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在四川 | 四渡赤水:以少胜多、被动变主动

2019-07-17 13:31:46来源:四川在线-川报观察编辑:邓强

四渡赤水在古蔺有哪些重要战役呢?一起回顾>>

镇龙山奔袭战

1935年3月16日至3月18日在前后三天时间里,红军完成了三渡赤水全部进入川南古蔺县。根据军委战略部署,3月19日晨,红一军团以二师第五团1个团的兵力伪装成主力,直奔镇龙山附近密林埋伏。

中国工农红军四渡赤水镇龙山奔袭战战役遗址碑

当日下午三时许,红一军团第五团在太和栈突然发起攻击,击溃太和栈敌守军一个排后,兵分数路包围镇龙山。

川军退至护家镇的明科岭企图依靠有利地形阻击红军,红军兵分三路,中路在黄果岭架起机枪仰攻明科岭,其实是利用机枪的密集火力迷惑、牵制明科岭的川军,右路从后岩悄悄前进绕到明科岭后方,左路从黄果岭出发经擦耳岩迂回到明科岭上面。

一声号响,三路红军从三个地方突然向明科岭的川军发起凌厉攻势,川军三面挨打,一直到古蔺镇的薅枝湾坝子才停止。

镇龙山资料图

奔袭镇龙山达到了中央军委想要蒋介石误判红军仍要寻机北渡长江的行动目的,红一军团第五团完成惑敌佯攻后也星夜兼程沿追击路线返回镇龙山宿营。

3月20日,蒋介石下达了“聚歼”中央红军于古蔺地区的军事电令。其实,在蒋介石下达聚歼电令之前,毛泽东就已经谋出了中央红军的下一步军事行动。他对周恩来等领导同志说:“我们不能老在云贵川一带和敌人兜圈子,捉迷藏。要把孙渡往贵州腹地调一调,离他的老家远一点,腾出云南地盘,咱们再朝云南钻,从长江上游金沙江渡江北上,实现咱们的战略方针。”

3月20日15时,朱德向红一军团发的电文《关于一军团派先头部队控制太平渡淋滩的指示》;3月20日17时,朱德向各军团发布《四渡赤水河的行动部署》电文中要求“(五)为迷惑川、滇敌人起见,一军团主力在镇龙山应留一个团,并派队逼近古蔺方向之敌游击,伪装我主力西进,该团遂行此任务后于明日午前跟主力进路,限于明晚渡过太平渡”。

根据军委部署,为进一步造成敌之错觉,3月21日,红一军团以一个团的兵力伪装主力,继续向川南的古蔺、叙永方向前进,引敌向西。毛泽东等以高超的指挥艺术指挥的镇龙山奔袭战,巧妙地隐蔽我军战略意图,有计划地调动敌人,敌人让红军牵着鼻子走,红军主力则以快速的行动回师东进,于3月21日至23日,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再次折回贵州境内,打破了蒋介石“剿匪成功,在此一举”的“聚歼”我军的战略计划。

长坝槽打下敌机

1935年3月17日下午,中央红军总部在浴血鲁班场、三渡赤水之后,马不停蹄,乘势进军。部队行至陈胡屯时,天气炎热,困顿疲劳,便在此短暂休息。

遭遇敌机轰炸的陈胡屯垴垴

正在这时,国民党的3架飞机尾追侦查。红军因驮马受惊嘶吼暴露了目标,红军战士当即转移到古木参天的松树林中隐蔽。敌侦察机发现目标后接连投下数枚炸弹,树林中顿时火光冲天,轰炸引发了红军的炮弹、枪弹、汽油、滑油等物资的爆炸与燃烧,树林成为一片火海。在这次轰炸中,红军战士牺牲九十多人,损失驮马6匹,部分苏维埃币及其他军用物资也被烧毁。

在空袭中,附近一家民房也被炸燃烧,毛泽东亲自指挥红军战士一道抢救。平熄大火后,被烧房主千恩万谢,至今还传为美谈。

红军行至长坝槽时,3架飞机再次前来轰炸。警卫营机炮连的战士咬牙切齿,义愤填膺,纷纷向连长叶荫庭请求说:“连长,打吧!”叶连长根据上级的指示命令道:“给我狠狠地打!”

