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枪王之王”:最致命的武器不是枪

www.scol.com.cn (2019-05-15 06:10:42)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顾强  

枪王陈明。

枪王陈明与狙击手们行进在落日余晖中。

训练狙击手。

只是从视线里晃过,便能立马注意到,那是一双极醒目的手——手背黝黑,是被太阳光长久烤炙的颜色;对比下,手心的皮肤,却显得白净,反差极大。

就是这双手,托举枪身,扣下扳机,能在进行的汽车上,准确命中不知何时何处随机弹起、停留仅2秒的起倒靶;能够在同时升空的300个气球中,限时击中其中仅有的5个红色气球;能100米开外,让子弹击中靶纸前竖立的钢刀刀刃,子弹被劈成两瓣后上靶,甚至把钢刀换成弹壳后,让子弹从弹壳口射入,击穿壳底而不触碰弹壳边缘……

人们把“枪王”“枪王之王”等各种头衔,冠以这双手的主人——第七十六集团军某特战旅高级士官陈明。

对外界的“封王称神”,陈明却有不同理解,他告诉记者:“弹无虚发不是枪王。”

狙击枪王

弹无虚发只是基本要求

5月初,贺兰山一隅,塞上原野依旧秋草覆盖,连日阴雨,狙击训练场愈加肃杀。

“狙击手迅速占领制高点,一组沿左翼进行突击,二组从正面进行突击,三组沿右翼进行突击,清楚没?”陈明发号司令,众人快速散开。

“你这样,早就没命了!”藏在制高点的狙击手被陈明吼开,“看着!”他一跃扑下,便定住了,好似与大地融为一体。正面突击的二组,也被纠出问题,“速度要快,要稳,上了战场,敌人能给你时间吗!”陈明以身示范,从远处跑过来,迅速持枪站位。

静与动的严格要求,打破了对狙击手的部分惯有认知。陈明强调,“一个合格的狙击手,枪法准只是敲门砖。”只是对现今狙击手的基本要求。

百发子弹能从靶上同一个弹孔穿过,可以用弹孔在靶上“写”出字等等,让外界瞠目结舌的硬实力,并未获得陈明的自我认可,他不承认,一个弹无虚发的神枪手,就可以被认作狙击手。“一名真正的狙击手,最致命的武器并不是枪。更重要的是体能、心理素质、战术能力。性子要稳,心思要细,脑子要活,能沉得住气,顶得住压力。具备在执行斩首行动时的忍耐力,在混乱战场上以一当百,狙杀目标的冷静,还有监控战况全局,应对突变的智慧等。”陈明总结。

枪王炼成

熬过瓶颈期达到人枪合一

全军狙击手比武的日子越来越近,作为教员,陈明恨不能把近20年历练所学统统传给年轻学员。但他很清楚,特战狙击手的炼成,决不可能凭一日之功。当初自己走过的路,回头看,每一步都必不可少。

陈明与狙击步枪的初次相会,并不美好。2001年冬天,他第一次参加新兵狙击考核,打了5发弹32环的成绩,“现在,闭着眼也打不出那么烂的成绩。”

“你就不是打狙击的料。”老班长恨铁不成钢。而陈明偏要证明给人看,自己不是班长说的那般不堪。

如果说,有人是靠老天赏饭吃,有人是向老天抢饭吃,陈明显然是后者。要如何“抢”那碗饭?从流汗开始。练据枪时,为了提高骨骼支撑的稳固性,强化射击动作肌肉记忆,陈明在腰背上压轮胎,肩膀扛着砖块,还用粉笔在地上为身体描出边,这样一趴就几个小时,“如果动了,粉笔线就会被擦到。”为了练就平稳的气息,他逼自己400米冲刺后,在1分钟内至少穿好10根绣花针线。

或许是在左右手都能自如夹起豌豆那天开始,作为天生左利手的陈明算是吃上了属于狙击手的那碗饭:子弹再也没有落过靶,在连队里狙击成绩无人出其右,参加集训、比武总是立功,他几乎忘了“输”是什么。

然而,在之后的一次比武中,陈明却遭遇了挫败——那是在新疆的赛场,身兼集训队教练员和竞赛队员双重身份的他,在适应赛阶段就表现出“不在状态”,成绩明显下滑,却找不出原因。

最后,陈明在那次比武中丢掉了第一名的王冠。对自己的惩罚,是把身体逼近崩溃的边缘,他扛着盛夏四五十度的地表温度,到烈日下据枪。

大彻大悟也许总在抵达极限的那一刻到来。老班长说过的话,陈明终于懂了,“每个狙击手都会遇到一个瓶颈期,熬过了这个时期,才能人枪合一”。

金牌教头

已带过2000多名狙击手

“过去练的,更多是为了让枪法准,但忽略了更全面、更综合的作战能力。”往后几年,陈明从那次失败中,悟透了狙击手成长的关键。注重锻炼综合能力,结合实战培养应变力,磨炼应战抗压力等,成为他对自己和学员的新要求。

“你的手臂短,没必要一定要握在这里。”调整女兵的手势,陈明替她找到更适应的姿势,没有做到“教科书”上要求的姿势,女兵的这靶成绩却进步了,陈明向集训队员强调,“允许有个性的东西存在,这才是我要的狙击手。如果只有一种要求,潜能是发挥不出来的。怎样才能把枪握得最稳,这个姿势就是最适合你的。”

见多了训练场上的陈明,“冷酷教头”的绰号不胫而走,唯有场下的人,才知道“枪王”是鲜活的。在女儿陈思茜眼里,陈明是个幽默风趣的爸爸;战友陈萌总结,陈明“上了战场能打,上了舞台能嗨”,他掌握着精湛的野外生存技能,执行长期潜伏任务时能获取身边一切补充能量的食物,也知道军营驻地哪家餐厅最好吃。

入伍近20年,陈明已带过2000多名狙击手。他觉得,这是远比“枪王”更荣耀的成绩,“枪王不是我享受的荣誉,而是承担的责任,激励和鞭策我培养更多可以上战场的狙击手。”

对|话|陈|明

希望培养更多狙击手

记者:你会害怕“枪王”的身手被超越吗?

陈明:不害怕。我希望教出的狙击手,比我更强。

记者:于你而言,被超越是否意味着失败?

陈明:我认为并不是,或者说,现在的我已经不在意什么是成功,什么是失败。对我的学员而言,希望他们一代更比一代强。

记者:“枪王”“枪王之王”“金牌教员”,这些标签,你最认可哪些?

陈明:应该是一个能够培养很多可以上战场的狙击手教导员。

记者:作为一个特战狙击手,你觉得自己会在生活中暴露“职业病”吗?

陈明:有的。比如妻子有次不出声地从后面来挽我的手,被我条件反射地狠狠扭住了。还有一次,便装去到一个战乱国家,接机的人员是武装人员,他们都有枪。一起坐车去驻地时街上挺乱,我脑子里情不自禁反复预演,如果路上遇到恐怖袭击,要夺身边哪个人的枪射击最快,怎么去夺,都想清楚了。

记者:拿枪快20年了,你的性格发生变化了吗?

陈明:应该说有很大的变化。以前我是个急躁的人,性格也挺嚣张。而现在,情绪控制能力很强,性格也谦逊得多,走路与人磕碰,会立马先跟人说对不起。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媛莉关天舜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