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医护战疫影像|你们脱下防护服的那一刻 痕美

2020-02-24 07:13:14来源:成都日报编辑:刘波

  谭娟 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隔离病房 我老公在疾控中心上班,我们两个都在抗疫一线,这个春节本来计划是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聊天、逛街……大年三十,我们一家人就吃了顿“告别饭”,然后各自工作,我在隔离区,每天接触病人风险大,只有让老公搬出去。我们已经好长时间都没见过面了,情人节我们见了一面,我老公给我送巧克力过来,把我感动得眼泪直流。

  张洁 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隔离病房 我老公是我们医院门诊的,我们都没办法照顾8岁的娃,进来20多天,无时无刻不想他。我妹妹也在一线(医院)抗疫。目前,病人越来越少了,我相信疫情很快就会结束。疫情结束后,我只想立刻回家,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到家里。

  李娜 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放射科 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上班,穿着防护服很难受,透气性特别差,常常汗水打湿了内衣,8个多小时不能吃饭、喝水、上厕所,只能自己憋住,上班前吃点巧克力补充体力,到了后面就感到体力不支,感觉特别缺氧。我的家在新都,儿子在家里已经待得太久,他常常调侃说,“疫情结束,我们就去‘新马泰’转转。”新都周边的新繁、马家、泰兴。

 

首页上一页1234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