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三问大熊猫野化放归都江堰

www.scol.com.cn (2018-12-27 11:29:55)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覃贻花记者:王成栋 何海洋  

点击图片进入高清图集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王成栋/文 何海洋/图)12月27日,来自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两只雌性大熊猫“小核桃”和“琴心”正式放归位于成都都江堰的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是此前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印发的《四川省大熊猫野化放归技术指南(2018-2027)》中提及的三个放归地之一。另外两个,则分别是位于雅安境内的大相岭自然保护区和栗子坪自然保护区。

那么,为什么要把大熊猫放归到龙溪——虹口自然保护区?为什么要一次性放归两只,而且都是雌性?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专家。

一问:为什么要放归在都江堰?

地处都江堰、汶川县和彭州市三地交界处的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总面积310平方公里,是成都有名的“自然基因库”,野生动植物种类约11000种,是全国以大熊猫为主保护对象67个自然保护区之一。同时,也是距离大城市最近的大熊猫栖息地之一。

“这是一个极小种群,如果不能补充种源,有可能出现近亲繁殖和灭绝等风险。”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开门见山:首先,这里大熊猫数量少。

2015年发布的全国大熊猫第四次调查显示,龙溪——虹口自然保护区有野生大熊猫9 只,栖息地面积约为267平方公里。

而此前科研表明:野生大熊猫维系种群延续最小的栖息地面积114.7平方公里,而一个大熊猫野生种群数量低于10只时,很难长期维系种群更迭。

“也就是说,龙溪——虹口栖息地很大,但种群数量不够。”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龙溪——虹口位于大熊猫现代自然分布区狭长条状弧形带的中段,是岷山山系大熊猫B种群重要的栖息地,也是联系岷山山系与邛崃山系两个世界上最大野生大熊猫生态联系的关键部位和走廊。

也因此,无论是从维持种群的繁衍,还是确保不同山系基因交流,在这里放归大熊猫、促使野外种群复壮都有着重要意义。

二问:为什么要一次放两只?

其实,这不是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第一次放归大熊猫。2005 年,原四川省林业厅在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龙池保护站区域放归了在都江堰市内救护、来自邛崃山山系的野生大熊猫“盛林1 号”。“这个只是野生的,异地放归。不像这一次,是圈养种群。”四川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说。

不过,此前在卧龙自然保护区和栗子坪自然保护区的放归尝试,均从一只开始。那么,为何都江堰的放归首次就要两只?

跟据此前技术部门的推算,如要维持龙溪——虹口野生种群的分布,则需要在未来40年内,每年放归1只雌性大熊猫。“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区域种群遗传多样性保持在原来水平的90%,让它的灭绝几率小于2%。”前述负责人说,如果每年放归两只,则只需要十多年的时间就能彻底扭转局面。

本次敢于放归两只,也与“小核桃”、“琴心”本身的状况有关。放归之前,由国家林业和草原局、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等单位组织的评审专家组经充分质询和论证后认为:“琴心”“小核桃”经过历适应性野化后,其生长发育和健康状况、行为特征、生存与适应能力等达到了放归野外的基本要求。

此前,“小核桃”和“琴心”这对小姐妹已经在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天台山区域,进行了长达两年的野外生存技能训练,具备野外生存能力。

“大熊猫不是宠物,当圈养种群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野化放归就是势在必行。这也是我们搞人工圈养的初衷之一。”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自2003年以来,我国放归野外的11只圈养大熊猫全来自于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也全部放归在四川,已经有9只在野外存活。

三问:为何放归大熊猫均为雌性?

记者注意到此前的评估显示,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如要达到90%和2%两个指标,也可以尝试每年放归1个雌体、1个雄体,持续放归 30年即可。

那么,本次放归在龙溪——虹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大熊猫“琴心”、“小核桃”都是雌性,这又是为何?

“因为野生的雄性大熊猫是‘渣男’,为了求爱不择手段。”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与其他动物一样,大熊猫特别是野生种群存在着激烈的“交配权争夺战”。也因此,雄性大熊猫一旦成年就不得不为自己的领地、“另一半”而战,据此前多年的观测显示,野生大熊猫种群互相斗殴多由“抢对象”而引发。

“我曾经见过两只大熊猫为了争夺‘恋人’,打了五六了个小时。”曾在川陕甘多地参与野生大熊猫监测的西华师范大学教授张泽钧说,对于外来的同类,野生大熊猫明显更喜欢雌性而排斥雄性。

“所以,我们尽量放归雌性,雌性更容易融入野外种群,因为它们是参与野生种群争斗的概率 比较低,而且能够在短时间内为区域内的种群‘添丁进口’。”前述相关负责人介绍,2006年放归于卧龙的、殁年6岁的“祥祥”就死在春季大熊猫发情期,“而且是被同类推下山崖摔死的。这个教训很惨痛,所以从那以后,我们也没有放归过雄性了。”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