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网络媒体走转改】追忆英雄民警蔡松松 他是一辈子的亲人

http://www.scol.com.cn  (2017-02-13 08:56:17)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林霜张立东  

  四郎翁姆的手机里存着蔡松松的手机号。

  结对认亲的藏族群众为蔡松松点燃1000盏酥油灯

  追忆英雄民警蔡松松

  2月的川西高原,冰雪未融。2月12日一早,理塘县雄坝乡古君村的曲巴来到院里的自来水台,打开水龙头接水。“爸,水桶满了。”一旁的小女儿格绒拉西见父亲走神了,马上提醒。

  “清明节你放假了,我们一起去泸县,给你松松叔烧香,带上他最喜欢的酥油茶。”曲巴将他的决定告诉小女儿。春节前,在微信上得知蔡松松牺牲的消息后,曲巴就有了去泸县拜祭的想法。但他开车最远只到过康定,不知道怎么去川南。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打听路线。

  蔡松松生前曾任理塘县公安局应急处突大队二中队中队长。在理塘工作期间,他与曲巴家结对认亲,蔡松松叫曲巴“哥”,曲巴也认下“松松”这个弟弟。

  □本报记者 张立东 文/图

  “我的好兄弟,把我家的事当自己的事”

  1月25日,正在家里织布的扎西曲珍听到丈夫曲巴喊了一声。她望向正在炉边看手机的曲巴,看到多年不见落泪的丈夫面颊上的两行泪。“松松走了。”扎西曲珍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停下手中的活,丈夫给她讲了蔡松松牺牲的有关新闻。

  农历正月初三,曲巴一家来到附近的扎嘎寺,按照藏族习俗为蔡松松点燃1000盏酥油灯寄托哀思,祈祷他一路走好。

  格绒拉西去年到理塘中学读初一,之前在泸定县读小学,节假日才回家。每当她放假时,正是蔡松松值勤最忙的时候,一直未见面。大姐和二姐都见过,这成了小女儿心中的遗憾。“他是真结对真认亲。”说起蔡松松,56岁的曲巴眼眶湿润了。

  曲巴拉着记者来到院子里,让记者看蔡松松给他家砌的水泥自来水台。“以前家里用水,要走上一公里到山下的河边挑,一天要挑3次。松松主动联系,帮我们接自来水,但我不会修水台,他就来家里自己动手干。”曲巴说。

  两年前家里修围墙,不懂技术的曲巴在电话里向蔡松松请教。接到电话后,蔡松松却开车过来了,和他一起打泥巴、修围墙,一干就是3天,晚上就住在客厅的藏床上,“我的好兄弟,把我家的事当他自己的事。”

  藏族妈妈一字一字讲出“松松,儿子一样”

  “孃孃,明年藏历新年我来看您。”几公里外的业务村1组藏族妈妈降央曲珍家,有蔡松松留下的一个承诺。英雄远去,这个承诺成为永远的遗憾。

  去年3月,在去泸县工作前,蔡松松来到结对认亲的四郎泽仁家,跟大家告别。得知蔡松松要奔赴新岗位,四郎泽仁和妻子降央曲珍恋恋不舍。看到降央曲珍流下了眼泪,蔡松松留下这个承诺。

  2012年,四郎泽仁家迎来两大喜事,一是大女儿四郎翁姆考上公务员,要到200公里外的麦洼乡工作;另一个是家里有了新成员,蔡松松与他家结为亲戚。“松松,儿子一样。”降央曲珍会说的汉语不多,采访中都是女儿四郎翁姆在翻译,但这句话,降央曲珍一字一字说了出来。

  四郎泽仁家有5个孩子,长女在外乡工作,长子是寺庙的僧人,还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在读初中、小学,生活较为困难。蔡松松只要有时间,就到他家帮忙。

  “家里有10亩青稞地,这几年都是蔡松松帮忙收。我爸经常说,我们几个儿女不如蔡松松。”四郎翁姆说。

  2013年秋收时,蔡松松打来电话,得知地里的青稞还没收,第二天就来到他家。那是蔡松松第一次收割青稞,在海拔近4000米的高原,蔡松松还没有干过农活。四郎泽仁夫妇让他在一边看,说说话,等会装下车就行。但蔡松松拿起工具就下地,现学现用。忙完,他的手上留下几道血口子,降央曲珍心疼得不得了。“松松晚上就睡在客厅的藏床上,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帮我们打扫院子。”四郎翁姆转述母亲的话。“知道他牺牲的消息,我们全家都很悲痛,母亲不吃饭,也睡不着。”四郎翁姆说,春节前,父亲带着家族里的22人一起到寺庙,为蔡松松点上1000盏酥油灯,送别亲人。

  四郎翁姆的手机里存着蔡松松的手机号,名字是“松松哥哥”。“他就像亲哥哥一样。”四郎翁姆初到远乡工作,遇到工作上不懂的,她就打电话给蔡松松。一次蔡松松到家探访,知道四郎翁姆喜欢吃水煮肉片,蔡松松还亲自下厨,边做边教四郎翁姆。“本来想今年藏历新年时,请他来家里尝尝我的手艺,但……”四郎翁姆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了。

  曲巴和降央曲珍说,在他们心中,蔡松松是一辈子的亲人。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