随着一声令下,一道火网喷薄而出,机炮连共发射出机枪弹85发。刹时,空中爆发出一声刺耳的怪叫,一架飞机拖着长长的浓烟,一头栽入远处的密林中,并随着“轰”一声巨响变成了一团火花,其余两架飞机见状不妙,逃遁而去。

红军打下敌机的长坝槽战场遗址

当晚,总政治部派4位同志到警卫营驻地慰问表扬。

3月19日,军委纵队在大村宿营。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再次向军委警卫营同志表示祝贺说:“你们在红军中开创了打敌机的先例,要好好总结经验,向其他部队推广”。

长坝槽打下飞机是红军长征后击落的第一架飞机。这个空前的胜利,让红军战士欢声雷动,拍手称快,大大提振了红军战士与敌斗争的必胜信心。红军总部主办的《红星报》,还以突出的版面和醒目的标题,浓墨重彩地报道了击落敌机的特大战讯。

云庄围歼战

1935年2月1日,总政治部和第一梯队从镇龙山出发,经胡家沟进入观文双桂村上狮几,再经乐观岩、云庄、回龙场(今民乐),在新庄进入双沙界,又经万寿场(今万寿)、牌楼抵达白沙场(今双沙)。

总政治部和直属第一梯队从云庄庄前大道通过时,一骑马的红军干部向云庄喊话:“我们是北上抗日的队伍,你们不要乱动!”但这位红军干部不幸被曾庶凡命令的团丁开枪打下马而牺牲。

曾庶凡还命令团丁开炮袭击红军,红军部队当时急于西进,只派一个班以火力封锁云庄大门,掩护大部队通过。当红军大部队走后,曾庶凡的堂兄曾光鲁率领团丁四处搜查负伤掉队的红军多人和一位十二三岁的留落小红军带至庄内施以酷刑并杀害,还残忍地把其中一位红军的头颅砍下送到县政府邀功领赏。

观文云庄遗址

2月15日,红三军团派出“南昌”团八、九两个连对云庄实施包围。包围云庄的部队从15日晚到16日午后都是围而不攻,只派政工人员向庄内喊话。但曾庶凡等始终顽固不化,不肯缴械投降。

观文云庄战斗遗址

红军于16日傍晚首先使用迫击炮对云庄发起强攻。

第一发炮弹在庄内房屋门口爆炸,曾庶凡的女管家杜二娘被当场炸死,还炸伤好几个匪徒。

第二发炮弹不仅击中庄内火药库起火燃烧,连曾庶凡的手臂也被炸伤。匪徒们被炸得晕头转向,乱撞乱叫。曾庶凡见势不妙就和兄弟曾光鲁乘混乱之机跳墙逃跑。

红军发射炮弹后,架起梯子翻越围墙攻入庄内,一举攻占了整个庄园,除曾庶凡、曾光鲁兄弟二人侥幸逃脱外,其余顽抗的匪丁不是被击毙,就是被俘虏。

云庄袭击红军的土炮“二将军”(现收藏于古蔺县红军长征四渡赤水博物馆)

攻占云庄后,红军打开庄门,号召、组织群众于当晚就在云庄内召开大会,公审处决了大管家王显章,并将曾庶凡庄园内的粮食和财物全部分给了当地群众。

太平渡阻击战

1935年2月15日20时,中央军委在白沙场下达了《二渡赤水的行动计划》。电文中写道“我野战军以东渡赤水河消灭黔敌王家烈军为主要的作战目标,决定由淋滩经太平渡至顺江场地段渡过赤水,然后分向桐梓地域前进,准备消灭由桐梓来土城的黔敌,或直达桐梓进攻而消灭之”。

太平渡渡口

2月17日,朱德、周恩来向一、三军团发出《我一、三军团十八日行动部署》。2月18日,朱德、周恩来又向各军团发出《关于我军速渡赤水的指示》,“须在明(十九)后两天以最迅速坚决行动确实取得并控制渡河点,架好浮桥,最迟要在二十夜及二十一上午全部渡河完毕,以利时机”。2月18日24时,朱德、周恩来再次发出《我军十九日行动部署》。2月18日深夜,红一军团召开排以上干部会议,具体研究二渡赤水的行动部署。

