鏖战金沙江——金沙江白格堰塞湖应急抢险救援全记录

www.scol.com.cn (2018-11-19 06:10:25)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陈乐  

□本报记者 付真卿 任鸿 王成栋 游飞 徐登林

11月17日,甘孜州白玉县下了入冬以来最大的一场雪。金沙江从白雪点缀的群山间蜿蜒而过,在流至县城西南绒盖乡则巴村和生公村附近时,一段江岸突然从绿中透白变成一片灰白。那里就是过去1个多月里令无数人揪心的白格堰塞湖山体滑坡点。

10月11日和11月3日,先后两次滑坡,如同一只巨手将山体撕下一块,生生将奔涌的金沙江截断,直接威胁着上下游数万群众的生命安全。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有时不得不感叹自身的渺小,但人类的生存发展史,也无时无刻不伴随着与自然的抗争。

两次险情中,省委、省政府坚决贯彻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批示精神,在应急管理部牵头的部际联合工作组的指导下,在西藏自治区的紧密配合下,在党政军警民多方及广大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下,科学应对、应急处置,最终打赢这场惊心动魄的抢险救援战。

突发险情:山体滑坡阻断金沙江威胁万余名群众

快速反应:救援力量迅速集结奔赴现场紧急处置

“不好了,金沙江水断了。”10月11日7时过,白玉县绒盖乡则巴村党支部书记多吉突然接到相邻的生公村一位村民的电话。生公村是绒盖乡距离金沙江最近的村。11日清晨,村民发现原先奔涌的金沙江突然没水了,赶紧打电话给村干部,但因为信号不好,几次没打通,最后打到多吉这里。几乎是在同时,绒盖乡党委书记根忠翁姆也接到县里电话。“我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根忠翁姆回忆。

10月11日7时10分,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江达县和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县境内发生山体滑坡,堵塞金沙江导致断流并形成堰塞湖,严重威胁下游万余名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情况严峻!消息以最快速度传递至省委省政府。险情发生后,省委书记彭清华,省委副书记、省长尹力迅速对金沙江堰塞湖抢险应急处置工作作出批示。副省长尧斯丹率队赶赴一线指挥抢险救灾和应急处置工作。

11日上午,白玉县和甘孜州先后成立应急抢险指挥部。中午,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和省水利厅派出的工作组赶赴白玉县。下午3时,堰塞湖蓄水量已接近1亿立方米。省防指和西藏防指正式命名该堰塞湖为白格堰塞湖。下午4时30分,省防指启动Ⅳ级防汛应急响应。与此同时,金沙江沿线各县、水电站、水库,各级水务、国土、气象、测绘、消防等部门都第一时间响应,短短1天时间内,省州县三级及各职能部门的应急救援力量迅速集结起来。

11日上午8时,白玉县召开第一次应急抢险会议。会上决定了两件事:一是马上派出一支突击队赶到堰塞体;二是核查人员伤亡情况,立即疏散危险区域的群众。

会议结束后,由白玉县县长阿央邓珠和县委副书记胥东带队的11人突击队立即出发。在地图上,从白玉县城到堰塞体的直线距离只有20公里左右,但在崇山峻岭中,想要顺利抵达极其艰难,乘车只能到达距离江边7.5公里左右的则巴村,剩下的路程全是布满灌木丛的陡坡峭壁。突击队借用当地村民的摩托车,继续冒险前进。

大约下午5时许,突击队终于抵达距离坝体约200米远的地方,并在这里用卫星电话向后方第一次播报信息,随后攀上高约70米、宽约200米的堰塞体,再次向后方汇报最新情况。现场勘察发现,堰塞体坝体平均约40米高,最高约100米。“我们没敢在上面多待,一方面天快黑了,另一方面我们无法确定是否安全。”白玉县防灾减灾和应急管理局局长铁塔说。

不久后,白玉县消防大队和县公安局的人员也抵达现场。当晚,大家在附近找了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升起火堆,度过第一夜。

