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话拉花 古风音乐流连锦官城

2019-12-13 07:48:52来源:四川日报编辑:刘波

  ①古风歌手竹桑。受访者供图

  ②《五城记》成都篇海报。  受访者供图

  ③少司命演唱的单曲《素雪风华》,以小说《诛仙》中陆雪琪和张小凡为背景。图据少司命微博

  扫码看《花重锦官城》视频

  “路边馆子味鲜香,小酒馆挨着麻辣烫,浣花溪悄悄地铺开,这沿岸茶馆新茶香,临锦江沙河听水声来……”最近,在中国原创音乐基地5SING平台上,有一首名为《花重锦官城》的古风歌曲在网友间流行,目前这首歌在QQ音乐各大音乐平台点阅量破10万。“两个月来多少首古风,这首最好听。”“表白竹子!美翻啦。”“听了想来成都。”而网友口中的“竹子”,就是他们喜欢的成都古风歌手竹桑。作为一个地道的川妹子,她用歌声唱起自己生活的这座城。

  □本报记者 李婷

  1

  古风音乐麻辣烫,撒点儿家乡新鲜的“椒盐”

  今年初,酷狗音乐携手汐音社准备推出城市音乐特别企划《五城记》,即为广州、南京、西安、成都、北京每座城市打造一首“音乐名片”式的古风歌曲。竹桑在古风圈小有名气,又是川妹子,成为唱《花重锦官城》的最佳人选。拿到这首歌曲初稿时,竹桑心里忍不住嘀咕:“歌词也太亲切了吧,沙河、银杏、麻辣烫,这不就是住在成都东郊的我最典型的生活场景吗?”原来,歌词作者顾从寅也是成都人。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歌曲《花重锦官城》开头,成都川剧院副院长、梅花奖得主王超一开嗓,就用川剧唱腔演绎了千年前杜甫《春夜喜雨》中的名句,为整首歌打上“高光”。紧接着,五彩蜀锦点赞盛唐,琴台路上的“凤求凰”,春熙路上美女的熙熙攘攘,三五好友嗑瓜子打麻将……渐进的旋律中,串起一个个具有成都烟火气的地名和场景。“唱这首歌时,有种带着大家游成都,美景美食应接不暇的感觉。”竹桑说道。

  有趣的是,在这首歌里竹桑开启“椒盐普通话模式”,她把“街边”念成四川方言中的“gai边”,把“哪个”念成“哪guo”,把“没明堂”念成“莫明堂”,还有“卡(ka)卡角(guo)角绕弯弯”。“其实这些‘川普’是唱着唱着,临时自然脱口而出的,现在看来就像一个拉花,点缀了这首古风歌曲。”

  “在古风音乐中让年轻人了解城市文化,也致敬传统文化和非遗精神。”酷狗音乐相关负责人介绍,竹桑演唱的《花重锦官城》,是城市音乐特别企划《五城记》的第二支单曲,此外《风伴广州港》《月照长安新》《雪拥金陵岸》《梦徊燕云都》等国风歌曲也逐一上线。

  2

  斜杠人生,辗转古风圈的“会计”

  竹桑原是遂宁人。成绩优异的她,高中来成都求学,后来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会计专业。10年前,竹桑在国外留学时,首次听到国内古风圈内颇有名的歌手董贞的《刀剑如梦》。“觉得这首歌仙气十足,特别喜欢。”后来,竹桑混迹于贴吧论坛、古风原创歌曲网站,结识了一群喜欢古风歌曲的朋友,大家相互鼓励,分享快乐。

  在网络上,古风歌曲运用在影视、游戏、动漫各个领域。竹桑2014年推出个人原创古风专辑《竹梦令》,后来为国产精品网络古风游戏《倩女幽魂2》新资料片《前世》演唱主题曲《前世》,为武侠3D网络动画《墓王之王》演唱主题曲《一世痴狂》,为网易旗舰级武侠游戏《逆水寒》演唱《织染歌》。

  但现实生活中,竹桑是一位金融工作者,她开玩笑称这是她的“三次元工作”(相较于动漫、游戏等二次元世界,现实世界被称为三次元)。日常生活中,竹桑大多和数字打交道,需要严谨的思维和理性的处理方式。和大多数成都妹子一样,竹桑下班喜欢逛街,和朋友吃“香嘴巴”的小吃,也少不了看古装剧、古风小说。“最近《庆余年》中的范闲,《陈情令》中的魏无羡,都是我非常喜欢的古风影视作品和古风角色。”竹桑说。

  3

  共鸣与高雅,冰山一角下的“古风歌手”群

  竹桑成长的10年,也见证了中国古风歌曲这种亚文化从“萌芽”到“出圈”(意为某个明星或事件不仅在自己固定粉丝圈中传播走红,而且被更多圈子外的路人所知晓)的起起落落。

  十多年前,随着《仙剑奇侠传》等IP的火爆,最早一批传统文化爱好者开始用游戏配乐填词,他们多为学生,在贴吧、论坛、原创歌曲平台上逐渐壮大。2007年,随着第一个古风团队墨明棋妙的成立,古风歌曲开始正式走上原创道路。目前,以分贝网和5SING网为两大阵地,汇聚着成千上万网络翻唱音乐和草根原创歌手。董贞、安久、锁心玉、银临等不少古风歌手,都是清华大学、中国传媒大学、南京大学等大学的学霸。

  “2014年左右是古风圈的井喷时期,圈内歌手成井喷式上涨。”竹桑回忆。据资料显示,基于歌手河图、音频怪物,鸾凤鸣、平纱落雁等原创音乐团队的前期积累,当时腾讯、网易、哔哩哔哩、李开复创新工场等资本力量开始注意到古风圈,越来越多的古风演唱会、古风专辑、古风歌曲涌进观众视野,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到古风圈。

  在四川,不少题材也成为古风歌手的创作源泉。“青城山中浮生梦,蓬山似隔几万重,拨云雾,弄春风,此生要把桃花种……”成都美耳音乐工作室2018年创作的歌曲《锦色》,将流行与戏曲联袂,古风浓郁,其中戏曲京剧部分的演唱者,是京剧梅花奖得主、成都市京剧研究院院长刘露,这首歌在成都音乐产业促进会发起的音乐人才工作室结项作品中获得佳绩。古风歌手少司命演唱的《蜀道难》,以李白同名古诗为词,结合现代R&B等元素,是一首快节奏古风歌曲。“月下惟有我的身影投,该与谁厮守”,由耕耕作词的《山外小楼夜听雨》,则以唐代女诗人薛涛建立望江楼的故事为背景,表达了她对远方恋人的万千思念之情。而竹桑本人也创作过一首名为《薛涛笺》的单曲。

  但随着古风圈“出圈”,在歌词创作、版权等方面也出现不少争议。目前,越来越多的古风歌曲跨界流行音乐、摇滚音乐、电子音乐等。“无论怎样改变,好的古风歌曲需要与观众产生共鸣,但又不失高雅,词是魂,曲是肉,缺一不可。”竹桑认为。

  2017年在成都举行的第五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哔哩哔哩董事长陈睿曾介绍:“古风国风兴趣圈子在年轻人中扩大,5年里国风兴趣圈层(包括国风音乐、国风舞蹈、汉服)覆盖人数在B站的增长是20倍。”在刚刚落幕的“蓉城之秋”成都国际音乐季上,也有5SING网的歌手入选本届音乐扶持项目。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