多万,其中来自平安银行和宜信贷款分别为15万和16万,卖掉车库15万,母亲给了10多万,自己朋友借了30万。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不少于100万元,她自己也借了一部分。”刘昭说,去年11月妻子找他拿15万还贷款,妻子说得含糊,他也没有太当一回事。“主要十几万对我家来说,确实不是很大的金额,贷款十几万不是很正常么?”

  后来他又给出16万,依然没有引起警惕。“后来她不停地找我要钱,一两万、几千地给。”刘昭说,今年2月,他把账一算,才发觉数额惊人,仔细追问,王倩才道出实情。

  王倩曾经打过110,向警方和律师咨询。王倩说,作为一名生意人,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从未想过不还,直到今年央视3·15曝光714高炮,她才知道,自己遭遇的是714高炮,自己曾经贷款的“甜兔APP”被点名。王倩说,今年5月初,她对家人还有部分保留,还在借贷款还钱,尚有3万多元没有还。

  还款在5月12日终结。5月6日,王倩接到浙江宁波民警的电话,对方称该局正在侦办一起“叮叮钱罐”“714高炮”案件,王倩是受害者之一。

  两天后,这名办案警官来到成都,在新都城东派出所与王倩见面,该民警建议,王倩不要再借钱,不要再还钱。

  5月12日,王倩向亲戚朋友写了一封信,为他们所受到的骚扰致歉,并告知停止还款。王倩说,截至5月12日,她还的钱已达100多万元。

  王倩说,截至昨日,她每天还有一两百个催收电话,许多催收短信,她把手机设置为静音,置之不理。

  催收者: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根据王倩的催收电话记录,记者拨打了10个电话,9个都提示无法接通,只有一个显示为新疆昌吉的电话接通了,对方告诉记者,他姓张(音),使用的是网络电话,是浙江杭州一家名为方块钱包的贷款公司。

  “王倩5月12日借了1200元,现在已经逾期7天了,要还1286元。”张先生称,如果记者帮王倩还钱,可以免除86元利息,他表示,不清楚公司名称,自己只是一个负责收账的,自己催收一单收120元,随后又改口为12元,他对王倩一直以来都是“佛系”催收,除了给本人打电话之外,只给她的紧急联系人打过电话。

  对于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一事,他完全不在乎,“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宁波警方:

  正在立案侦查

  5月22日,记者联系到浙江宁波的办案民警,他说,王倩是“叮叮钱罐”的受害人之一,她所遭遇的不是“套路贷”,而是“714高炮”,今年央视3·15曾经予以曝光。

  “各地警方和检察院对此定义不一样,目前我们这边定义为涉嫌敲诈勒索罪,正在立案侦查。”这名民警说,具体案情不方便透露,他建议市民,首先不要进行这种网上贷款,其次,若不小心遭遇了“714高炮”,为了尽量减少损失,他个人建议,立即报警,然后停止还款。“最好不要还款。”

  这名民警提出,若记者要进一步采访需要获得该局政治处的同意,记者致电该局对接宣传的办公室,不过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

  律师:

  若警方已立案侦查,

  受害人可不还款

  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刑法律师蒋健认为,警方已经立案并进行侦查的案件,受害人可以不还款。“一对一的敲诈勒索后期索赔比较简单;但是像这种平台式的敲诈勒索,人数众多,有的时候主犯还会转移财产,警方可能无法追回全部或者大部分钱款,即便追回来,也是按照比例返还,因此,为了减少损失,警方才建议不还款。”

  记者获悉,目前成都新都区城东派出所已经就王倩事件介入调查。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图据受访者(王倩、刘昭系化名)

  何为

  “714高炮”

  714高炮是一种超高息的短期借款,分别为7天、14天之内的。“高炮”是指其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这些平台多以砍头息、滞纳金、手续费等形式,先扣取借款本金的20%~30%,在超过还款期限后,借款人还要在归还本金的基础上,赔付逾期罚金,每天40到230元不等。

  3月15日,2019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3·15晚会曝光了“714高炮”。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