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乡团年40多天 从欢喜到暗战:饭谁煮,碗谁洗

2020-03-11 06:38:43来源:红星新闻编辑:刘波

早上9点半,刘洪军刚出卧室,就看见母亲站在客厅中望着他。他一愣,打了个寒颤,便意全无:“妈,我就是准备上了厕所就起床的”。

母亲叹了一口气,转身说道:没得事,你睡嘛,估计你也在家待不到几天了,我喊你哥哥上街买点吃的。

刘洪军心里有点“堵”:“妈,难道你不想我一直在屋头?”

母亲直起身,声音几乎填满整间屋:“我想你在屋头?你们几个都回来40多天了,天天吃了不是睡就是躺起,我还想你们在屋头做啥?”

这一天是3月3日,农历二月初十,也是刘洪军一家回到四川都江堰老家过年的第45天。自从腊月归来,因为新冠肺炎疫情,一家人一直待在老家。返程归期迟迟未定,这个春节也成为他们多年来回乡过得最长的一个“年”。

“记得刚回来时,妈说了,我们回来就是好好休息,想睡好久就睡好久。”刘洪军有点感慨,这个春节“超长假期”,团聚久了,家庭味儿好像也变了。

而这不仅仅是刘洪军一家人的故事……

A、 过年的“冷热三部曲”

受访人物:从广东回四川过年刘洪军

热情!

回乡年夜饭:全家人摘菜、杀鸡、蒸蛋糕,母亲高兴得湿了眼……

家人看着刘洪军做饭 一家人每天都要做一大锅菜

每当春节临近,刘洪军都会从广东回到四川都江堰老家村里过年。

现年39岁的他,初中毕业就外出务工,如今已在广东当厨师多年,妻子在贵州上班,16岁女儿张晞则在外地读书。每年春节,一家三口就会像候鸟一样 “飞”回都江堰乡下老家,那里父母和大哥一家住在一起。过完年,正月初十左右,全家人又踏上外出务工之路。一年年,周而复始。

2020年1月9日,腊月十五晚,母亲陈大娘接到了刘洪军的电话:“妈,我们今年1月18日(腊月二十四),都要回来哈”。

“嗯嗯。”两声后,陈大娘放下手机,激动地给丈夫刘大爷说:“娃儿肯定想家了,今年提前一天回来,去年都是腊月二十五才回来的。”转头,她又向大儿子刘洪兴说道:“你弟弟一家人要回来了,赶快问问他们想吃点啥。”

1月18日,腊月二十四一大早,陈大娘没有下地干活,她把腊肉香肠取下后,每隔一小时就往村头张望一次。终于,在晚饭前,小儿子刘洪军带着妻女,拎着大包小包走进了院坝,父母和大哥一家赶忙热情地迎了上去。

一家人回到老家第六天,1月24日除夕,武汉“封城”,全国各地疫情防控升级。这一天,北京,上海,安徽,重庆,天津,四川,云南,山东,福建启动一级响应。成都发布第1号通告,要求尽量减少外出,避免前往人员密集的场所,减少或取消聚会聚餐等集体性活动,停止公共场所聚集性活动……

难得团聚,一家人也没打算出门,疫情好像有些遥远。年,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大年三十清早,全家人就忙碌起来,两个媳妇下田摘菜,洗姜剥蒜。刘洪军忙着杀鸡,准备给大家炖一锅好汤。刘洪兴正收拾着从市场上买回来的虾和花螺等,“今天过年嘛,肯定要吃好。”上午10点,张晞和堂哥张力起床后,抹了几把脸就打开面粉,敲起鸡蛋,准备为大家蒸上一锅好吃的蛋糕……

刘大爷坐在柴灶前,“叭叭”抽着叶子烟,乐呵呵地看着这一切。“小时候过年,家里就这么闹热,他们爷爷奶奶忙着摘菜,我和他们爸煮饭做菜,两个娃儿满屋跑。”看着眼前儿孙们的忙碌,陈大娘的眼睛湿润了。

夜幕降临,年夜饭开始,一家八口刚好一桌,又一年和睦团圆了。

遇冷!

