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笛“微观”老成都:历史文化和日常生活的纸上旧影

2019-02-21 14:32:35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王了记者 余如波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余如波)清末民初的老成都,究竟有着怎样的“味道”?对此,出生于成都的著名历史学家、澳门大学历史系主任王笛无疑是一位权威的解答者。

由王笛撰写的《消失的古城——清末民初成都的日常生活记忆》一书,日前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正式出版。他用30篇文章、20多万字篇幅,带领读者重回清末民初的成都街头,在纸上勾勒出一幅关于历史、文化和日常生活的蓉城旧影。

与很多着力研究重大事件、重要人物的历史学者不同,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王笛就一直关注晚清、民国时期四川的基层社会、文化,先后出版《跨出封闭的世界:长江上游区域社会研究(1644-1911)》《街头文化:成都公共空间、下层民众与地方政治(1870-1930)》《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等著作。

这位土生土长的成都人,不仅研究四川历史上的普通人,还希望让成果走出象牙塔,让更多普通人了解自己的学术研究。

30篇文章,重拾清末民初成都一砖一瓦

对于《消失的古城》的阅读者而言,王笛就像一位“建筑师”和“考古学家”:他用平实的视角和感性的文字,将清末民初的成都街巷展现在我们面前,描绘出一幅遗落在历史中的老成都风情画卷。

捧读《消失的古城》,封面和封底,是一张民国时期绘制的“成都市明细图”的局部,读者可以从中窥见远洋太古里、春熙路、盐市口、天府广场等地段当年的街道、建筑格局。

消失的古城封面

而在20多万字的书中,除却序言和后记,总共收入王笛30篇文章:城墙、邻里关系、小商小贩、娱乐活动……它们描写了清末民初成都日常生活的细节,讲述了城市从传统进入现代的故事。三教九流的谋生技巧,城市中的各种活动,诸如庙会、节日庆典、街头政治、改良与革命等,在《消失的古城》书中都有大量细节描写。

例如晚清时期,成都街头常有戏曲表演吸引大量观众。每年农历二月中旬后,北门外成都县城隍庙前“以巨木扎台”演出《目莲救母》,该剧有略本和详本,前者演十余日,后者可唱至月余。戏中“打叉”绝技很受欢迎,掷叉者“命中之技,不差累黍”。川剧占据统治地位的同时,移民们也带着陕西梆子等地方戏来到成都,“一般是爆竹声响三声,演出就要开始”。

各种商贩也是成都街头一景。王笛在《小商小贩给城市带来活力》一文中介绍,一位1906年来蓉的美国传教士估计,成都街头约有150种不同的小贩,主要销售食物、日用和妆饰三大类商品。王笛表示,有些小贩只有在成都或四川才能见到,例如“装水烟”的人通常在茶铺、烟馆、酒店、戏园和集市上做生意,如果有顾客要吸烟,他们就把黄铜水烟壶和烟丝递上,烟枪不够长还有备用烟管连接。一般的价格是两个铜钱抽五口,但也有烟贩允许顾客“分次吸食”,如当天吸两口,以后再吸剩下的三口。

成都北郊青龙场,赶场天的集市,1910年冬。王笛在其著作中多次使用此图。

摄影:路得·那爱德,图片提供:海波、王玉龙

传统成都有着独特的空间布局、自治的社会。王笛表示,之所以将本书命名为《消失的古城》,是因为作为“古城”的成都已经消失,这是100多年现代化和城市革命的结果。

在王笛心目中,《消失的古城》不仅仅是怀旧之作,他试图重构成都过去的空间和日常生活,通过寻找历史和日常生活的记忆,进行历史批判与反思。在最后一篇文章中,王笛讲述了在著名设计师王亥带领下,参观其打造的“崇德里”的经历。“在改造过程中,王亥和他的团队尽可能地保留原建筑的一砖一瓦,房屋原来的外观和部分结构被保留和加固,但是内部的设备却非常现代化。”他认为,崇德里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范本,至少告诉我们,对于老街、老房、老建筑,并不是除了推倒重来,就无路可走了。

“历史问题应该与当代问题结合起来思考。”王笛认为,历史和文化是一个城市的灵魂,怎样使这个灵魂在现代化、商业化、科技化大潮的冲击下幸存,是城市管理者、学者和居民都应该思考的问题,这也是《消失的古城》一书的一个出发点。

123下一页尾页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