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在线首页 > 四川新闻> 天府要闻 > 正文

“手电筒女孩”退学打工
http://www.scol.com.cn  ( 2011-04-19 07:30:20 )  来源: 四川在线

已经退学的邓清清,站在街头,感觉很茫然

好朋友的到来,让邓清清兴奋不已

邓清清不知道退学是否正确

  “是的,没上学了。现在在一家服装店帮忙。”面对记者的诧异,她微笑着确认,“绝对不是一时冲动,想好了,也跟家里商量过的。”3年前的大地震中,借着废墟下手电筒的微光,邓清清的朗读声曾让无数人潸然泪下;3年里,这个来自什邡深山里的女孩,去过北京、上海,还去了俄罗斯;在这3年里,她一直受到关注。蓥华镇初级中学的门卫室里,至今还有不相识的人,寄给邓清清的信件。

  只是写信的人似乎忘了,当年还在上初中的小女孩,今年已18岁了,并且,出人意料地选择了退学。

  她的现状>>>

  在服装店做事 感觉挺好的

  办完退学手续,邓清清就迫不及待地换了发型。放下扎了几年的马尾,微卷的长发顺势而下,拍照时,低下头来,甩甩头发,遮去小半张脸,“这样显得脸小一点”。 “我知道很多人一直在关注我,而且对于我在读书方面的期望也很高,但是,我真的不适合继续走这条路。”离开学校后,邓清清已经做过了几份工,目前经亲戚介绍,在绵竹一家服装店做事。“我喜欢现在的生活,我不认识别人,别人也不认识我,可以安安静静地生活。”她伸出手来,比划出一个圈,“我在绵竹的生活就是个零,也算是个全新的开始,挺好的。”对于未来,小姑娘还没有太具体的打算,“先学点东西吧,学点书本上没有的东西”。

  她的转变>>>

  以前想做教师 现在想给家人盖房子

  在邓清清最受关注的时候,有人专门为她做了雕塑,有人为她写了诗,写了书……

  对此,她说自己心里很有数,直到退学之前,想得最多的是怎么把偏科补上去,“外面那些事,我觉得跟我关系不大”。

  经亲戚介绍,现在在绵竹一家服装店帮忙做事,不认识周围的人,周围人也不知道她就是3年前那个在废墟下打着手电筒看书的女孩。她也从来不会主动告诉别人自己的经历。

  她的梦想也从之前的一名山村教师,变成了为家里人盖一座大房子,“爸爸妈妈太辛苦,希望自己努力一点,让他们以后生活幸福一点”。

  但未来的路怎么走,小姑娘连续重复了三遍“茫然”,“现在说不好以后的事,走一步算一步”。

  她的挫折>>>

  初中:数学考试交白卷 从双流回到蓥华镇

  退学最主要的原因是困扰了邓清清几年的数学成绩。

  2007年的小升初毕业考试,全年级100多人,邓清清以第12名的成绩考进了红白中学最好的重点班,之后,成绩一直排在年级20名左右,但是初中的数学开始让她感觉有些吃力。

  2008年6月10日,刚刚出院的邓清清接到了双流某国家级重点中学的邀请。校长承诺,邓清清在该校就读期间,学费生活费全免,另外,每月还有300块钱的零花钱,直到高中毕业。“其实当时免学费免生活费都不是最吸引我的,当时是想,学校很好,老师也很厉害,我的数学应该可以很快跟上来”。但第一次期末测验,她却受到了上学以来最沉重的一次打击:数学交了白卷,英语排在全班倒数几位。“教材跟以前不一样,学习节奏和风格也不一样”,邓清清感觉压力很大,“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在双流待了不到2个月,2008年9月,不顾校长的挽留和老师同学的鼓励,邓清清回到了蓥华镇,“一是挂念老家的父母、老师和同学,二是那边(双流)的学习很难适应”。

  中专:自觉美术功底差 她办了退学手续

  2010年3月,邓清清初中毕业,放弃了读高中,进入什邡市职业中专学校。这也是她第二次面对各方的巨大压力。“很多人都觉得我应该上重点高中,然后考大学,但是我仔细分析过自己的成绩,确实不行。”除了之前数学的欠账,初三新开的化学课也让邓清清感觉有点吃不消,偏科越来越严重,中考基本无望。她觉得,上中专学门技术也不错,“只要专业选好了,以后应该可以找个好工作”。

  在什邡职业中专学校学了不到半年,邓清清却选择了退学。“我学的是动画制作,但是我的美术功底很差。而且,感觉教的那些东西没什么用”,在跟家人商量过以后,邓清清办理了退学手续。“以前数学差,后来化学差,现在美术差,可能真的不适合读书吧。”她有些自嘲地笑。

  她的迷茫>>>

  不清楚退学对与错 坚信可以飞得更高

  邓清清的家,在距离蓥华镇5公里以外的半山腰上。

  我们去的当天刚好下过雨,泥泞的土路几次让汽车打滑。此前的12年里,邓清清就是踩着这条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的山路,独自在外念书。这也养成了她独立坚韧的个性。一个人在绵竹,她几乎顿顿自己做饭,虽然自嘲“厨艺很烂”,但能省下不少钱。

  偶尔,她也会想念学校,想念同学和老师,甚至反问自己退学的决定是不是太鲁莽。

  有时候,她又觉得自己还不够完全独立,“离开学校后,心里空空的”,想找以前的朋友聊天,“也不是要别人帮我,陪我说说话就可以了”。

  清明节当天,她“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好朋友谢述到绵竹找她玩,她早早地就在绵竹车站候着,谢述刚下车,邓清清就迎上去,接过谢述手上的包,跟着彼此给了对方一个拥抱。谢述还在什邡职业中专学校读书,说起自己的专业课,邓清清马上接过话去:“她很爱画画,画得也很好,不像我,最讨厌画画。”

  走过一家鞋店,两位小姑娘停下来,趴着玻璃,评价橱窗里的高跟鞋,“真漂亮”,“走啦,那么贵”。谢述像想起什么来,扭过头来:“清清,真的不回去读书啦。”邓清清摇摇头,“你知道我成绩……没事,出来也挺好,早点学本事”。“我相信我自己,只要目标明确了,绝对可以飞得更远、更高”,她喝完最后一口奶茶,说得斩钉截铁。

  天府早报记者蒋超摄影李国东


编辑: 刘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