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山战报·蹲点调查|昭觉县久铁洛古乡:向轮息地闲置地“要粮”

2020-04-23 07:50:18来源:四川日报编辑:覃贻花


4月18日,昭觉县久铁洛古乡闲置地上,村民正在耕作。


4月19日,昭觉县久铁洛古乡部分高山轮息地种上了玉米、苦荞等作物。 本报记者 王代强 摄

蹲点位置

凉山州昭觉县久铁洛古乡

点位情况

久铁洛古乡距昭觉县城20余公里,辖4个村,常住人口800余户4000余人。全乡共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390余户1600余人,2019年贫困户人均纯收入4900余元。该乡位于海拔超过2300米的大山上,有耕地12000余亩,其中高山和二半山区部分土地长期大量闲置。

随着脱贫攻坚工作不断深入,偏远山区人员大量外出务工,凉山州不少贫困地区人少地多。

今年4月初,昭觉县久铁洛古乡启动了“向轮息地、闲置地要粮”行动,动员全乡村民将闲置地以及正在“休假”并具备相应条件的轮息地耕作起来。

“要粮”行动如何开展?需要突破什么难题?带着问题,记者近日蹲点久铁洛古乡。

□四川在线记者 王代强 袁敏 何勤华

为啥扩种?

新种1300亩地,预计增收80余万元

4月16日中午,久铁洛古乡体口岳儿哄村,45岁的甲巴古火一家人扛着犁头,牵着牛马,驮着玉米种子和农家肥,在自家5亩轮息地里种玉米。他身后,是一片坡度很大的山体。这片山坡上,大片土地被重新翻耕,有的泥土上盖着地膜,有的则裸露在外。

“盖上地膜的地方种玉米,裸露的地方种的是苦荞。”乡党委书记阿合木呷说,“要粮”行动启动以来,体口岳儿哄村已陆续在350亩轮息地里种下了玉米和苦荞。而若按照此前的轮息方式,这片土地要明年才会耕作。

久铁洛古乡山高坡陡,4个村从高到低分布在海拔2300米以上地带。长期以来,因人少地多、劳动力闲置、土壤肥力欠佳等原因,高山上两个村的6500亩耕地被分成面积1600亩左右的4块轮息地,多数耕地每“休息”3年耕作1年。换句话说,每年全乡将近4900亩高山轮息地处于“休假”状态。其中有的土地,甚至连续“休息”了七八年之久。

不仅如此,在二半山区两个村的5500亩土地,虽然肥力较高山耕地好,可每年耕作,但其中也有500余亩常年闲置,造成资源浪费。

阿合木呷说,“要粮”行动启动当天,乡上召集各村村民,要求大家把二半山区所有闲置地耕作起来。同时要求,人均收入低于5000元且有劳动力未外出务工的家庭,按照每个劳动力至少种植2亩的面积,耕作高山轮息地。据统计,全乡符合这一条件的在家劳动力有100人左右。

“效果远超预期。”阿合木呷说,行动启动以来,贫困户和非贫困户都纷纷开荒种地。目前,全乡共新增种植500亩二半山区闲置地和800亩高山轮息地。

初步估算,新耕作的这1300亩土地,除去种子、劳动力、租金等成本,将创造收益80余万元,带动劳动力在家的家庭人均增收1500元以上。

人从哪来?

部分因要照顾老人小孩没有外出的人员是主力军

向地“要粮”,种地的人从哪里来?

“主要是留在村里的劳动力。”阿合木呷说,近年来,久铁洛古乡鼓励动员青壮年外出务工,但部分人员因需要照顾老人、小孩等种种原因,没有外出。这部分人员,成为此次“要粮”的主力军。

同时,乡上鼓励那些外出务工的村民将自家的闲置地、轮息地免费借给亲戚朋友耕作。不愿的,须按照每亩不高于100元的价格租给在家劳动力耕作。

“要粮”行动启动当天,乡上还要求村民与其所在的村委会签订种养目标承诺书,承诺按上述要求把轮息地、闲置地盘活。

拉尔体日也在承诺书上摁下了手印。4月16日下午,他在乡政府旁边洛古村的一块地里,帮助弟弟拉尔堵日家种玉米。他说,拉尔堵日外出务工,这块地已经闲置了七八年,耕作前已是杂草丛生。几天前,他们找来翻耕机翻土,又将地里的大小石头捡走,才顺利耕作。“平时闲着也是闲着,多种点地也能多点收入。”拉尔体日说。

如果外出务工者拒绝让出闲置地,或者在家劳动力拒不按要求增种闲置地和轮息地,怎么办?

“发挥村民自治的力量。”阿合木呷说,此次“要粮”行动,得到各村村民大会一致同意。对拒绝参加这一行动,或不守承诺的,将召集村民大会,通过村规民约对其进行约束。

能否种活?

增施农家肥,让轮息地吸收营养

种下的作物能不能成活?“要粮”行动启动前,干部群众就考虑过这个问题。从今年3月开始,干部们走入田间地头、村民家中,详细了解土地和作物种植习惯,得出的结论是:山上轮息地可种土豆、苦荞、燕麦,低海拔土地还可种玉米和油菜。

“我们有两手准备。”阿合木呷说,在玉米须长出来的时候,就能观察判断它的后期长势。如果长得好,就直接收获玉米。如果长得不好,则可提前将玉米秆和叶子打成粉,青贮起来,作为牛羊过冬的饲料。“粉碎机、青贮设备都已经到位了。”而种苦荞,凉山州的村民们更有丰富经验。

缩短轮息期会不会影响土壤肥力?乡上多次邀请农业专家、技术人员到田间地头实地考察,对土壤成分、肥力进行检测。

“经过调查和检测分析,这个乡的轮息地缩短1年轮息期,每年施加农家肥的话,对土壤肥力基本没有影响。”昭觉县农业农村局局长罗俊说,当地3年1作的轮息方式很大原因是地广人稀。加之近年外出务工者增多,轮息时间偏长。“当我们说把轮息期缩短至两年时,当地村民也都认为是可行的。”

为保险起见,在专家、技术人员的指导下,久铁洛古乡今年新增耕作的这批轮息地,特别增施了牛羊粪等农家肥,在轮息期种植光叶紫花苕等提高肥力的草类植物,充分确保轮息地可持续耕作、肥力不降低。

“今年,我们新增耕作的轮息地都是2017年耕作的轮息地,至少已经休息了两年,全年计划新增轮息地1000亩。”阿合木呷说,现在是边增种边观察,如果效果好,今后将持续开展“要粮”行动。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