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掏腰包援武汉的成都中医:重要的是去战斗过!

2020-04-21 08:18:42来源:成都商报编辑:覃贻花

陈伟军展示荣誉证书

左起:卢进杰、赵志宏、陈伟军、闫国梁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4月17日上午,成都双流区白河路,陈伟军回到阔别三个多月的诊所。进门之前,几名工作人员拉起横幅、送上鲜花,为他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

没有过水门,没有警车开道,没有夹道欢迎,从武汉回成都后,这是唯一的欢迎仪式。

与其他的援助湖北医护不同,他是以个人名义自掏腰包支援武汉;与其他援助湖北医护相同,他也穿过很多次密不透风的防护服,在定点医院、方舱医院、隔离点,面对面接触新冠肺炎患者,然后治愈他们。

日前发布的1463名援助湖北川军的名单上,找不到陈伟军的名字,也找不到与他一起去武汉的闫国梁医生的名字。因为严格地说,他们参加的医疗队不算一支“正规军”。所以,那些奖励返川医护的待遇、福利,也基本没有。

他们说,这些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去战斗过。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胡挺 王拓 摄影记者 张直

出发

“我要看一看,所学的中医到底有没有用”

陈伟军1989年出生,云南文山人。从广州中医药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他成为一名中医师,落户成都。

疫情初始,在公立医院上班的妻子就自愿报名请战援助湖北。陈伟军也想去,但民营诊所的医生,是没有这种机会的。

“想去见识一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陈伟军经常和两个要好的同学交流。彼时,在广东工作的同学卢进杰,联系到一个名为“慈善中医之家”的民间组织,里面已经有医护正在武汉一线奔走,向当地医疗机构申请参加一线工作。

“想不想去武汉?”2月24日下午6点,正在做饭的陈伟军接到卢进杰的电话。次日凌晨6点,陈伟军告别1岁的孩子,带上妻子筹备的30多个N95口罩,一个人登上飞往前线的航班,“前方告诉我们,26日就要正式进医院,很紧急。”

此时不能直接进入武汉,陈伟军先乘飞机到长沙,然后与随后到达的闫国梁一起,转乘高铁抵达武汉。他们介绍,“慈善中医之家”已经获得武汉当地授权,给他们提供了通行证明。陈伟军说,这个机会太难得,他要看一看,所学知识到底有没有用。

施治

他经手的五六十位患者先后康复

据《人民日报》报道,“慈善中医之家”医疗队,由苏州天熠新瑞中医药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戴氏中医第四代传人戴新瑞组建。2月7日,医疗队收到武汉市武昌区发来的授权书。

很快,一批批中医志愿者陆续抵达武汉集结,大部分人是自驾来的,几乎每辆车都装满了中药材。另外,医疗队先后筹集到61万元资金,用于购买中药材、煎药机、测氧仪、防护服等医疗用品。

陈伟军、闫国梁抵达时,“慈善中医之家”已经成建制地与一支公派医疗队同住一酒店,得到政府的后勤保障。厦门医生贺劲是“慈善中医之家”的第一位医生,武汉“封城”前,他因为担心父母回到家乡武汉。武汉战“疫”形势紧张之后,他一连找了7家医院,希望能做义工,救治病人,都没有如愿。2月6日,得知戴新瑞将在武汉建立“慈善中医之家”招募医生,他第一时间报名。

在武汉市第九医院,“慈善中医之家”的中医师每人分别协助一个楼层。接诊的第一个病人,就让陈伟军感到印象深刻、专业上受益匪浅:“平时在诊所,很难见到这样的重症病人。”

“他是个72岁的老人,有过脑梗讲不出话来,14天以来吃什么吐什么,一直没有大便,非常衰弱。”陈伟军介绍,从中医的角度讲,十几天不吃饭离死亡只有一点点了。陈伟军给老人看了40分钟,怕有防护手套阻隔影响把脉,他反反复复摸了手上、脚上、颈上的脉,又仔细询问,把病情症状和自己的想法记在纸上。

陈伟军在病程记录中写下:中医诊断太阴病、太阴寒湿复感寒邪……用协定1号方加桂枝10克。26日陈伟军睡得很忐忑,他希望自己的想法是错的。27日,他得知老人服用协定方后没吐,而以前喝任何东西都吐。继续观察几日,发现老人还可以解大便了。陈伟军不断根据老人的病情变化,在协定方的基础上做着细微调整,老人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好,3月2日其面色渐渐有光泽、脉象柔和。3月8日查房时,老人精神已振,还可以在床上自由移动了。

援武汉工作期间,“慈善中医之家”每天都要入院施治,期间没有一天轮休。记者了解到,这甚至超过许多公派医疗队的工作强度。

陈伟军说,带着对协定方的更深入理解,他经手过的五六十位患者先后康复出院。他和闫国梁也经手过那些让人无奈的案例,有患者已经康复转阴,但却因为其他综合因素去世。这场天灾带给人们的是什么?他们一直在思考。

回家

火锅店对其免单:

“只要是援过湖北的,我们都认。”

一线的工作中,“慈善中医之家”不断总结,完善着他们的协定方,随后被官方收录。陈伟军介绍,例如赵志宏就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了一味当归。带着这份协定方,再加上极大降低治疗成本的中医针灸、艾灸、食疗等方法,“慈善中医之家”在各定点医院证明了价值,转阴率达95%。随后,他们又将这套纯中医药施治方案覆盖到方舱和隔离点,服务过上千位患者。

三月中旬,医疗队接到撤离的通知。3月20日,在武汉青山区的一片杏林地,当地政府为“慈善中医之家”举办了纪念仪式,颁发纪念证书。留在武汉隔离期满后,4月2日,“慈善中医之家”的陈伟军、闫国梁自行回到家乡,一路上带着武汉青山区给的证明材料。

那天,没有过水门、没有警车开道、没有夹道欢迎。闫国梁说,当天医馆的几个同事来接的他,一起吃了顿火锅。

4月17日上午,双流区白河路,陈伟军回到阔别三个多月的诊所。进门之前,几名工作人员拉起横幅、送上鲜花,为他举行了简短的欢迎仪式。从武汉回成都后,这是唯一的欢迎仪式。他说,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去战斗过。另外,他们得到过武汉当地的承认,也得到过武汉当地的补贴。

4月17日中午,记者与陈伟军约了顿火锅。那家火锅店对援湖北医务人员费用全免,陈伟军拿不出能免费吃的“战疫英雄卡”,手机里只有援湖北纪念证书和工作证的照片。

火锅店店员看了看,说:“只要是援过湖北的,我们都认。”

初心

两位不留名的护士:就想着去帮帮忙

4月20日,记者联系到“慈善中医之家”的另外两名成都护士,她们来自同一家民营医院,以个人名义援湖北。她们婉拒了采访,只愿意以匿名形式回答问题。为什么选择到一个危险的地方工作?

一名护士说:“去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就是想着去帮帮忙,能帮多少是多少,如果不去肯定会后悔,这也是作为护士出身的一种使命感吧。”

另一名护士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我看见武汉疫情后本能就是想着去帮助那些病人,有这方面资质和经验我就该去,这是天职。”为什么最后连名字都不愿意留下?她说,她不想由此改变自己的初心。

记者看到,她们在武汉前线留下的照片里,穿着白底蓝间条的防护服,只能透过护目镜看到双眼。这与在武汉战斗的其他英雄们,没有任何区别。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