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跟着“追花人”,看夏花之绚烂

www.scol.com.cn  (2018-06-29 07:09:33)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刘波  

  蓝花楹。孙海摄

  红花绿绒蒿。孙海摄

  尖齿紫晶报春。李伦摄

  追花者来到高原拍摄花卉。  李伦摄

  盛放在山坡的桃儿七。  孙海摄

  夏季开放的峨眉山黄花油点草。孙海摄

  长叶绿绒蒿。 李伦摄

  “7月1日巴郎山,最后一次吆喝上车啦!”6月22日,微博“喵喵植物控”在网上邀约“追花人”,一起探访成都周边的夏日花卉。目前“喵喵植物控”已有28万粉丝,由成都植物科普作者孙海运营。

  “锦江边南浦中路,女贞开始盛放,一树繁花,满街闷香。”“端午去了巴朗山,看了70多种花,开得好哟。”“父亲节又上了个山,看到马兜铃。”……追花、拍花、赏花、研花,其实活跃在成都的“追花人”有很多,他们深深迷恋着植物和自然,并向公众科普自身亲历的植物故事。□本报记者李婷

  探花卉探花卉———成都寻常巷陌的夏季之花

  “刚把相机修好,这几天鱼木开得正美,花期不长的花就要抓紧拍。”6月初一天,孙海背着双肩包,准备去成都宁夏街“探”鱼木,那里是成都鱼木种植较为集中的地方之一。

  踏入宁夏街,远远望去是熙来攘往的车流,其间一棵棵鱼木上的淡黄色繁花相映成片,似一抹抹点染的“花溪”倾泻而下。走进一瞧,鱼木红褐色的针状细长雄蕊纷纷探出花冠,像一只只栖息在树上的蝴蝶,摇曳着翅膀和触角。宁夏街的鱼木一边用落英见证着这条老街的变迁,一边也目送着一批批树德中学的学子成人成才。

  这种多在两广和台湾常见的树种,因木质轻软便于雕刻成小鱼状,可制成假饵钓乌贼,才被叫作“鱼木”。“能够在夏日成都街头,欣赏到这一排排的鱼木的花朵如群蝶纷飞于枝头……在鱼木的绿荫下,这个城市和它的街道从来就不缺浪漫。”孙海在微博中写道。

  粗略统计,在成都市区盛开的夏季花卉约有上百种。时序上看,从初夏4月底5月初的蓝花楹、绣球、银桦,到仲夏5月到6月的美人蕉、栀子花,接着是6月底7月四川大学望江校区盛开的荷花,待到成都夏末秋初街头能闻到桂花飘香,也预示着这场盛宴渐次收尾。

  成都哪些地方可以看到特色花卉?据孙海、李伦等成都“追花人”细数,除了成都植物园、三圣花乡、浣花溪公园、人民公园、崇州神龙五谷花海、安仁普罗旺斯薰衣草基地等老牌或新晋网红景点,其实以成都北门为起点,顺时针沿东郊记忆、339电视塔、建设路一带的三角梅,就可以从夏季一直开到秋季。

  再往市区里走,东大街的蓝花楹,是成都近几年新引进的行道树品种,自初夏开放就经常被网友拍照直呼“美哭了”。如果想看成都本土的夏季花卉,那就是一些老小区内的蜀葵。此外,水碾河、蜀都花园一带,端午前后有栀子花留香。三瓦窑附近的花叶艳山姜和南浦中路的女贞花,都低调而美好。如果嫌麻烦,仅市中心大慈寺及其周边北糠市街,就能在夏季不同时节看到绣球、向日葵、荷花。

  寻奇缘寻奇缘———高原花朵的生命力让人着迷

  每年6月初到8月底,这群成都“追花人”还将前往另一个“追花圣地”——四川高山草甸。在那里,各色报春、鸢尾、金莲花、贝母、凤仙花、驴蹄草等织成色彩绚丽的花毯。

  西岭雪山、巴朗山、九顶山、四姑娘山、康定折多山、若尔盖草原、九寨沟松潘……每到夏天,成都“追花人”常驱车几百公里,扛着几十斤的摄影器材,花上半天甚至更久的时间,登上海拔超3000米的山坡,只为心甘情愿地“拜倒”在一朵狭缝中生长的小花下。要是遇到偏爱或新奇的花卉种类,这些“追花人”有时一趴就是好几个小时,并彼此笑称“趴趴熊”。拍完照片后,再拍拍身上的泥土,离开时不带走一片花瓣和叶子。

  跑这么远,又舍不得把花摘走,图个啥?

  植物达人、西南山地签约摄影师王进用一个故事来回答。前些年,在巴朗山夏季探花时,一朵生长在海拔4000米的石岩报春突然出现在她眼前,那朵石岩报春直径不到3厘米,叶片最多也就20毫米左右,蓝紫色十分耀眼。而此时穿着耐寒冲锋衣的王进,身后是高山的雪线,耳边是凛冽的寒风。

  “高原的花不像平原的花,一年花期有好几次。”王进说,高原上的花为了防止花朵被强烈的紫外线灼伤,许多颜色都极其鲜艳,以饱满的蓝色、黄色、紫色、红色居多。“它们顶着严酷的环境,在悬崖绝壁积蓄了一生的热量,就只在这个夏天盛开一次。当你看到它们的坚韧时,怎么不会被大自然的这些精灵动容呢?”李伦也补充说,比起“温室里的花朵”,高原花朵顽强的生命力最令他着迷。

  让“追花人”着迷的,还有四川盛夏的高山草甸植物的独特性。“尤其是横断山脉、华西雨屏带、卧龙自然保护区一带,花卉的数量和独特性都很高,四川的报春花种类也非常丰富。”成都本地资深自然观察爱好者黄科、冯文利介绍说。

  复杂地形复杂地形———成为古老植物的“避难所”

  说到“追花人”,就不得不提到西方著名植物学家威尔逊。1899年,威尔逊漂洋过海绕过大半个地球,也要前往中国西南部目睹高山花卉的风采。他当时多次深入四川康定、卧龙、岷江河谷一带,冒着高原缺氧等并发症的危险,在康定3350米海拔的高山草甸上,最终看到了心驰神往的全缘绿绒蒿。

  四川花卉的丰富性,在全国都居于前列。2017年《四川地方志》的最新数据显示,四川高等野生植物资源种类在全国省份排名中位居第二,仅次于云南,其中裸子植物种类、芳香油植物、野生果类植物、菌类资源种类占全国第一位。这与四川独特的地理环境不无关系。

  青藏高原的隆起,造就了地形多变的横断山区,地形垂直高差可以高达五六千米,植被的垂直地带性十分明显,俗称的“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因此这个区域植物种类较为丰富。同时,复杂的地形,成为第四纪冰川时期很多古老植物的“避难所”,使它们得以存活下来。“这也是此地域植物种类丰富的一个重要原因。”四川农业大学副教授刘光立分析道。

  在青藏高原的东部边缘,有一个在气象学上还不甚知名的地理概念“华西雨屏带”。这条雨屏带正好位于东亚植物区系的中国-日本森林植物亚区的西侧,向西便与中国-喜马拉雅森林植物亚区连接,因此在我国乃至世界植物区系与地理研究上均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

  “其实威尔逊跋涉千里的植物宝库,就在我们身边。”拥有10年自然摄影经验的何屹说,从成都天府广场到巴朗山的距离,也就3到4个小时而已。“当你走进大自然,早晨有鸟在叫,山风在耳边吹,还有阳光和露珠,就会觉得内心好宁静。”这个夏天,何屹准备去巴朗山,寻找一种叫作“巴朗山报春”的小花……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