从想睡多久睡多久到“还不起床”,从争先做饭到互相推托,从满桌菜变成一盆菜……

读书放假回来的两兄妹,一个耍电脑游戏一个耍手机,常常被嫌弃

年夜饭上,陈大娘对着刘洪军一家表了态:“你们放假回来,好好休息一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我不得管你们。”

1月27日,正月初三,早上10点半了,刘洪军还在蒙被狂睡,刘大爷问陈大娘,“都十点半了,不喊娃儿起来吃早饭?”陈大娘回答道,“喊什么喊,他好不容易睡个懒觉,让他睡嘛。”

1月29日,正月初五,10点半,刘洪军还在床上没起来,刘大爷又问陈大娘:今天喊不喊他们起来了?陈大娘头都没有抬,“喊哦。”

2月2日,正月初九,不到10点,还没等刘大爷提醒,陈大娘就敲起了门:“小军,几点了,还不起床!”

2月6日,正月十三,早上8点多,陈大娘的喊声就响彻院坝:“晚上半夜不睡,早上半天不起来,你们白天个个吃了不是躺倒就是睡到,没睡够吗?”

大哥大嫂望过来的眼光也开始变化。每天午饭后,张洪军夫妇都要泡上点功夫茶来喝,刚开始大哥大嫂还主动来尝一下,学着他们砸吧砸吧嘴,称赞几句:好精细哦。第二天,就要请,才能把大哥大嫂请来喝茶。到第四天,大哥直接拿出自己的能装两升水的茶壶:还是这个喝得解渴点……

由于疫情,假期延长,无法外出务工。在家每天相对,时间久了,热情也渐渐消磨。

之前,全家人争先买菜做饭,连做道土豆菜,都要分炝炒土豆丝、土豆泥,油炸土豆条……现在,没有亲戚聚集,天天吃饭都是八口人,做饭时大家开始互相推托。刘大爷夫妇又成了烧火做饭最多的人,桌子上五花八门的丰盛菜肴,也“回归”成每顿一个菜,一大盆。

家里的一排腊肉还剩下几块,鸡圈里的鸡日也渐稀少。有天起床,刘洪军钻进鸡圈想捉鸡,父亲三步并作两步守在鸡圈前, “地里还有其他菜啊,吃点萝卜儿菜清下火,不要一天就盯到鸡吃嘛。”

回暖!

复工被提上日程,家人态度又变客气:他们没几天在家里了,你们就多做点嘛……

现在,早上醒来查看确诊人数,成了刘洪军每天的“必修课”。在广东打工的餐厅何时能开?能不能开?他问了几次老板,老板心里也没数。

喝茶时,刘洪军砸吧砸吧的声音没有了。妻子在贵州做生意,眼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

2月24日,广东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由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下午在家喝茶时,刘洪军的电话铃声响起,一看是老板的,他只差没跳起来了。电话里,老板让刘洪军做好回来的准备。

放下电话,端上茶杯,刘洪军的嘴又“砸吧砸吧”起来。

2月26日,四川省疫情防控应急响应级别由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调整为二级响应。外出务工,又提上日程,一切,都在逐步恢复正常。

一听说他们要走了,刘洪军夫妇的地位在家里又开始“回升”,大嫂的态度又变得客气起来,饭桌上,又开始往弟妹碗里夹菜了。

刘大爷提议,将鸡圈改造一下,全家都举手赞成,鸡圈围墙刚推倒,刘洪军就准备去休息喝茶。大哥开玩笑拦住他,还没说话,母亲就把大哥的手扒拉开:“算了嘛,他们没几天在家里了,你们就多做点嘛……”

刘洪军一家人外出挖折耳根

123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