在群众的有力支援下,我工兵连经过两夜一天的紧张作业,终于在太平渡和老鸹沱、九溪口、二郎滩等渡口架好了浮桥。

太平渡渡口红军搭浮桥时拴篾索的老鹰石

2月19日17时,红军大部队从老鹰石渡口和九溪口渡口按照“一不骑马,二不走齐步,三不超过四路纵队”的过浮桥规定,迅速、有序地二渡赤水河,毛泽东等从太平渡渡口乘木船过河后向黔北兼程前进。

红五军团随军委纵队到达太平渡后,没有紧随中央纵队过河,而是留下来在太平渡渡口和九溪口渡口设防,控制渡口浮桥安全、确保后续部队陆续渡河。当晚,红五军团司令部设在太平渡。2月20日,红五军团作为后卫继续控制渡口。

太平渡渡口(央视拍摄《我的长征》架浮桥情景)

2月21日5时,军委纵队及各军团主力都已进入贵州境内,红五军团留下两营兵力在太平渡渡口警戒,掩护部分掉队人员过河并掩护拆除浮桥。

太平渡帮助红军架设浮桥的贫苦农民船工李永清、李银山、曾德成、李光成、税永康等人按照安排在老鹰石渡口附近税家休息,待凌晨五点左右红军全部渡河后,他们就同工兵连一起,抓紧时间拆除浮桥。

他们不顾寒冷,冒着雨雾,砍断太平渡一侧固定浮桥的篾绳,跳进刺骨的河水中,推开桥脚船,使浮桥顺着水流冲向对岸。红军非常感谢他们的大力支援,一个一个地跟他们握手道谢告别后才上岸去追赶部队,隐没在浓密的山林之中。

太平纪念地全景 摄影:康宁

天亮不久,川军潘佐旅、周化成部和叙永、古蔺、古宋民团联防大队共3000多人追到太平渡。敌人先头部队到达河岸附近,虚张声势,盲目向对岸开枪开炮,隐蔽在山林中的红五军团两个营的后掩部队,沉着待机,一枪未还。

敌人打了一阵,未见动静,以为红军已经远去,才走下河滩,到渡口寻船。这时,红军突然从对岸以密集火力射向渡口,当即毙敌二人。敌人慌乱退到街上,双方隔河射击。

敌人从柴塆方向弄到一只小船,在机枪掩护下,以一班人乘船过河,企图抢占对岸渡口。红军待小船驶进河心激流时,集中火力拦截,打伤敌二人,小船中弹漏水,摇晃起来,吓得敌人赶快划了转去。

太平纪念地全景 摄影:康宁

红五军团两个营的后卫部队连续打退敌人的冲锋,迫使川军不敢接近渡口,只得藏在太平渡山头上,用迫击炮和机枪向东岸丛林狂轰乱射。战斗持续到中午,红五军团两营后卫部队始终未让追敌渡过赤水河。这时,中央红军主力已绕经仁怀县隆兴、回龙南下,五军团后卫部队在完成了阻击敌人、掩护主力迅速转移的任务后,奉命撤离赤水河东岸,随中央纵队之后前进。

当天下午,川敌见东岸已无枪声,侦悉红军确已撤走,才进占渡口,强迫船工将浮桥重新接上,驱使士兵爬上东岸,钻进密林搜索,但是除了拣到红军丢下的几只烂草鞋和散落的子弹壳外,什么也没有得到。

火烧寨攻坚战

1935年1月29日,中央红军按照中革军委部署,分左、中、右三路纵队向古蔺地区进发。

红一军团和红九军团、第二梯队、第三梯队及上干队为右路纵队。先后经贵州元厚的沙沱和川主庙渡口,复兴场的风溪渡渡口第一次渡过赤水河,在盘龙合军后爬上马鹿坝,翻越莲花山,经川黔交界的界牌,然后顺河上达古蔺黄荆老林的店子坝(今原林)。当晚,在店子坝宿营。