10月12日,国务院工作组抵达白玉县指导抢险工作,并组成前方联合指挥部。12日下午,彭清华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会会议,传达学习中央领导同志重要批示精神,对抓好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抢险应急处置工作作出进一步安排部署。12日15时,国家减灾委、应急管理部启动国家Ⅳ级救灾应急响应。

就在同一天,从堰塞体上传回一个令人欣喜的消息。再次登上坝体的抢险人员发现,靠近西藏一侧的堰塞体高度比较低,堰塞湖水位已接近坝顶,“说不定能自然泄流。”铁塔说。

果然,到12日下午5时15分左右,江水开始从堰塞湖坝体较低处形成一条小溪溢出,溢出水流速度约为30立方米/秒。到13日上午8时30分,白格堰塞湖自然泄流流量超过5000立方米/秒,已大于金沙江上游来水量,当晚10时左右,白格堰塞湖实现“出入库平衡”。14日下午2时,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决定结束10月11日16时30分启动的IV级和10月13日18时30分启动的III级防汛应急响应。而此时,包括阿央邓珠等在内的第一批抵达堰塞体的抢险人员,已在野外坚守4天4夜。14日起,前线人员陆续开始撤退,但仍有不少人一直坚守到17日。

险情升级:发生更大滑坡可能导致坝体面临溃决

科学应对:多次勘察研判敲定“机器挖掘”方案

虽然第一次险情在4天内迅速解除,但在堰塞体的抢险人员心中仍有担忧,因为山体上又发现了裂缝。

这个担忧在11月3日变成现实。当天下午5时15分左右,原“10·11”山体滑坡点再次发生滑坡,金沙江再次被阻断,且这次滑坡规模比第一次更大。

在白玉县,最早传回消息的仍是距离最近的生公村。当天,绒盖乡正在进行脱贫攻坚核查工作,乡里和各村的干部都在一起整理资料。下午6时8分,根忠翁姆接到村民其麦打来的电话,“山又垮了,这次垮得更凶。”

根忠翁姆和干部们立即行动起来,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的紧急疏散工作更加顺利。到当晚8时,绒盖乡处于危险区域的则巴、生公、协塘、优巴4个村的150余户村民全部疏散。

全省的应急响应更加迅速地启动起来,但这次面临的情况比第一次更加严峻。

11月4日,前线应急处置组抵达新形成的白格堰塞湖。根据现场查勘和测算,这次滑坡估算新增滑坡体约200万立方米,达到坝体总共约1200万立方米,顺江堆积约200米,完全淹没了此前自然形成的泄流渠道。更关键的是,堰塞体的高程比第一次高出约60-100米。省水利厅总工程师梁军意识到,“这次要形成自然泄流,估计要等到11月15日左右,到时堰塞湖的蓄水量将达到约7.7亿立方米,是第一次堰塞湖蓄水量的2倍。在这种情况下泄流,坝体可能快速溃决,给下游造成巨大破坏。”

11月4日上午,由应急管理部牵头的部际联合工作组抵达四川。专家们经过紧急讨论迅速形成统一意见:必须立即对堰塞体实施人工干预。

怎样干预,却是一个问题。应急管理部牵头的部际联合工作组组织四川、西藏两省区有关方面视频调度和专家会商,先后提出炸药炸、水炮冲、机器挖等多个方案。11月5日和6日,国、省专家组先后多次前往堰塞体现场踏勘,最终在6日上午现场研判会上敲定“机器挖掘”的人工干预方案。

一道难题:如何将大型机械运送到坝体上

攻坚克难:风雪中提前18小时打通生命通道

方案通过后,一道难题又出现了:怎样才能将大型机械运送到坝体上?

