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社区为基本场域 发展治理一体推进 构建城市命运共同体——专访成都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社治委常务副主任薛敏

2020-11-19 16:32:19来源:四川在线编辑:佘悦

三年前,成都市委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指示精神,面对推动城市转型发展的时代之问、满足群众美好生活需要的民生之问、引领特大城市现代治理的变革之问,作出了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重大决策部署,以城乡社区为基本场域开启了发展治理一体推进的探索之路。三年奋进、三年跨越,成都构建形成了一套符合特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城乡社区发展治理体系。

第一期“善治成都”栏目,本报记者采访了成都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社治委常务副主任薛敏,她就特大城市基层治理的理论和实践介绍了成都的探索与创新。


一体推进

构建城市命运共同体

记者:我们注意到,在成都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过程中,提出了“构建城市命运共同体”这一新颖的观点。请问,城市命运共同体包含什么内涵?成都如何建设?

薛敏:成都,这座雪山下的公园城市,素有“天府之国”“休闲之都”的美誉,连续多年蝉联“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榜首,宜居是这座城市最鲜明的标识和最亮丽的名片,烟火气、生活味、归属感是这座城市的最大情怀与不懈追求。

在实践中,我们把城市发展大战略聚焦到城乡社区这个小场域,构建社区价值共同体、治理共同体、生活共同体、发展共同体、行动共同体,初步实现城市有变化、市民有感受、社会有认同。在实践中,我们重新阐释城市发展的价值选择和营城范式,重新定义城乡社区的价值功能和内涵外延,推动城乡社区成为多维度场景的有机集合、独特文化风格的基本载体、塑造市民社会生活的微观场域。在实践中,我们坚持发展治理一体推进的基本逻辑,初步实现城市的价值选择和城乡社区的价值重构在理念上一脉相承、实践中相辅相成,共同缔造荣辱与共休戚相关的“城市命运共同体”。

记者:城市命运共同体具体由哪些“共同体”构成?每个“共同体”是如何打造的?

薛敏:城市命运共同体具体包含社区价值共同体、治理共同体、生活共同体、发展共同体、行动共同体5个方面:

我们坚持把“夯实基层基础”提高到党领导城市工作全局来统筹,凝聚党心民心构建社区价值共同体。针对发展中党的推动力在基层层层递减的问题,市委坚持以新发展理念统揽城市工作全局,立足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价值追求,将城市发展战略聚焦到城乡社区这个基本单元来落地,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提高到城市战略高度来统筹,让市民从街区、社区、小区的点滴变化中增强对城市的认同感、归属感,上下同心汇聚起推进城市高质量发展、高效能治理、高品质生活的共同价值追求。

我们坚持把“特大城市治理”下沉到基层组织单元来重构,创新体制机制构建社区治理共同体。针对城市治理中普遍存在的“九龙治水”体制弊端,市委系统重构城市治理体制机制,在市县党委序列设置“城乡社区发展治理委员会”,统筹分散在32个部门的基层治理职责;创新“双线融合”社会治理机制,构筑社区发展治理强基础、优服务、惠民生的幸福高线和社会综合治理防风险、促法治、保平安的安全底线;整合基层力量,探索街镇“一支队伍统管、一张网格统揽、一个平台统调、一套机制统筹”改革;接续开展镇(街道)、村(社区)体制机制改革,理顺条块和镇(街道)、村(社区)职责分工体系;在村(社区)、居民小区推广“五线工作法”“五步工作法”,推动党的组织体系向基层治理各领域拓展、向治理的末梢延伸。

我们坚持把“人民至上理念”具化到创造品质生活来落实,整合各方资源构建社区生活共同体。针对服务供给不精准、品质不高等问题,市委始终把服务群众造福人民作为工作出发点和落脚点,把社区作为改善服务、优化供给、满足需求的基本平台,在回应市民关切中更加注重人的发展、人的需求和人的感受。我们围绕“15分钟—10分钟—5分钟”步行半径,建设“天府之家”社区综合体、社区党群服务中心、居民小区服务站三级服务阵地,实现服务载体亲民化便民化;吸引1.3万个社会组织、73家社会企业承接社区服务项目,实现服务内容精准化多样化;打造“天府市民云”平台,整合58个部门215项服务事项,累计服务市民2亿人次,实现服务方式便捷化智能化。

