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顶部

突出南向,不仅仅因为这里有市场

www.scol.com.cn  (2018-08-09 07:21:48)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刘波  

  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的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高度重视并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明确要求四川“推动内陆和沿海沿边沿江协同开放,打造立体全面开放格局”。经过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形成了“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沿海经济开放区—沿江和内陆开放城市—沿边开放城市”这样一个宽领域、多层次、有重点、点线面结合的全方面对外开放新格局。四川经过四十年经济快速发展,2017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已达36980.2亿元,全省经济总量位居西部第一,全国第六,从原来的国家战略大后方基地转变为目前西部经济发展中心。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要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的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四向拓展”中,“突出南向”居于首要地位,就是要以西南出海大通道、南方“丝绸之路经济带”为纽带,紧密配合国家各项战略的实施,促进中国改革开放新格局的形成和区域协调发展的稳步推进。

  □陈继勇

  可促进打通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

  实施南向开放战略是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对四川工作系列重要指示的重大举措,是打通“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关键步骤。四川位于“丝绸之路经济带”“长江经济带”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的交汇处,是中国加快畅通南向大通道,打通衔接陆上丝绸之路与海上丝绸之路的枢纽所在,具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功能。突出南向开放,才能促进西南、西北等内陆地区与广西、云南等沿海沿边省份协同开放,汇聚不同省份不同区域对国家各项政策实施的成果,才能推动四川更加主动融入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国家开放战略新格局。

  实施南向开放战略是推动“四向拓展、全域开放”,形成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的有力支撑和关键所在。长期以来,四川省对外开放以东向为主,通过京津冀、长三角区域连接美日韩等发达国家。但是近些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与深入推进,国际铁海联运班列开行规模不断扩大,西向南向开放合作也越来越密切,四川与东南亚各国的贸易往来成倍数增长。因此,深化南向开放合作将更有利于尽快形成四川立体全面开放的新态势。

  实施南向开放战略是促进以四川为中心的西部区域发展和产业升级的有效路径。处于长江经济带与丝绸之路经济带结合部的四川省,是支撑“一带一路”的核心腹地,也是扩大内陆开放的前沿阵地和西部大开发的战略依托。而四川的南向开放战略,既契合国家政策,也符合自身实际。更重要的是,从四川产业的转型升级的背景来看,突出南向战略,更是恰逢其时。

  四川的信息技术、电子、装备制造、能源化工等产业在全国同行业中具有较大优势。四川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确立的五大万亿级支柱产业,就包括电子信息、装备制造、食品饮料、先进材料、能源化工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需求。四川可以充分发挥自身的产业优势,抓住“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巨大需求,积极参与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经济建设中,将四川经济融入“一带一路”的建设发展。四川是西部经济大省,西部经济看四川,依托南向开放战略,四川在对外开放合作中的深入推进,也必将带动整个西部区域开放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可牵引形成“椭圆环内三角”环状经济状态

  从地缘构造上观察,未来在四川南向开放过程之中,与南亚、东南亚各国可形成一个“椭圆环内三角”,这种“四川—东南亚三角”囊括了中国西部与南亚、东南亚各国,内三角三个顶点为四川、科伦坡和卡拉奇,椭圆四个边缘点为四川、新加坡、柬埔寨和喀什。这种区域环状经济状态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极大地带动环内经济体的发展。

  突出南向,精准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四川有优势。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建设世界级城市群和参与全球竞争的重要空间载体。四川对于粤港澳来说,是西部地区东进粤港澳和出海的重要通道。实施南向开放战略,精准对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四川优势明显。一是天然独特的区位优势。四川北连陕西、甘肃、青海,南接云南、贵州,是承接华南华中、连接西南西北的重要交通走廊。四川具备天然的南向开放对接粤港澳大湾区的区位优势。二是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作为劳动力资源、医药资源、矿产资源和旅游资源相对丰富的地区,四川发展的第一和第二产业正是粤港澳大湾区目前全面推进所需要精准对接的资源。三是独一无二的交通优势。作为内陆省份,四川南向开放必须补齐货运短板、完善物流配套设施。南向通道是四川地理距离最近的出海大通道,经南向通道出境将有效弥补四川物流成本高、运输效率低的短板。伴随着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空中网络”的不断加密和天府国际机场的加紧建设,四川正在充分利用交通运输与物流打造自己独一无二的优势体系。

  突出南向,深化与南亚、东南亚合作,四川有基础。一是四川与南亚、东南亚具有良好的经贸合作基础。四川与“一带一路”沿线伙伴国均有经贸合作,如今,在南向开放的过程之中,借助上海合作组织将有力地加强与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等国的合作,借助中国—东盟自贸区和亚太经合组织将深入地推进与东盟各国的贸易往来,借助亚欧会议、亚洲合作对话将精准地对接南亚、东南亚各国的产业集群。二是四川与南亚、东南亚拥有多元便捷的经贸通道。从航空方面,四川和南亚、东南亚地区13个国家实现了通航;从铁路方面,“蓉欧”东盟国际铁海班列的开通,标志着从四川通往东南亚的物流通道已经打开。三是四川与南亚、东南亚的产业结构优势互补。在贸易领域中,东南亚各国主要出口机电产品和加工食品,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家主要出口电子产品和化工产品,缅甸和越南等国家主要出口初级农产品。四川的二次产业水平和这些国家形成了优势互补的产业结构,其工业制成品在南亚与东南亚国家具有竞争力,可以发展工业制成品弥补服务贸易的不足,通过走出去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

  (作者系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前院长、教授)

X
登录四川在线通行证
用户: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