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长且慢的《文学的日常》是如何打动年轻人的?

2020-05-21 10:46:20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田珊

开放的对话

呈现广阔丰富的生活见解

《文学的日常》每期拍摄前,会给作家们一个提纲,但实际上最后呈现出来的,很多并非之前设想的内容,远比之前的设想更广阔和丰富。

在阿来与谢有顺的对谈中,谈到了阿来的成名作《尘埃落定》曾被退稿数十次,原因是认为这部作品太好了,太高雅了,而市场无法接受,可能卖不掉,要求阿来修改,但他总是坚持不改。

“在物质的领域当中,我们从来都是要好的,吃要吃好的,穿要穿好的。只要有支付能力。”阿来说,而在文化领域里却发生了另一个偏差,那就是好的反而卖不掉了,没市场了。

《文学的日常》麦家

阿来回忆,当初在出版社工作时,有一次开会的时候,有一位编辑认为正在谈论的那个出版项目,读者们会不喜欢,因为太高端了。阿来则直接将这个编辑拉到窗前,指着人民南路这条繁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让他指出来,究竟哪一个是他说的读者?

正因为这样,如今创作的人在“取消难度”,阅读的人在“回避难度”,文学上的审美是在走一个下行线。“我其实也一直反对所谓的‘快乐阅读’这样的说法,就是只读你喜欢的书。我经常跟我的学生和朋友讲,要学会啃一些你不喜欢的、难啃的书。因为如果都是读自己喜欢的书,那只是在同一个平面上的滑行,本身是很难形成思想的进展的。”谢有顺感慨道。

除了文学审美,他们还谈到了植物与自然。阿来对植物学有十分系统和深入的了解,出版过《草木的理想国:成都物候记》。他提到,自己曾经跟着驴友们一起行走,本来以为有共同的爱好,后来发现他们只是专注于行走本身,而对周遭的世界没有好奇心。“我们经过峡谷、高山、河流、湖泊,他们对地理不关心,我们会遭逢很多动物和植物,他们对这些生命体也毫不关心,不会问这棵树叫什么名字,不会问跑过的动物叫什么名字。”阿来说,在某种状态下,人真的变成了驴,跟驴一样只知道行走了。

“大部分的作家都是反思型的。他在生活里面会生活得很深入,又能迅速地抽离出来反思自己的生活。”王圣志说,我们能从他们身上得到很多的洗涤和滋养。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