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者就是客 湖北旅客在定点接待酒店隔离的14天

2020-02-14 06:48:48来源:四川日报编辑:顾强

1月31日,在外漂泊了一个月的武汉市民刘炜终于解除隔离观察,返程武汉。临行前,他不断对酒店工作人员表达感谢。

广安邻水县泽达酒店,工作人员正在接受体温检测。

雅安市名山区的蜀中驿·瓦舍酒店内,厨师杨师傅为旅客准备的午餐。

广安邻水县泽达酒店,工作人员正在为入住旅客进行体温检测。

临别时,酒店工作人员赠送给武汉市民刘炜的伴手礼。

广安邻水县泽达酒店,工作人员正在为房间各个角落进行消毒。

姜万蓉的公公最近对她很不满意。年前他刚刚出院,原本准备回家过一个团圆年,姜万蓉却把他这个84岁的老头和5岁的娃娃送到阿坝理县——亲家母的家里,然后一头扎进都江堰的酒店里,半个月都没有回来看过一眼。

其实,姜万蓉是别有苦衷。这是一家名为“都江堰宾馆”的酒店,十几天来,这里住着一群特殊的客人——他们大都是与武汉有过接触史、暂时滞留当地,等待观察的湖北旅客。作为酒店老板,姜万蓉听说这些旅客需要集中安置时,主动申请将酒店作为滞留旅客的定点接待酒店,并亲自为他们进行体温检测、送餐等服务。因为风险高,她要瞒着自己的亲人。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一部分湖北旅客滞留四川。全省各市县区主管部门均指定了具有隔离观察条件、良好接待能力的滞留旅客定点接待酒店。目前,像都江堰宾馆一样,全省有数百家宾馆为滞留旅客提供着接待服务。他们不仅是疫情防控不可或缺的一环,也用贴心的服务让暂时不能回家的旅客感受到了异乡的温情。

四川在线记者 郭静雯

湖北游客的囧途

对不少湖北游客来说,四川是重要的旅游中转地和目的地。鼠年春节,他们早早策划了行程,却因一场疫情,旅途变“囧”途。

大约一个月前,武汉市民段虹(化名)与家人敲定了出行计划。每隔一年,他们全家都会在春节期间自驾出游,今年哥哥提议到成都。“他曾在这儿工作过7年,对这座城市的味道念念不忘。”

一大家子共9人,他们先在成都游玩了一天,随后前往都江堰,住进了当地一家酒店。当时,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已经有些升级的苗头,确诊病例在不断上升。段虹甚至有些庆幸,“我们出来早,降低了被感染的概率。也许度完假,这场疫情就过去了。”她想。

与此同时,家住武汉市武昌区的聂斌(化名)正在峨眉山市旅游。看完了金顶,他意犹未尽,打算到乐山大佛脚下拜一拜,再到眉山的三苏祠走一走,春节前返回武汉。

另一名武汉市民刘炜正准备结束在土耳其的浪漫旅行,随团返程。

一则通知令他们猝不及防。1月2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人数快速上升。为防止疫情进一步扩散,武汉宣布封城,市民原则上暂时禁止进出。

“我们回不了家了?”段虹先是不敢相信,随后陷入迷茫。“预订的酒店就要到期,而我们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农历大年三十那天,全家人开着两辆车在都江堰街上流浪,这让段虹几乎崩溃。许多酒店都歇业了,他们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

刘炜更加忐忑、焦虑。签证时间就快到了,他不能滞留在土耳其。可回国又该去哪儿呢?“大过年的,有谁能收留我这样一个从武汉来的人呢?”

聂斌则想先住下来,再找机会回武汉。但他有些怕。“身份证一看就知道我是武汉来的。”他不确定酒店会不会让他入住,脑子里想起了那部电影《人在囧途》。“没想到这样戏剧性的一幕,有一天竟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三个人的酒店

出于防疫安全考虑,不少酒店在春节期间暂停营业。但在全省,仍有数百家酒店作为滞留旅客定点接待酒店继续营业,哪怕酒店仅剩3名工作人员。

就在段虹一家流浪在都江堰的街头时,都江堰宾馆里,姜万蓉正不断接到房间退订电话。“以往春节期间酒店都是爆满,今年肯定没生意了。”几天下来,200间房全部被退。

1月27日,接到最后一通退房电话后,姜万蓉决定给所有员工放假。这时,2名客人走进大厅。姜万蓉抱歉地说:“不好意思,酒店从明天起就歇业了。”

