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高冷”久马高速建设现场:爬20米喘半分钟,回铺草甸300万平米

2020-10-29 09:51:29来源:红星新闻编辑:覃贻花

最低海拔3070米,最高海拔近4000米。久治(川青界)至马尔康段高速公路(简称久马高速)项目,作为川西北首条高速公路出川大通道,其建设难度不言而喻。

10月27日,记者来到久马高速项目沿线施工现场,高原缺氧,现场施工人员爬坡20米,要缓一会儿才能说出话;气温低,一年最短仅有5个月施工期;再加上高原冻土、脆弱的生态环境,久马高速的建设面临重重难题。

缺氧

施工现场配置移动式供养设备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李白的诗句,展现了川人出蜀的艰难。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近年来,四川开辟了多条出川高速公路大通道,然而在川西北却一直少有建树。

不说其他因素,仅海拔这一项便让多数人望而却步。全线海拔超过3000米,近半线路海拔超3500米,在查真梁子山,记者下车爬坡仅仅10米,就出现喘气、心跳加快等情况,还有些头晕。

施工现场

“由于海拔高,施工人员上来开工作业前,都要先休息两天。”据久马高速龙日坝代表处副处长闫忠介绍,由于海拔高,施工以机械为主,尽量减少人工。同时,为了应对高原缺氧问题,在查真梁子隧道施工现场还配置了移动式供养设备。

“缺氧让许多施工人员产生高原反应,我们爬一个20米的坡,有可能要缓30秒才能说得出话。”用四川交投藏高公司久马高速神座代表处副处长刘根的话说,久马高速是条不折不扣的高海拔高原高速公路。

高寒

一年分两季:冬季和“大约在冬季”

海拔的升高,意味着气温的降低。久马高速沿线年均气温1.4°C,极端最低温-36°C。昼夜温差大。

10月27日,在前往“海子山桥隧群”施工现场的路上,刚刚还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冰雹,没一会儿便转变成雨夹雪、大雪,同行人员中,有的还穿着短袖,还没赶上增添衣物。

“用当地人的话说,这里一年分两季:一个是冬季,一个是大约在冬季。”四川交投藏高公司久马高速总经理方仁义描述道。

王家寨互通作为久马高速四川段段终点,是全线5个共执行工程中唯一一个非桥隧工程。“受气温、汛期影响,这里每年只有5个月的施工时间。”据久马高速刷经寺代表处副处长刘宏介绍,王家寨隧道地处经梭磨河谷地区,有效施工场地狭窄;具有高原高寒、气候温差大的气候特点,夏季3个月受汛期影响有效施工日期极短,冬季11月至来年3月,由于天气寒冷也无法满足施工需求。

穿“棉衣”的混凝土罐车

“按照相关要求,气温低于5摄氏度,施工现场便需要停工,但如果是隧道施工,采取有效保温措施下,可以保证隧道温度维持在10摄氏度左右,以满足施工需求。”方仁义告诉记者,面对“海子山桥隧群”这样的“卡脖子”工程,必须保证隧道全年处于施工状态,才能让工程按期完成。

神座隧道进口

除了隧道保温,为了同气候抢工期赶进度,记者在现场看到,料场内壁挂满了暖气片,旁边烧着锅炉,一辆辆混凝土罐车穿着绿色的“棉衣”,据刘根介绍,这些都是为了保持混凝土原材料的温度,在搅拌时采用热水,用穿了“棉衣”的混凝土罐车运至工地,保证混凝土质量。

冻土

采取排水、换填,区别于青藏铁路冻土处置

高原建设,一个难以避开的难题便是高原冻土。

28日一早,窗外的高山草原披上了白色外衣。司机师傅说,昨晚下了一夜雪,如果不快点出太阳的话,路面结冰就不好走了。

道路尚且如此,施工工地上更加容易结冰。久马高速全线处于3000米以上,有些地区甚至在6、7、8月仍会降雪,极低的气温,高原冻土是道路施工必须克服的难题。但由于具体情况不同,青藏铁路沿线高原冻土的处置方式并不能照搬。

“青藏铁路采用热棒不让高原冻土融化从而影响铁路安全,我们采用的是排水法,让这些容易产生冻土的区域水流走就行了。”闫忠告诉记者,由于冻土一般发生在水草地,排水量比较丰富的地带,所以采用排水的方式进行处置,能有效解决冻土问题。

久马高速全线的路线平面图

红原地区海拔处在3300米至3600米间,主要为季节性冻土,冻土深度大约在1.5米-2米深,部分地区冻土深度超过2米,针对不同深度,施工采取不同的施工工艺。

保护

回铺草甸约300万平方米

一路往青海方向走,347国道两边的牦牛、马匹在自由的奔跑、吃草,泛黄的草地、洁白的雪花构成了一幅优美画卷。如何不让“这幅画卷”被破坏是久马高速建设中的大难题。

草甸存放区

“我们在查针梁子山另一边有一个原生态植被恢复试验基地,为了将高速公路建设对高原环境的破坏降到最低,采取了草甸集中堆放、养护、回铺的方式,最大力度保护草甸。”据方仁义介绍,高原草甸的形成需要成百上千年,一旦遭到破坏很难恢复。通过这样的方式保护草甸的同时,也让施工后的裸土植绿工作变得简单。

记者在试验基地看到,草甸被切成20多厘米的正方形,整齐的堆放在一起,通过喷淋系统定期浇水。在久马高速施工沿线,不时便可看到草皮移植堆放区,目前这项草甸剥离再回植的工艺已在全线进行推广。据统计,整个久马高速项目预计将回铺草甸约300万平方米。

久马高速作为四川首条高原生态环保示范高速公路、四川首条高海拔高原高速公路,其建成后将成为连接成都与西宁,四川与青海、新疆等地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连接大西南与大西北的重要交通通道。”方仁义说。

红星新闻记者 闫宇恒 摄影报道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