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建的日间照料中心变门卫孙子宿舍 街道办:老人需求少

www.scol.com.cn (2019-07-11 16:35:45) 来源:红星新闻
编辑:覃贻花  

“城隍庙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建设近3年,常年大门紧闭?”近日,居民刘瑜(化名)向红星新闻爆料。7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发现,该日间照料中心常年关门,近日变成了小区门卫孙子的宿舍。

http://images.cdsb.com/Uploads/micropub/20190711/5d26e77257a77.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该日间照料中心所属的城隍庙社区和人民北路街道办负责人均对此回应说,日间照料中心花费30万建设,因为周边老年活动区域较多,老年人需求较少,无足够人员支撑经营,因此无开放的必要。

丨市民投诉日间照料中心大门紧闭

7月4日,居住在成都金牛区成华北巷6号的市民刘瑜向红星新闻报料,位于小区内的城隍庙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建设3年来,一直大门紧闭,从未向老年人开放过。

↑日间照料中心

“花了那么多钱建设,终年一把‘铁将军’守门,好可惜嘛。”刘瑜说,成华北巷6号院是老小区,一共有196户居民居住,老年人众多。3年之前,日间照料中心所在地是社区的办公室,社区搬迁之后,将此地改为日间照料中心,但是装修完毕,就一直闲置,从未对外开放过。

刘瑜介绍说,在日间照料中心的几百米范围内,还有一个单位的老年活动中心以及一个民营养老院,均是人满为患,特别是养老院,更是床位难求。“现在需求这么旺盛,为啥子要闲置呢?浪费公共资源。 ”刘瑜说,对此他特别不理解,退一步来说,若不能做日间照料中心,退而求其次,可以办成老年人食堂,“现在希望把此事报道出去,说不定有社会组织愿意接手。”

丨日间照料中心变身门卫家属宿舍

7月10日,红星新闻记者来到金牛区成华北巷6号院,金牛区城隍庙康乐日间照料中心就位于小区内,门口停放了一排私家车,红星新闻记者留意到,该小区年代已久,通道狭窄,仅有门口这一条通道可以通行。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照料中心大门大开,里面面积约七八十平方米,有5个房间,设置了餐厅、休息室、心理辅导中心等,客厅有桌椅板凳,休息室有床、铺盖等,其中一间休息室,一个少年正在玩电脑游戏,文件柜里放着他的衣物。

↑门卫富女士孙子在照料中心的一间休息室里打游戏

这位少年介绍,日间照料中心钥匙为小区门卫富女士持有,他是门卫富女士的孙子,这段时间他在这里住。

“才没住几天,孙子高一刚放假回来。”小区门卫富女士说,自己家就在本小区,孙子放假回来了,平日懒得上楼,“就喊他在里面耍”。

富女士说,社区办公室搬走后,改建为日间照料中心,已经两年多了,可是受条件限制,譬如厕所和中心分离,门口停放了车辆,没有老人到这里耍,因此一直把门锁着,社区把钥匙交给她,让她帮忙打扫卫生,她隔三差五打开打扫卫生,“一分钱没有给我,我为啥子要开门?”

↑门卫富女士孙子在照料中心的一间休息室里打游戏

7月11日,红星新闻记者对小区居民进行走访,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老太太说,最初时开放过几天,她去耍过一次,从此再也不敢去了。“里面黑咕隆咚的,连灯都不开,不安全,谁敢再去?还不如到晚霞养老院去耍。”

晚霞养老院是民间经营,拥有30张床位,与6号院背靠背,仅一墙之隔。“现在留守老人多得很,需求旺盛,我们现在一床难求。”院长李女士说,社区照料中心装修后,有社区居民建议他们养老院将中间墙打通,接手日间照料中心,“不知道为何没有谈妥?社区办过一段时间,不知道为何没有办起来。”

居民刘阿姨介绍说,不是社区老人没有需求,而是日间照料中心选址错误。“中心地盘小,门口又是唯一的出入通道,停放了车,如果大量老年人聚集在这,不安全,小区居民出入也不方便。”刘阿姨说,从装修之日起有大量居民反对,因此日间照料中心从未正式开放过。

丨社区和街道办回应 老年人需求少

城隍庙社区主任李辉介绍,城隍庙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加活动室、厨房总面积为120个平方米,于2016年应“上级要求”建设,2017年验收通过,主要为老年人提供就餐、日托、休息、娱乐服务,兼顾做老年活动中心。

↑日间照料中心

“有需求,但是需求少,一个两个没法营业,人力物力投入不止这么大,不足以维持经营。”李辉说,社区要求门卫开了门,但是受条件限制,如厨房缺乏油烟净化器,连老人食堂都办不起来。“我们的意见是,等有需求再搞,目前暂时没有这个需求。”李辉表示,下一步会尝试跟社会组织洽谈,看能否办老年超市。

人民北路街道办主任王兵说,该日间照料中心建设资金为30万,但是建好之后,发现该区域没有足够的人员支撑经营。

“日间照料中心不是免费的,日托、就餐需要交纳一定的费用。”王兵说,如果仅做活动室来开放,大没有必要。“社区二三四楼以及该小区本身就有院落活动室,这些地方是免费的。”

↑日间照料中心

王兵否认选址错误。“这个地方是原来社区的办公室,地处中心位置。”王兵说,上级要求每个社区必须建设一个日间照料中心,但建完之后发现没有那么多的需求,且按照文件需求,3年之内不能改。“目前没有调整的计划,要看看居民需求是什么,不能由一两个人决定,否则又是浪费。”

王兵向红星新闻记者确认,上级文件是指《成都市民政局关于印发成都市2015-2017年 城乡社区日间照料中心建设工作方案的通知》,该通知明确,城区日间照料中心补助标准为30万元。

红星新闻记者 钟美兰 摄影报道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