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蜀王金宝出水记:奈何藩王宝 惨遭刀斧削?

www.scol.com.cn  (2018-04-23 06:13:34)  来源:成都商报电子版  
编辑:陈乐蒋麟  

名称

蜀王金宝

作用

明代亲王在藩地发布政令及与中央书信往来的信鉴

外观

下为金印章,刻有篆书“蜀”字,上面的钮是乌龟造型

现状

被人为切割成多块

备受关注的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考古发掘,再度取得重要成果。在去年出水文物3万余件之后,今年经过近3个月发掘,又出水文物1.2万余件,其中蜀王金宝为全国首次发现的明代亲王金宝。

4月22日,成都商报记者从彭山区文管部门了解到,除了这枚蜀王金宝,出水的文物中,还有两枚金宝。其中,蜀王金宝来自蜀藩王府,被人为切割成十几块,另外两块金宝上,有“定、荣”字样,初步判定是属于定王、荣王金宝的残存部分。据介绍,这些金宝上,许多都有被斩、砍的痕迹。金宝为何破碎?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历史故事?

发|掘|情|况

金宝啥样

上饰乌龟 底刻篆字

围堰外,岷江奔腾,围堰内,红色的砂石裸露在外,考古人员正在进行最后的相关工作。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水下考古中心主任、该项目负责人刘志岩在之前的通报会上介绍,今年的围堰有1公里长、130米宽,发掘面积约为1万平方米。1.2万余件文物,便埋藏在这片江底。包括这枚国内首次发现的明藩王金宝。

明朝藩王金宝,也被叫做金印章。刘志岩说,根据明史记载,册封亲王时往往会用到金册或金宝。不过每一代藩王都会有自己的金册,而每个王府拥有的金宝则只有惟一一枚,作为明代亲王在藩地发布政令、与中央书信往来的信鉴,每个藩王府唯一的一枚金宝,在分封时就代代传袭。因其数量稀少,因此较金册显得更为珍贵。

不同于一期大名鼎鼎的“虎钮金印”,金宝的造型类似于“玉玺”,下为金印章,上面的钮是乌龟造型。成都商报记者看到,这枚蜀王金宝由于长期埋在江底,色泽暗沉,不仅印章面有残损,印上的龟钮已经断了,所幸,印面仍可清楚辨识出底部篆书的“蜀”字。

另外两枚

“定、荣”字样 镌刻其上

根据相关文献记载以及金宝上的“蜀”字,考古人员断定,本次出水的金宝当来自蜀藩王府,此外发现的刻有精致花纹的金碗、银碗等也应属于王室所有。

“从蜀王金宝就可以想见,当年张献忠在蜀王府抢了多少财宝。”刘志岩说,不仅是蜀王金宝,还发现了另外两枚龟钮,这也意味着,目前可以确定发掘出水的金宝已有三枚,其中,蜀王金宝来自蜀藩王府,被人为切割成十几块,另外两块金宝上,有“定、荣”字样,初步判定属于定王、荣王金宝的残存部分。

刘志岩说,明代金宝一般会有四个字——某王之宝。成都商报记者查询资料,在明朝,明思宗朱由检第三子朱慈炯,在崇祯十六年(1643年)被封为定王。而朱由枵、朱慈炤,朱由桢等都曾被封荣王。

这两枚金宝是不是他们的?什么时候被张献忠及其部下所抢?目前这些还没有更多的信息显示。

破|碎|之|谜

残破出水

共十多块 多有伤痕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蜀王金宝和其他残损的明代金宝大大小小共有10多块,并非都是从二期考古发掘里出水的,也并非集中在某个小地方,发掘现场多处都曾发现。

曾与刘志岩共同负责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考古一期发掘的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的周春水在2017年3月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出水的文物中,有被斩开的金印,但有多少个还没有统计出来。

成都商报记者从彭山区文物部门了解到,周春水所称的在一期发掘时出水的金印,正是此次公布的部分金宝,二期也发现了金宝的残损部分。

“有的金宝只有龟钮,有的金宝是一块黄金,也有比较大的金宝残部,比如蜀王金宝。”彭山文物部门相关人员介绍,一开始,大家以为是其他首饰等,但随着发掘的越来越深入,在发掘区内出水的金宝越来越多,大家才有了基本的判断——这是明代的金宝,特别是蜀王金宝上因有“蜀”字,很快就凑在了一起,更加证实了大家的判断。

这些金宝上,许多都有被斩、砍的痕迹,周春水说,从痕迹上来看,是用工具斩开的,一种解释是:张献忠想把抢来的金银融化掉,作为军饷来用。

为啥破碎

砍成小块 方便携带?

刘志岩分析,之所以这些金宝被砍成了10多块,一来可能张献忠等人只是将其当做黄金,砍掉是方便携带;另一种原因可能是金宝是明朝亲王权力的象征,张献忠等人有意将其砍成多块,以表达对明代朝廷、权力的破坏、蔑视等。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一枚完整的金宝边长10多厘米,黄金的密度为19.26g/cm3,一枚完整的金宝重量可达七八斤。而这枚蜀王金宝,大概就是5厘米多一点,如果完整的话,精美程度不言而喻,重量也应该有两三斤左右。

修不修复

担心破坏 暂不确定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虽然目前具备修复金宝的条件,但专家组成员多次商议,对于是否修复金宝还没有形成一致的意见。

“一是担心修复过程中可能对金宝产生破坏,还有一种想法是,如果接下来还要继续发掘的话,想等等看能不能发掘到完整的金宝或者更多金宝残损部分。”彭山文物部门相关人员介绍说,它太美了,太珍贵了,大家都很期待缺失部分能早日重现。不过,这些金宝缺失的部分在何处?江口水域下还有哪些珍贵文物?是否还有金宝?还有多少枚金宝?都要等到进一步的发掘方可知晓。

根据之前的发布会上信息显示,二期考古结束后,考古人员将制定下一年度考古工作方案,对已出水文物分析检测与修复保护,发布2017年度工作简报及文物图录,策划出水文物展览,推动博物馆和遗址公园建设。

刘志岩表示,下一步是否进行第三期发掘,何时进行,都还需要国家文物局批准。成都商报记者 蒋麟 图据省考古研究院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