与国家、省专家组会商中,前线指挥部提出通过船只从坝体上游利用水路运送机具、从坝体下游寻找陆路运送机具、利用直升机吊运作业机具的“水、陆、空”三管齐下的应急抢险建议方案。由于无法尽快找到运输重型机具的船只,加之直升机吊运最大荷载不足2吨,“水、空”两套方案成功实施的可能性都较低。

只有走陆路,在西藏方面,贡觉县克日乡莫扎村虽有一条距坝体12公里的乡村公路,但因山体陡峭,大型机具无法下至江滩。唯一的选择只剩下从四川方向白玉县境内推进。

在第一次堰塞湖险情时,抢险队员就找到了一条经绒盖乡则巴村向西,抵达江边,再沿干涸的河床向北抵达堰塞体的通道。第二次险情发生后,当地村民们自发组织的摩托铁骑队也是沿着这条通道,源源不断地将抢险人员和物资送到前线。但这条通道有一个难点,就是从则巴村到江边的7.5公里路程,“基本上没有路,沿途全是陡坡和灌木丛,只有摩托车能勉强通过。”参与运送物资的多吉说。

“必须开辟一条大型机械能够通过的道路。”前线指挥部下了死命令,要求在11月9日前必须打通到坝体的道路,将机械送上去。

就在专家组紧急会商人工干预方案期间,从各地增援的大型机械已陆续抵达集结。11月5日下午3时左右,在下游叶巴滩水电站施工的水电五局的2台挖掘机最先抵达白玉县城,没做停留又立即向则巴村方向前进。

负责护送这2台机械前往的白玉县当地人员是铁塔。下午3时30分,运送挖掘机的拖车抵达绒盖乡俄巴村,到达则巴村需要翻越则巴山,约24公里路程。但这24公里却走得异常艰难。

因为村道路太窄,拖车到俄巴就走不了了。怎么办?大家当机立断,驾驶挖掘机自行前往。但履带式的挖掘机最高行进速度只有每小时3公里,而且高速行驶时间过长后,驱动轴承发烫极易损坏。铁塔立即安排一辆皮卡车,来回运送凉水,每隔45分钟到1小时给挖掘机淋水降温。

6日凌晨,则巴山上突降暴雪,路面结冰湿滑,挖掘机行进困难。“你把一边骑到排水沟里,慢慢走。”铁塔冒着风雪一直在前方给挖掘机照明带路,一路上不知滑倒多少次。6日凌晨5时40分,经过13个小时的艰难行驶,2台挖掘机抵达则巴村,立即开始打通到江边7.5公里生命通道的施工作业。

11月7日,又有7台挖掘机抵达则巴村。当天中午,道路开辟工作开始全面推进。人轮班机器不休息,经过半天一夜的不间断施工,终于在8日8时过将通往江边的7.5公里通道打通。挖掘机继续沿着相对平坦的河床向上,开辟通往堰塞体坝顶的道路。8日下午2时28分,来自水电五局的挖机手赵明喜将第一台挖掘机成功开上坝顶,比预计时间提前18个小时。“这个时间点我记得很清楚,这提前的18个小时给后续抢险救援腾出了宝贵的时间。”省应急管理厅副厅长毛德忠说。

成功破题:24小时连轴作业,人工导流槽顺利泄洪

切身体会:有党和政府坚强领导,干群齐心其利断金

从挖掘机抵达坝顶那一刻开始,挖掘泄洪槽的工作就启动了。据毛德忠介绍,按照挖掘方案,决定先从3010米挖掘到2955米。总共有12台挖掘机(甘孜11台,西藏1台)、4台装载机在坝上作业,几十名机械手换班不换机,24小时连轴转。

11月10日上午,在累计开挖约2.4万立方米土石后,2955米高程导流槽基本贯通。此时水平面距离泄洪槽还有几米。等待还是继续挖?再次会商研判后,前线指挥部决定继续挖掘到2952米。