1月30日,红一军团从在店子坝分两路行军,红一师经石笋坪、得胜坝抵达龙爪坝宿营。

1月31日,红一师经两河口(今龙爪水库)、陈家岩(店子坝)、新街坪、手扒窝抵达桂花乡的香楠坝(今香楠)宿营。

2月1日,红一军团红一师从香楠坝出发,经桂花境内的鱼塘、树根坡、半岩、山王坳进入大寨村的芭茅沟,在火烧寨与川军二十一军刘兆藜旅部守军遭遇,因地形不利和敌军情况不明,一师没有恋战,当晚,经大河坝撤到大寨宿营。晚上,红一师召开会议,研究决定消灭火烧寨的川军,避免川军从后面袭扰红军。

2月2日,红一军团一师悄然回师火烧寨,向盘踞在火烧寨的川军刘兆藜旅守军发起猛烈攻势,由于敌军居高临下固守石寨,依靠石寨阻止红军的仰攻,红军多次强攻冲杀,均因地形不利而未能得手。在双方对峙的情况下,我红军团长杨得志率领红一师第一团绕道侧攻,吸引敌人注意力和火力,其余部队改为正面佯攻,师长李聚奎命令部队调用炮兵猛轰,炮弹洞开石寨,红一师终于攻下火烧寨制高点,击溃和歼灭了盘守石寨的川军刘兆藜旅守军。

火烧寨攻坚战遗址远景(现位于桂花乡高峰村)

火烧寨攻坚战,解除了红军行军的后顾之忧,红一师继而从大寨的傅家湾、水家塘、懒板凳进入叙永的合乐营,向黄泥嘴、大坝方向前进。

二郎滩背水战

1935年2月18日,红三军团先锋十二、十三团从宿营地正峰寺出发,经千户庵(今东新)、核桃坝(今复陶)急行军抵达二郎滩,不费一枪一弹,红十二团便占领、控制了整个二郎街。

二郎滩渡口远景

当时黔军犹国材部第五团已先期占领了赤水河二郎滩对岸的麻坪大山,正派出一支部队往河边开来,图谋控制并封锁渡口,凭借乱石横生、水流湍急的赤水河及两岸高耸的悬岩峭壁阻击红军,而犹国材部副师长魏金墉还亲率第三团从习水的回龙场赶来增援。

危急的情况中,唯有争取先机制胜。倘若二郎滩渡口被黔军先机占领控制,那就占尽了地利。因此,事前得到情报的红十三团抵达二郎滩后片刻也没有停留,直奔二郎滩渡口,一面集合工兵搭建浮桥,一面派出战士乘船渡河。当时红军只找到三只木船,每只木船一次只能渡30人,且一来一往,费时费力。

先头营的红军战士渡过河之后,迅速占领了对岸的滩头阵地,除留下部分红军在渡口警戒外,大部爬山去堵击黔军第五团,防止敌人居高临下攻其不备。黔军第五团获悉红军先机渡河后停止前进,在半路坚守。

不久,红十三团第二营也渡河过来,两个营合兵后向黔军发起攻击,黔军第五团前沿阵地溃守,掉头后撤。红军因魏金墉率领的第三团在驰援的路上,自己人数不占优势,加之地形不熟,天黑了摸不清敌情,因此不敢贸然出击。黔军领教了红军的厉害后也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双方都各占据几个山头对峙着。晚上,魏金墉率领的第三团和红十三团都赶到了麻坪大山,双方除加强警戒外都以静待动。

二郎滩渡口资料图

19日拂晓,红十三团进攻的号角划破苍穹,向黔军阵地发起猛攻,强夺李家岗,侧击包谷顶,并分兵从大麻窝、沙井等处迂回敌后,拟前后夹击敌军。

魏金墉害怕被红军断其后路,率领所带第三团首先逃离阵地而不管麻坪大山主阵地第五团的死活。

面对红军的猛烈攻势,早已无心恋战的黔军第五团听说自己的副师长率第三团逃离的消息后,全团官兵“依葫芦画瓢”,也来个鞋底上抹油——开溜。

红军将士乘胜追击,敌军慌不择路,造成拥挤堵塞,有的敌军在无路可逃的情况下竟从把丝坳背后的显字岩上跳下逃命,摔死摔伤者甚多,有的一个窝里就摔了三四十个。敌军哭爹喊娘,溃不成军。

