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红色记忆 传承革命精神——从四川各地红军人物故事看长征精神传承

2019-07-25 06:49:03来源:四川日报编辑:刘波

▲今年6月,在红原县日干乔湿地自然保护区,四川长征干部学院的学员身着红军装,体验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草地。牟静洪 摄

松潘县毛儿盖镇克藏村的仁青卓玛与家中留传下来的红军割麦证合影。松潘县委宣传部供图

7月19日,在凉山州冕宁县彝海畔,“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家国情怀故事汇·凉山站活动正在举行。 周静 摄

7月19日上午,在凉山州冕宁县彝海畔,由中宣部和全国妇联共同主办的“时代新人说——我和祖国共成长”家国情怀故事汇·凉山站活动正在举行中。一面“中国夷(彝)民红军沽鸡支队”队旗的故事,深深触动着听众的心灵。

1935年5月中下旬,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后来到冕宁县。刘伯承和彝族果基家支的头人小叶丹在彝海边结盟,还将“中国夷(彝)民红军沽鸡支队”旗帜赠给小叶丹。在当地向导帮助下,红军昼夜兼程通过彝区,为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赢得了宝贵时间。

小叶丹举起这面旗帜继续战斗了多年。后来,敌人多次来搜查,为保住这面旗帜,小叶丹的妻子将其缝进了彝族百褶裙里,直到1950年冕宁县解放,终于将这面旗帜交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驻冕宁部队。

作为红军长征所历时间最长、所涉地域最广、所经行程最远的一个省,四川大地遍布着这样的红色足印。一代代四川人前赴后继,从革命时代一路奋勇向前,创造了跨越发展的一个又一个奇迹。□本报记者 祖明远

初心不改,矢志如一

理想信念的力量在四川回荡

1935年初,泸州叙永城郊营盘山上,一片橘子林颇为诱人。

一支帽子上戴着红星的部队从山脚下经过。这是一渡赤水后的红军先头部队。虽然两天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但战士们忍受着饥渴,没有去摘橘子。

当时的四川,由于军阀混战,许多地方预征了几十年粮税。而红军则用行动诠释着什么是“人民的军队”。

如今在四川各地长征纪念馆内,常可以看见各式红军借条,有的写在纸上,有的写在布上,还有的写在木板上。

2011年,松潘县毛儿盖镇克藏村的仁青卓玛在收拾房间时,意外发现了一块木板。虽然经历几十年的风雨,木板上的字迹仍清晰可辨——割麦证。原来,是途经当地的红军割了青稞,留下了这张“借条”,承诺可凭此向任何红军部队或苏维埃政府兑取“银子、茶叶或你们所需要的物品”。一笔一画,字迹工整,语气坦诚。

红军的理想与信念也感染了四川人民。在巴中市通江县沙溪镇景家塬附近的红云崖村,“赤化全川”四个大字高高刻在石壁上。当年,红军在此打土豪、分田地,留下了这幅高7.1米、长100米的石刻标语。1935年5月红军撤离后,返乡地主要将这些标语铲除。当地群众怀念红军,就用糯米和上炭灰泥土,将四个大字填平,谎称字迹已被抹掉,才让这幅石刻标语保存下来。

这几个大字存续的背后,是群众朴素的情感认同。

12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