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和丈夫一起剃光头的女医生回来了,抱着儿子时感觉在做梦

2020-04-01 06:43:45来源:红星新闻编辑:刘波
/items/202004/20040106455963100014DC51.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出发那天就想着这一天了。这天终于到了,却感觉像在做梦……”今日(3月31日),解除隔离休整的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医生陈善萍抱着孩子,感觉是在做梦,直到感受到孩子沉甸甸的重量,感受到与家人拥抱时真实的温度,她才觉得这一切是真的,她真的回来了!

回顾:丈夫陪妻子剃光头

时间回到2月9日,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15名医护人员将随四川省第六批援助湖北医疗队出征。在出征仪式现场,两个光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剃光头的一个是医院老年医学科医生陈善萍,另一个是她的丈夫邹川。

↑陈善萍和丈夫邹川(出发前)。

原来,为了方便干活,丈夫邹川建议妻子把头发剃了,而为了使妻子更容易接受剃头,他率先把自己的头发给剃掉。这一举动当时引发广大网友关注,他们被网友称作“最美夫妻”。

陈善萍和邹川都是成都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医生,两人2012年读书期间相识、相恋,并于2017年走进婚姻殿堂。此次支援湖北,是他们两人的心愿,但考虑到家中还有1岁多的孩子,递交请愿书时,二人权衡后让防控操作更好的妻子去。他们夫妻俩还打赌,接下来都不再剪头发,看谁的头发先长长。丈夫邹川当时说:“我和宝宝在家等她平安回来。”而陈善萍也希望疫情早日结束,早日回家与家人团聚。

回归:终于到家了

“而真正等到这一天到来,却觉得好不真实。”她说,今天(3月31日)从休整的酒店到温江,有同事来接,有警车开道。到了温江,沿途还有很多市民跟他们打招呼,‍‍“然后我突然就‍被这样的热情‘吓’到了,‍‍一路上只知道不停地抹眼泪,不停地招手……”

在武汉,她和同事都在汉阳国博方舱医院工作。贴心的她在工作之余听闻医院下一批救援队员正在集结准备,已算有点经验的她和队友一起迅速写下一篇近千字的“防护建议”,事无巨细地给同事们做提醒。一个多月以后,3月17日,完成援助任务的她和302名队友一起顺利返川。下飞机后,她按规定进行了为期14天的隔离休整。

↑陈善萍在方舱医院。

“昨天(3月30日)得知我们所有队员的检测结果都是阴性时,我就知道我可以回家了。”红星新闻记者今天(3月31日)联系上陈善萍时,她正在家里收拾行李。听着耳边儿子的哭闹声,她觉得特别踏实,“终于到家了。”

↑陈善萍3月31日和家人团聚。

陈善萍说,其实昨天(3月30日)接到消息就知道自己要失眠,所以当晚还提前吃了一片安眠药,“既高兴又担心。”高兴是终于要见到家人了,也担心走了那么久儿子不认识她了。但今天在现场,快两岁的儿子主动伸出手来想要她抱,她就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愿望:好好陪家人

回望去武汉的一个多月,陈善萍觉得时间既快又慢,“对想见家人的心情来说,时间肯定是很慢的。而当你真的要从当地离开,你又觉得时间太快了……舍不得武汉当地的战友,舍不得方舱的患者……”她在成都休整期间一直在想,“如果能让我重新回到开头的话,我想我可能会更有勇气一些,也能做得更多、更好一些。”

此次回来以后,医院给了队员们10个工作日的休息期,她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好好陪陪家人。明天(4月1日)是儿子两岁生日,她准备买个小蛋糕,一家人给孩子过个生日。

↑3月31日陈善萍和儿子在一起。

说到之前跟丈夫打赌“比谁的头发长得长”,现在她的头发已经长长了许多,但丈夫还是稍胜一筹。她说,要不是为了再次进医院工作而剪了一些,自己现在应该跟丈夫不相上下了。摸着自己的短发,陈善萍说:“在武汉的时候嫌头发长得太快,妨碍工作,现在回家了又嫌长得太慢。”她还是喜欢长发,接下来她准备开始留长发了。

以前,丈夫和儿子的头发都是她在“操刀”,现在她回来以后首要的问题是帮丈夫和儿子理发,“我不在的日子里,他们就发视频说让我快点回来理发……我这个tony陈,肯定不能输了噻!”陈善萍在电话里笑着说。

↑陈善萍一家。

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章玲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