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保安“不一样”!四川老兵受邀担任阅兵训练教官

2019-10-14 06:56:13来源:成都商报编辑:陈乐
/items/201910/1910140759072090000F6B79.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许义文在国旗护卫队时的照片

现在的许义文

许义文在训练场留影,身后是他负责训练“排面”的官兵

不一样的战士

2006年,身高“刚刚够”的他,经过半年多的选拔训练,正式加入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2008年,被选拔到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的武警方队受训,后来顺利入“队”。

不一样的教官

2019年3月,已是小区保安的他受邀担任国庆阅兵联勤保障部队方队训练教官。

2019年9月27日,他训练的排面被评为参与考核的190个排面中的10个优秀排面之一。

2019年10月1日,联勤保障部队方队走过天安门城楼前,整齐划一,英姿飒爽。

不一样的保安

有过当兵的经历,安防巡逻等每一项工作他都认真负责地完成,并把这当成一份责任。

现在,光荣归来的他已是成都合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片区品质经理。

10月1日上午,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仪式上,当联勤保障部队方队走过天安门城楼前的时候,在距离天安门城楼很远的准备区域,来自成都的退伍军人许义文内心又紧张、又激动。

今年33岁的许义文曾参加过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退伍回到四川后,担任温江合能珍宝琥珀小区一期的秩序队队长。

今年3月,许义文收到来自联勤保障部队的“借调函”,借调他担任今年国庆阅兵联勤保障部队方队的教官。

若有“战” 召必回

四川老兵

受邀担任阅兵训练教官

“时间很急,马上就要开始训练了。”接到函件后,许义文当晚便向公司报备,次日做了工作交接,第三天一早就飞往联勤保障部队所在的训练地点。

许义文告诉记者,整个联勤保障部队方队正式受阅的有352名官兵(包括两名少将),分为14个排面,许义文就是其中一个排面的教官。

当了教官,许义文才知道,队列中只要有一个人动作不规范,整个排面、方队看上去就不协调。“有的队员被纠正了无数次,还是改不过来,让人很‘生气’。”许义文笑着说。

7个月 艰苦练

日行至少3万步,当教官瘦了40斤

腿夹扑克牌、背上背“木头架”、领口上别针头,抬腿高度在同一条线上……阅兵前,有媒体如是披露阅兵训练场里的情况。对此,许义文解释说,为了达到最佳的效果,每个小问题都需要纠正,比如说为矫正轻微的罗圈腿,膝盖上夹扑克牌,就必须用力夹紧;每一次抬腿、每一次“向右看”,转的角度、眼睛看的方向,都必须反复练习、形成肌肉记忆。

许义文告诉记者,实际上,为了达到最佳的“整齐划一”效果,每一个方队队员转头的角度并非严格的“45°”,“因为每个人的脸型、大小不一样,同样45°,可能帽徽就不在一条线上了”,所以根据每个队员的不同情况,偏向角度会有轻微的差别。

训练是每天早上6点到晚上9点半,除了吃饭休息的时间外,10个小时左右的时间都在练习。“就围着方队转,我们教官每天步行的步数至少是3万步。”许义文说,北京的夏天特别炎热,最热的时候,地表温度50多摄氏度,刚开始衬衫上全是汗水,后来变成汗碱,再后来汗碱也看不见了,因为汗水的蒸发量太大了。

不仅是受阅官兵训练辛苦,作为教官,7个月的训练下来,许义文的体重从近190斤减到了150斤。但许义文看到的,是参训官兵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皮鞋磨破了脚后跟,伤口化脓了,就拿绳子把鞋子绑在脚上继续练。“看到不忍心,让他们休息,他们不干,担心多休息一下就可能跟不上训练。”让许义文印象最深的是一名刚刚从国防院校毕业的队员,因为身体瘦弱,前期训练效果不佳,本来在淘汰名单中,但他每天拼命地加练,最后成功地成为方队的一员。“每一个人都知道,也许这辈子就只有一次参与阅兵的机会,这是作为军人莫大的荣誉。”

这种荣誉感,还表现在各个方队之间的“竞争”。许义文说,在进驻北京前两天的考核中,联勤保障部队方队的排名在后面。

“当时心情很低落,心里都憋着一口气。”许义文说,作为教官,当时压力也很大,但这样的压力也是动力。进驻第二日的单兵考核中,联勤保障部队方队拿到了第5名;第二次排面考核,拿到了第2名。

许义文说,9月27日,最后一次排面考核,随机抽取的190个排面,只有10个排面被评为优秀,其中就有许义文负责的排面。“听到广播里播考核成绩,很多人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许义文当时也有些抑制不住情绪,长达7个月的训练取得这个成绩,无疑是最好的回报。

国庆阅兵当天,许义文在距离城楼很远的区域,“遥望”自己的队员受阅,心情“又紧张,又自豪”。

身高1.8米 刚刚够

咬牙坚持“挤”进国旗护卫队

许义文能够在退伍8年后重返部队担任阅兵方队的教官,除了身高1.8米的他曾是天安门国旗护卫队的一员,2009年以优秀表现参与了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式的经历,也是非常重要的原因。

2006年,20岁的许义文入伍,在北京郊区接受新兵训练。“当时只晓得会在天安门地区服役,还不知道在选拔国旗护卫队。”许义文说,国旗护卫队的战士选拔标准,身高最低1.8米,自己刚刚够。

新兵训练时,不断有人来,又有人被淘汰。许义文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必须要留下来。长达半年多的选拔训练后,许义文正式加入天安门国旗护卫队。

2007年的国庆节,许义文第一次参加国庆升旗,现场有军乐团演奏、有央视直播。天微亮,国旗护卫队准时出现在金水桥,站上最高点,许义文看到,天安门广场上黑压压的全是人,到处是闪光灯,“那时候,是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2008年12月,许义文被选拔到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的武警方队受训,天安门国旗护卫队有4名战友入选。“整个方队都知道我们是国旗护卫队的,我们4个人约定,不能被淘汰,不然没脸回去。”经过10个月的训练,许义文和战友顺利入“队”。如今回想起来,当时训练的苦、累,都已经成为了美好的记忆。

2011年,许义文退伍回到四川,做过辅警,后来到温江一小区当保安、秩序队队长。“我们安保人员,每周也都要训练。”许义文说,有过当兵的经历,安防巡逻等每一项工作他都认真负责地完成,并把这当成一份责任。现在,许义文已是成都合能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片区品质经理。

在北京集训期间管理严格,通讯工具限时使用,6岁的女儿刚上小学一年级,总会在电话那头念叨“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想你了”。许义文说,虽然平时也只有周末回绵竹老家看孩子,但这7个月,确实也是与孩子分离最长的时间。

    编辑推荐
SSI ļ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