客人们依然不愿意离开。在反复沟通中,姜万蓉得知,他们几天前从武汉来川,从成都到都江堰,一路上问了多家酒店,不是歇业就是不便接待。他们无处可去,希望能够在此入住。

“可是我们的员工都放假了。”姜万蓉无奈地摆摆手,她给了他们272元的打车费,目送他们离开。

那是农历正月初三,街上没什么人。看着两个远去的背影,姜万蓉想:“他们能去哪呢?”别说这两名客人看起来是健康的,不应该因为是武汉来的就流落街头;就算他们可能是感染者,这样到处流浪,对大家也不安全。姜万蓉将电话打给了都江堰文旅主管部门,向他们反映了这一情况,她同时表示:“如果需要的话,我的酒店愿意专门接待湖北滞留旅客。”

当地文旅主管部门很快同意了她的申请,将都江堰宾馆列为滞留旅客定点接待酒店。与武汉有接触史的旅客将被统一安置在这里,并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观察。

可姜万蓉遭到了员工的反对。40多名酒店服务人员,鲜有人愿意回来工作。一名前台扔下一句话“要钱不要命”,当即离开。最终,偌大的酒店里只剩下3个人——姜万蓉、经理、财务,其余2人是姜万蓉的侄女,她们不忍心把她一个人留下。

这样只剩3名工作人员的酒店在雅安也有一家,名叫蜀中驿·瓦舍。店长邹灵三介绍,疫情发生后,老板主动向政府申请把酒店作为滞留旅客定点接待点,与姜万蓉遇到的情况类似,只有他自己、一名前台和一名厨师愿意留下。巧合的是,3人分别是退伍军人、军人的父亲和一名党员,他们开玩笑说:“我们3个人是酒店的‘王炸组合’。”

来者就是客

心里虽有顾虑,但不少四川酒店从业者并未因此退却。来者就是客,在这特殊的时期,他们给予了湖北旅客别样的温情。

1月23日,怀着忐忑的心情,聂斌拨通了“12345”热线电话求助。社区的工作人员立刻联系到他,并安排他住进了当地的嘉韵·明台酒店,与他同为湖北籍、在此居住的还有3名旅客。

此后,在各地政府的主导下,成百上千名滞留旅客陆续入住定点接待酒店,并接受为期14天的医学观察。按照统一要求,酒店除提供基本的住宿、餐饮服务外,还需对入住旅客进行情况摸排、身体检测、心理疏导等等。

1月26日,正月初二。传统习俗中,这一天是“回娘家”的日子。刘炜一行人落地成都,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入关。导游早已与成都市双流区对接,报备所带旅行团中有武汉接触史的情况。在接受了正常的两关检疫、确认没有发热等特殊症状后,刘炜等人被安排入住当地一家四星级酒店。

1月28日,都江堰,街上人很少。段虹明显感受到疫情又紧张了许多。一通归属地为成都的电话打了进来,对方是都江堰文旅主管部门的工作人员。他们请段虹一家到都江堰宾馆入住,接受14天的医学观察确认未被感染后,将联系武汉方面送他们回家。

姜万蓉热情地接待了他们。一家9口接受了体温检测后,住进了早已消毒、生活用品配备齐全的房间。段虹既惊又喜——“结束了多天的流浪,终于暂时安置下来了。”

这样的温暖不止一处。在广安市邻水县这个人口大县,不少湖北返乡探亲、务工人员也面临安置问题。泽达酒店房务总监谭伟就接待了2家湖北籍旅客,并为他们专门空出了两层楼,既防止交叉感染,也给旅客更大的空间。

一行11人的湖北自驾团旅客住进了蜀中驿·瓦舍酒店,房间备了充足的一次性用品和酒精消毒棉。邹灵三和另一名前台负责登记、安排入住,协助测量体温、送餐、消毒等工作,厨师杨师傅则每天为旅客提供点餐服务,原本为春节待客储备的新鲜水果蔬菜,也被他们“私自”拿出来送给旅客。

除了更多的防护措施,一切接待与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从年前至今,邹灵三陆续接待了15名湖北籍滞留旅客。亲人多次打电话催促他回去。“说没有顾虑、不害怕是假的。但作为一名酒店服务人员,来者就是客,如果酒店都关了,又让他们去哪里呢?”

