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气 匠心 极致 中国“最美的书”成都这样炼成

2019-12-02 07:50:17来源:成都日报“锦观”新闻客户端编辑:覃贻花

 

 

在2019首届天府书展上,成都时代出版社以其书籍设计精美备受业内赞誉,也得到读者好评。成都时代出版社出版的《寻绣记》被评为2018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花重锦官城·成都物候记》获2019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今日,这两本书的作者、编辑、设计者现身天府书展,揭秘“最美的书”是如何炼成的。

寻找生活之美 沉淀下一本“最美的书”

绚丽的花瓶里装着盛开的牡丹,羽毛绚丽正在觅食的锦鸡、展翅的喜鹊、徜徉的孔雀……这些精美的、活灵活现的绣花,是张书林多年来在全国各地寻觅的老绣片。

“当我还是一个年轻姑娘的时候,喜欢在深山小镇里闲逛。”

这是《寻绣记》的开端。

2003年,当张书林还是一个姑娘,她辞掉了景观设计师的工作,要过不一样的人生。

她在丽江古城里开了一间服装设计工作室,用老绣片缝制新衣服,她开始满世界寻觅老绣片。

老绣片,就是那些年代久远的、陈旧的衣服上所点缀的精美的绣花,在张书林的眼里,这是艺术,是文物,然而却被无端抛掷,真是太可惜了。

她说,《寻绣记》这本书所写的故事,是一个裁缝眼中的世界。

2007年,她在北京开了艺术设计公司,将老绣片应用于服装、配饰、箱包、家具。2016年,她的服装店开到了成都。

2018年,张书林索性把自己的户口迁到了成都。

在漂泊大半个中国之后,张书林选择成都作为自己的家,因为成都让她有家的感觉。

“成都人爱美,精致,对新事务的包容度很高。”张书林说,在成都,出版社会为她这样的一位“素人”出书。

有一天,她在成都参加一场读书分享活动,遇到了成都时代出版社的责任编辑龚爱萍,她对龚爱萍说她想写书,龚爱萍说:“把你写的东西发给我看看。”

“她发给我几篇小文章,那么有灵气的文字,我立即被打动了!”龚爱萍说。

当龚爱萍亲眼看到,在张书林北京的工作室里,从天南海北搜集来的老绣片铺了一地,龚爱萍被深深地震撼了:太美了!

“冲着这么美的绣片,一定要设计一本最美的书!”龚爱萍向她眼中追求极致之美的设计师许天琪发出了邀请。

许天琪认认真真读完了书稿的每一个字,又去北京看了张书林工作室里满地的老绣片,接下了这个活儿,这一本书的设计花费了半年多的时间。

三位爱美的成都女性,合作出一本“最美的书”。

“这本书绝不仅仅是装桢精美,它的文字非常灵动,书中所展示的作者所寻觅收藏的老绣片也非常精美,正是因为有这三种美的结合,才成就了一本好书。”责任编辑龚爱萍说。

轻轻的书页有花瓣的质感

合作完《寻绣记》,责任编辑龚爱萍又找到许天琪合作阿来的散文集《花重锦官城·成都物候记》。

那一年的春天,正是樱花烂漫的时节,许天琪穿过花园去上班,樱花飘落到她的手上,她轻轻抚摸樱花花瓣,那么柔和、纤弱,“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她说,“阿来老师的文字那么美,在书籍的设计上,要呈现出一种弱感,避免喧宾夺主。”

为了设计《花重锦官城·成都物候记》,她访遍了市面上已有的各种版本,各个出版社都在大力包装这本书,有的还特意配了很多很多的植物图片,“我反复地思考一个问题:这是一本什么书?一本散文集还是植物志?”

她认真地读这本书,一遍又一遍,“这些文字,就像上好的龙井茶,你要配什么茶杯?镶金边的?镶银边的?龙飞凤舞的?都不对。”许天琪决定,避免一切花哨的过度设计,用最简单、朴素的页面来呈现阿来的文字。

然而朴素更需要匠心巧运,阿来的《花重锦官城·成都物候记》,描写了成都一年四季的21种花,在许天琪心中,书页上应该要有淡淡的花的颜色,这种颜色要让读者感觉到是书页本来的颜色,而不是印上去的,就像那飘落在她手心里的一片片纤薄的小花瓣。

为了实现这种感觉,她做了无数次的涂色实验,最后,她终于发现,把张扬的荧光粉涂在纸张的另一面,从书页上透出来正好是她所需要的颜色。

一本书,用了7种纸张,并且内页中用现代的装帧方式营造出中国线装书的韵味。

两次设计出中国“最美的书”,新成都人许天琪说,她很感谢成都时代出版社对于高品质的追求,成都人会生活,川菜、川茶中都孕含着很多巧思,做书也是如此,这即是匠心。

成都日报·锦观新闻 记者 汪兰 摄影 汪兰 书籍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