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笛“微观”老成都:历史文化和日常生活的纸上旧影

www.scol.com.cn (2019-02-21 14:32:35) 来源:四川在线
编辑:王了记者 余如波  

走出象牙塔,不愿把书“留给老鼠的牙齿去批判”

从2003年出版的《街头文化》开始,王笛的历史著作就注重故事和细节,经常能给人带来文学作品般的阅读快感。他不仅研究普通人,还希望实践公众史学,让更多普通人了解自己的学术研究。

作为一系列关于成都历史、文化和日常生活文章的合集,《消失的古城》一书的由来其实颇有些机缘巧合。2016年夏天,应“腾讯·大家”栏目之邀,王笛开始陆续写作这一主题的文章,两年多时间里陆续发表30余篇并最终结集出版。

“其中的内容多作为学术专著或论文公开发表过,这算是一个把学术研究通俗化的尝试。”王笛坦陈,自己的历史写作是“学院派”,是给所谓“象牙塔”中人看的,很少真正面对社会。只是多年前《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出版后,他在成都宽窄巷子做过一次讲座,首次与学术界以外的读者交流。

成都花会期间青羊宫里的货摊,1911年春。王笛在其著作中多次使用此图。

摄影:路得·那爱德,图片提供:海波、王玉龙

在“腾讯·大家”的系列文章中,王笛希望以通俗的语言、生动的历史叙事,提供一本具有可读性而又引人思考的大众历史读物,帮助人们理解成都这座中国内陆城市的文化和历史。结果,这些文章的阅读量动辄上万,甚至出现不少“10万+”爆款。“比我的学术著作和论文读者多得多,这种结果是我没有预见到的。”王笛说。

即使在学术写作中,王笛也经常采用通俗化笔法。例如《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一书的“引子”:“这天凌晨,整个城市仍然笼罩在黑暗之中,更夫不过刚敲了五更,在这寒冷的冬日,谁不想在这热被窝里多睡一阵?”

《茶馆》的引子和尾声,先期出版的英文版是没有的,王笛在翻译成中文的过程中加入该书。“引子写1900年第一天,尾声写1949年最后一天,刚好半个世纪。用这种文学式的描述对成都的茶馆进行概括,我觉得可以帮助读者的理解。”

王笛认为,历史著作不一定只面向学者,从2003年出版的《街头文化》开始,他就注重故事性和细节,试图引起普通读者的兴趣。“有人读,我觉得是好事情,我们作为历史写作者,还是希望有更多人接触到。如果放在那里,‘留给老鼠的牙齿去批判’,有什么意思呢?”不过他也表示,史学研究的文学性描述要有依据,不能天马行空、凭空想象。

成都历史学家王笛。四川日报记者 余如波 摄

作为土生土长的成都人,王笛的写作难免带有情感倾向。“历史书写还是要能打动读者,如果我是冷冰冰的机器,读者怎么可能引起共鸣呢?注入一些自己的情感,并不见得是坏事,但是有个原则,就是要对历史公允。”

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 新闻推荐
四川
社会
娱乐
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