我们坚持把“场景营造逻辑”延伸到微观空间场域来驱动,激发内生动力构建社区发展共同体。针对城市化进程中城市有发展市民没感受、经济越发展社会越分化等问题,市委坚持发展治理并行摆位、一体推进,推动城市发展成果让全体市民共享。我们在城市基本单元、微观场域叠加生态体验、文化创意、生活美学、体育运动等新兴功能,大力发展社区商业、培育社区消费新业态,实施老旧城区改造、背街小巷整治、特色街区提升等“五大行动”,推动城乡社区成为新场景的价值增值地、新经济的成长发育地、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动力释放地。

我们坚持把“大城善治目标”分解为重大公共议题来推动,发挥治理优势构建社区行动共同体。针对共享易、共治难等治理难题,市委坚持把城市重大战略、重要决策、重要赛事、重大事项,内化为全体市民参与城市发展的行动自觉,全面激发城市共建共治共享活力。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积蓄的党建引领优势、组织动员优势、部门联动优势、社会协同优势迅速转换为共克时艰的强大合力,4万个基层党组织引领49.1万名干部群众共同行动助力防疫,构建起全民动员、群防群治、联防联控的严密防线。成都成为全国千万以上人口城市中感染率最低的城市之一、副省级以上城市中经济恢复最快的城市之一。


以人为本

社区治理需“以事聚人”“聚人成事”

记者:社区治理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百度学术上显示,近10年“社区治理”和“社区建设”方面的研究论文达1万余篇,但关于社区发展治理一体推进的具体实践和理论研究还较少。你认为社区治理的本质和内涵是什么?

薛敏:社区发展治理的本质是活力与秩序有机统一的问题。我们认为,活力与秩序是人类社会发展变迁的永恒动力,是社会发展与治理的永恒主题。对城市治理的细胞—城乡社区而言,社区发展和社区治理是一体两面的辩证关系,就发展抓发展是缘木求鱼,就治理抓治理是无本之木,必须把发展与治理并行摆位统筹推进,坚持以高效能治理服务高质量发展,以高质量发展促进高效能治理,让现代城市既充满活力又和谐有序。

社区发展治理的内涵是城市微观单元的活化重塑。我们认为,要以城乡社区为基本单元,通过体制机制创新,整合政府、市场、社会等各方资源力量,为市民创造更加优美开放的社区形态,涵养良好怡人的社区生态,激发现代活力的社区业态,传承创新创造的社区文态,培育向善向美的社区心态,以实现有效治理和科学发展同频共振相融互促。

记者:社区治理现代化是一个很迫切的课题,在你看来,社区治理的路径和目标是什么?

薛敏:社区发展治理的路径是共建共治共享。我们认为,要通过创新“一核三治,共建共治共享”的基层治理机制,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政治功能和服务功能,以自治为基础、法治为根本、德治为支撑,广泛链接撬动有效资源,全面动员各类市场主体、社会主体共建美好城市、共创发展机会、共享幸福生活,推动建设人人有责、人人尽责、人人享有的社会治理共同体。

社区发展治理的目标是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我们认为,要以人的发展、人的需求和人的感受为逻辑起点,在回应市民关切中“以事聚人”,在破解民生难题中“聚人成事”,不断增进民生福祉,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以实现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


战略方向

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

记者: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目前已上升为国家战略,面对新的历史机遇,成都之治有何新的考量?

薛敏:2020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上,对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作出重大战略部署,明确提出“支持成都建设践行新发展理念的公园城市示范区”,这为成都深化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指明了新的战略方向。面向未来,成都将以“十四五”规划为行动指南,继续深化党建引领城乡社区发展治理的探索实践,全力推动城乡社区真正成为彰显公园城市生态价值、美学价值、人文价值、经济价值、生活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微观场域,在构建“城市命运共同体”的探索实践中,让城市更加美丽宜居、社会更加富有活力、市民生活更加幸福美好。

华西社区传媒记者 吴小红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