“挖掘工作也存在诸多风险——挖掘过程中可能遇到导流槽边坡垮塌;堰塞体就像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溃坝;另一侧,山体滑坡地质本来不稳定,还有再次塌方的风险。”毛德忠说,部际联合工作组为此制定了安全方案,加强监测预警,动用无人机、北斗卫星、边坡雷达以及人工盯梢等。有一次,山体发生小型滑坡,挖掘人员根据预警信息迅速撤离,安全后又重新投入紧张的挖掘工作。

12日凌晨4时是预计的过流时点。那一晚,现场所有人都没有睡。“仿佛等待产房生产一般,期待、焦虑、紧张都有。”毛德忠说,在焦急的等待中,预想的过流效果并没达到。12日18时,经应急管理部派出无人机巡查发现,导流槽泄有3处漂浮物,如堵塞导流槽,将影响过流效果,要想再清理非常危险,也非常困难。省指挥部随即研究决定,在确保安全前提下,做好派出先遣部队通过人工打捞的方式排除阻挡泄洪障碍的准备。此时泄洪槽已经形成,堰塞体的积水在不断上涨,水压在不断增大,水流速度在不断加快,在这种情况下去做人工干预,风险十分大。

值得庆幸的是,次日,先遣部队集结完毕备战之时,泄洪槽终于达到预计的水流量,漂浮物已被冲走,过流成功,为早日实现“人员零伤亡、财产少损失、险情早排除”目标任务奠定了坚实基础。

12日18时,导流槽实测流量2.5立方米/秒。13日7时50分,过水断面实测流量63.1立方米/秒;14时,估算过流流量800立方米/秒,堰塞湖面开始下降;18时,泄流流量已达3.1万立方米/秒。

13日下午,应急管理部通报,人工干预符合预期,断流超过200小时的金沙江上下游已贯通,断流问题解决。14日23时,省防汛抗旱指挥部结束11月12日4时启动的II级、11日12时启动的III级和3日22时启动的IV级防汛应急响应。

从11月3日至14日,为期11天的第二次白格堰塞湖应急抢险工作成功告一段落。回顾先后两次应急抢险救援,四川处置金沙江白格堰塞湖指挥部办公室一位负责同志深有体会地说,堰塞湖险情得到迅速有效处置,受灾群众转移安置实现零伤亡,这充分体现了党政军警民、部省州县乡村,以及省际之间的有效联动,指挥体系高效运转,各方通力协作,一线抢险人员英勇奋战,从始至终做到了科学安全、有力有序有效。

“能够取得最后的胜利,还离不开广大藏区群众的积极主动参与。”甘孜州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整个抢险救援过程中,最令人感动的是当地的藏族群众。

在绒盖乡俄巴村通往抢险一线的道路边,村民们自发搭起帐篷,备好干粮茶点,免费送给往返奔忙的抢险人员。在从则巴村通往坝体的生命通道上,来自则巴和生公两村的上百名藏族村民自发成立摩托铁骑队,从11月3日开始直至抢险结束,每天沿着崎岖的山路不间断往返运送抢险人员和物资,有的村民还在途中摔伤了。不少搭乘摩托车的专家和抢险队员想要给车费,都被村民们推回去,“发生这么大的灾难,党和政府第一时间赶来救援,我们做这点事情不算什么。”参加铁骑队的39岁村民巴登多吉说。

截至11月13日,仅甘孜州白玉、得荣、巴塘等县在第二次白格堰塞湖险情中就转移安置18849人。

重返家园恢复重建成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11月17日下午3时,在漫天飞雪中,白玉县金沙乡八吉村安置点,42岁的泽拥和邻居们围坐在火堆边,她手中的纸杯里盛着县人民医院医生专门熬制的预防感冒的中药,村里的民兵们正张罗着给火堆上架一个挡雨挡雪的棚子。虽然室外气温已零度左右,但防风帐篷里依然温暖,安置点供电供水等设施齐备,甚至还挂起看电影用的投影幕布。

“有党和政府在,有村里的干部在,没什么好担心的。”红红的火光映照下,泽拥笑呵呵地说。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