前面无路,红军就绕道追其余的敌军,敌军趁机跑得无影无踪。“满山遍野的背包、衣服、手榴弹、军用品以及敌人死伤者身上的枪支、子弹,在今天统统换了主人。”(出自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刘统所注《亲历长征:来自红军长征者的原始记录》)

红十三团二郎滩背水一战,为二郎滩渡口浮桥的架设赢得了时间,为红军在二郎滩开仓分盐、扩红宣传提供了安全保障,为红三军团所有部队2月20日经二郎滩渡口二渡赤水扫清了障碍。

重大会议——白沙会议

1935年2月15日,毛泽东随中央纵队离开云南扎西(今威信县),转战至四川省古蔺县白沙场(今双沙镇)宿营。

白沙红军总司令部

当天下午,毛泽东、张闻天、周恩来、朱德、王稼祥等中共中央、中革军委领导人召开会议,鉴于敌军已经探知红军北渡长征的意图,并加以设防,因此,决定暂时放弃北渡长江,改向川西北发展。

当晚20时,以朱德名义下达了《二渡赤水河的行动计划》:“我野战军以东渡赤水,消灭黔敌王家烈军为主要作战目标,决先由林滩经太平渡至顺江场地段渡过赤水,然后分向桐梓地域前进,准备消灭由桐梓来土城的黔军,或直达桐梓进攻而消灭之。”

白沙会议会址

2月16日,中央纵队继续在白沙休整。中共中央、中革军委再次在崔家祠堂举行会议,又发布了具有历史意义的《告全体红色战士书》,为此后的长征鼓舞士气,凝聚思想,解释了改变原计划的原因,要二渡赤水。

18日,左路一军团二师进抵太平渡、沙溪渡口,迅速控制了渡口及船只。右路三军团前锋十三团在彭雪枫率领下赶到二郎滩渡口作好了渡河准备。

毛泽东白沙旧居

19日晨,右路三军团十三团乘坐只能坐30人的3条小船搭载突击队渡河,占领二郎滩渡口滩头阵地后,3条木船继续分批渡河,红军背水作战。因黔军双枪兵们不敢沿河岸布防,突击队顺利渡河上岸,红十三、十二团后续部队发起猛攻,强夺李家岗,侧击苞谷岭,占领把狮坳,俘敌500余,缴获各种枪械千数以上,很快击溃守敌黔军尤国才2个团。随后,红军搭建浮桥,三、五军团当天就全部渡河。

九溪口渡口资料图

同日,一军团在上下相距5华里的太平渡、九溪口各架设一座浮桥。一、九军团开始从太平渡、九溪口的浮桥上渡河到赤水河东岸。此日毛泽东等从白沙场出发经过镇龙山至鱼化,晚9时,从太平渡渡过赤水河。

20日,红军继续在太平渡、九溪口渡过赤水河。军委纵队在淋滩渡搭浮桥渡过赤水河。

就这样,2月18日至21日,中央红军又一次出敌意外,分别由古蔺太平渡、二郎滩东渡赤水河。24日占领桐梓,25日夜占领娄山关,27日,在董公寺击溃了敌人3个团的阻击,28日晨再次攻占了遵义城。

太平古镇

毛泽东同志评价四渡赤水:“我的得意之笔”

毛泽东同志对四渡赤水的评价:1960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在访问中国时,盛赞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毛泽东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

太平古镇

一起欣赏《长征组歌》中的第四乐章——《四渡赤水出奇兵》

《四渡赤水出奇兵》

横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来水似银。

亲人送水来解渴,军民鱼水一家人。

横断山,路难行,敌重兵,压黔境。

战士双脚走天下,四渡赤水出奇兵。

乌江天险重飞渡,兵临贵阳逼昆明。

敌人弃甲丢烟枪,我军乘胜赶路程。

调虎离山袭金沙,毛主席用兵真如神。

首页上一页12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