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小时02分!四川首例跨省空中转运心脏移植 56岁患者重获“心”生

2019-11-13 14:52:51来源:四川在线编辑:彭焘记者:邓童童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邓童童)一颗心脏从供体移植到受体,一般要求在6小时左右以内。从广州南方医院获得心脏,离开手术室一路绿色通道至广州白云机场,由最近一趟航班飞回成都双流机场,再一路“绿灯”至四川省人民医院,进行手术。6小时02分,砰砰……砰砰……千里外“飞”回的心脏“卡点”在罗建忠胸腔内奇迹复跳,他重获“心”生。这,是省医院首次心脏移植手术,同时也是四川省首例跨省空中转运心脏。

/items/201911/191113145510532000111D2D.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多次心衰 原本他的生命不足1年

罗建忠今年56岁,11年前确诊为扩张型心肌病,1年后便一直在省医院心脏内科、心衰中心接受治疗。

扩张型心肌病一种原因未明的原发性心肌疾病,特征为左或右心室或双侧心室扩大,并伴有心室收缩功能减退,伴或不伴充血性心力衰竭。病情早期出现喘气、走路困难等,呈进行性加重,死亡可发生于疾病的任何阶段,一般采用药物治疗,但后期药效会变差,最后只能通过手术移植。

省医院心脏外科主任医师黄克力介绍,近一年,罗建忠病情恶化,多次心功能衰竭,药物控制无效,预期寿命不足1年,唯一能延长寿命的方式,就是心脏移植。

同大多数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一样,医院将罗建忠的病情等各项资料录入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等待一颗健全的心脏。

心脏抵达省医院(省医院供图)

争分夺秒!心脏与时间赛跑

罗建忠很幸运,11月9日,南方医院出现了一例心脏供体,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随即通知了血型等相匹配的受体所在医院。

11月10日一大早,黄克力团队便已等候在南方医院;

9点05分,移植心脏从供体取出;

9点50分,心脏存入保存液,一切准备妥当离开手术室,向广州白云机场进发;

10点40分,登上飞往成都的航班;

11点10分,航班准时起飞;

13点40分,着陆成都双流机场,救护车飞速奔往省医院;

15点07分,移植手术结束,心脏在受体内恢复健康跳动。

“每一分钟都是生命,千里迢迢获取供也是心惊心动魄。”黄克力回忆,“期间我们三改航班,其中一改是将11点50分的航班提前至11点10分。”他感慨,“特别感谢民航系统的绿色通道,原本11点10分的航班因一名乘客未在规定时间登机将推迟10分钟起飞,经空管系统批准后特别插队起飞。”

“提着心脏,我都是一路小跑,就为最快时间将心脏运回。”他抿了抿嘴,“飞机停稳在双流机场,我提着装心脏的箱子就开跑,也往了跟乘务员道声谢。”

手术中(省医院供图)

术后第一日拔管、第二日下地、第三日进餐

手术很顺利,心脏未经电极片除颤便自动在供体内复跳,罗建忠顺利返回外科监护室;

11月11日,术后第一日一早,停止呼吸机、拔除气管插管,罗建忠开始自主呼吸;

11月12日,术后第二日,罗建忠已能下地活动;

11月13日,术后第三日一早,罗建忠开始自主进餐。

接下来,外科监护室的医疗护理工作继续进行,还需重点关注免疫抑制和感染。“心脏不一样了,需要分开考虑术前和现在的中心静脉压。”“要注意室间隔运动幅度,还有排异反应的指标。”外科监护室内,黄克力嘱咐着护理团队。“但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第一步。顺利的话,两周左右可以出院。”他很自信。

器官短缺限制移植发展

“心脏移植手术虽不难,但对主刀医生来说却很考验。”黄克力介绍,“供心修剪—受心切除取出—移植—复跳,要求又快又好又准,比如缝针,要保证一针都不出血。”“最难的其实是心脏供体获取。”他称。

中国每年心脏移植不超过300例,而需要进行移植的患者超过10万例。黄克力坦言,“因为供体太少。”

他解释,肝脏、肾脏等移植供体判断为心死亡即可,但心脏要进行移植需要供体为脑死亡,“这类供体判断程序更为复杂。”他举例,“省医院肝脏移植一年有100多例,心脏移植还是第一例,而目前医院里还有几例患者在等待心脏,其中一例未等到已经死亡。”

省医院院长、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邓绍平介绍,器官移植是延长患者生命的最后一步,目前医疗条件下,移植的覆盖面已经很广泛了,除了肝、肾、肺、小肠、胰腺等,甚至细胞都可移植,已成为常规医疗手段。限制其发展的是器官短缺。

为解决这一问题,世界各地的医学者也在努力。邓绍平称,比如省医院便着力在推进异种移植课题研究,聘请了世界前沿专家参与。此外,也在推进深入药物治疗等其他手段代替免疫抑制剂的研究,他称,“以后,也许移植患者就不用终生服用免疫抑制剂了。”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