难忘的14天

14天,对政府工作人员、酒店服务人员和滞留旅客来说,都是一段相对漫长的日子。尽管大家尽量减少接触,仍有太多难忘的故事在他们之间发生。

田园城市酒店是成都市双流区滞留旅客的定点接待酒店。当地主管部门派驻酒店的旅游服务组负责人任弋说,“观察期间旅客不能接触外界,每天还需接受各项身体检查,个别旅客因不能回家、担心自身身体状况等原因产生情绪波动。”当时,一名名叫唐博宇的滞留旅客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是一名军人,只有27岁,但行事非常成熟、冷静。”隔离观察期间,唐博宇不仅带头配合工作,还对其他旅客进行情绪疏导,帮了不少忙。

“您好,王女士,祝您生日快乐。”2月1日,邻水县泽达酒店,工作人员谭伟向滞留旅客陈晓华一家送上了一个精美的生日蛋糕和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陈晓华是泽达酒店的老顾客。他是广安市邻水县人,长期居住在武汉,年前一家人回乡过年,却不想滞留在此。

每天谭伟都会为他们测量两次体温,“每次进房间,他们都打扫得很整洁。垃圾袋总是扎住袋口,被放在楼梯间的中间。”谭伟说,“他们是为了工作人员的安全考虑,尽量避免与自己接触。”这让谭伟觉得异常暖心。酒店入住登记时,工作人员从身份证上得知陈晓华的妻子在2月1日过生日,他们专门准备了一个小的生日惊喜——一个精美的生日蛋糕和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这样简单的小礼物在这一刻显得格外珍贵。

在酒店的另外一层,居住着一名在武汉读高中的女学生,还有几个月她就要参加高考了。每次进屋进行体温检测时,谭伟都会看到她在桌前复习。有时轻轻对她说声加油,有时会给她“特别优待”,在餐盒中加个蛋或是多加一瓶酸奶。几天前,这个女生一家三口已经结束了隔离观察期,原本打算一同到亲戚家居住,但这名女生却选择继续留在酒店。她觉得“这里很好,住在这里,她可以安心备考”。

住在都江堰宾馆的段虹一家也不断收到各式各样的小惊喜。有时候是楼下的曹鸭子,有时候是一节腊肉香肠,有时候是一碗香喷喷的鸡汤。段虹说,那些麻辣鲜香的浓郁味道,一如当地人的热情好客,“让身在异乡的人们感到暖心。”

疫情过去再干杯

现在,越来越多的滞留旅客安全度过了观察期,踏上回家的旅程。他们与酒店服务人员约定——疫情过去,我们再来喝一杯。

1月31日,在外漂泊了一个月的刘炜终于结束隔离观察。临走前,酒店工作人员向他赠送了一份伴手礼:一个“双流号”飞机模型的钥匙扣,一个防护口罩和一只圆滚滚的熊猫玩偶。刘炜特意发了一条朋友圈,配图是他和十多天来照顾他的酒店服务人员的合影。照片中,他们竖着大拇指,纪念这段共同抗“疫”的时光。他说,这是他第一次到大美四川,但一定不会是最后一次。“下次来还住这里。”

几天前,住在蜀中驿·瓦舍酒店的11名湖北滞留旅客的观察期也满了,无一人出现身体异常,这意味着——他们“安全了”。

那一天,刚好是元宵节。邹灵三在微信群里问大家想吃什么,大伙一致说“火锅”。还有什么比火锅更适合这一刻呢?不过,正值疫情防控关键时期,大部分火锅店都关门了,邹灵三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可以送外卖的火锅店,他还特意出门买了几瓶小酒,这可乐坏了“憋”了十几天的大老爷们儿。连日来的焦虑、委屈、憋闷和各种复杂的情绪被火辣辣的味道一扫而光。

吃到兴头上,有人邀请厨师老杨、邹灵三一起喝两杯。邹灵三婉拒了:“等疫情过去,我们再来喝一杯!”本版图片由酒店提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