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泸州70年①|92岁耄耋老人忆1949年泸县解放:解放军让我们不要害怕,是来解放我们的

2019-10-01 16:29:52来源:四川在线编辑:余普记者:魏冯
/items/201910/191001164623571000054A5E.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国庆之际,川报泸州全媒体中心推出一组《见证·泸州70年》,14件泸州大事,14组见证人,讲泸州事。

本期推送第一期——

第一件大事,1949年,泸县解放;

大事见证人,泸州市龙马潭区小市街道上码头的居民何锡书,92岁的年迈老人。

周梦颖 四川在线记者 魏冯

头发花白、脸上有些许老年斑、走路有些颠簸,穿着深紫色马甲、黑白格衬衣显得很是精神——

近日,记者在龙马潭区小市街道上码头,看到了92岁的老人何锡书。

何锡书,是见证过泸县解放的耄耋老人之一。

何锡书拿着1988年的彩色照片,回忆曾经一起共事的同事们。周梦颖 摄

何锡书收藏了很多老照片,她说每次照相师傅拍了照片,她都要向照相师请求得一张。周梦颖 摄

解放前

青菜白粥下肚,女人不能天天出门

早在1946年,何锡书就居住在小市街道上码头,尽管今年已有92岁,回忆起当年泸县解放时的场景,何锡书仍记忆犹新。

何锡书清晰记得,自己嫁到泸州来那一天,是一群人抬着轿子把她从内江的家里接出来,抬了90公里路才到达车站,再坐车到泸州,耗时一整天。

“1949年前,泸州还不叫泸州,叫泸县,那时候嫁过来我就住在上码头。”何锡书向记者讲述,自己的丈夫是一名纤夫,全家就靠丈夫白天帮人拉船赚钱养家,常年吃白粥青菜。1元钱都要想着法子用,除了买米,还要买油、买菜

何锡书摇摇头、摆摆手:“吃啥子肉哦,那时候只吃素,哪来的肉吃,有吃的都算不错的家庭了,没有吃的就饿肚子,当时不知道有多少饿死的。”何锡书嫁到泸县后,由于丈夫的父亲较为封建,认为女人就应该呆在家里相夫教子,便不乐意让何锡书天天出门。

不能出门时,何锡书就喜欢坐在家门口往外看,“解放前,街上整天看不到几个人,平时与街坊邻居也没有交集。”为啥子呢?何锡书笑着举例,我说火钳,人家都不知道是啥子,我听不懂人家说话,人家也听不懂我说话的嘛。

今年92岁的何锡书,每天都坚持出门走一走,这条路她每天要来回两三次。周梦颖 摄

解放时

解放军让我们不要害怕,是来解放我们的

直到12月3日那天下午,街上、河边有很多解放军牵着马朝小市走来。”何锡书说,那一天是泸县解放的日子。

解放那天,何锡书在家中看到密密麻麻的解放军牵着马分别从河边与高坝往小市走,当时以为又发生什么事了,“那个时候以为是坏人,在家里把桌子都备好了,准备和孩子躲在桌子底下”。

何锡书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忍不住说,那个时候不敢做声,直到解放军到达小市后,告诉我们不要害怕,是来解放我们的,那时,何锡书才松了口气。

那天,解放军们身上背着锅、被子、衣物等,“当时有几位解放军找我们借凉板(用竹子做的凉席),当时我们就到处帮他们找。”何锡书说,已经记不清来了多少位解放军,印象中小市街道到处都是解放军的身影。

位于小市街道的泸县招待所,目前里面是居民住房。周梦颖 摄

小市街道的水巷子巷,何锡书说这里一条街曾经都是卖水的人,那时候没有自来水,很多人都只能在这里来买水喝。周梦颖 摄

这条街是何锡书走过几十年的路,她说这条路以前很窄,同行的行人都是挨着走,如今宽敞了不少。周梦颖 摄

解放后

有了工作,也有了退休金,期待泸州开通高铁

泸县解放后,何锡书便被分配到小市街道办,成为了一名居委会干部,直至1956年退休。“解放后,总算有了工作,晚上还能做点军鞋、帮人拔点猪毛赚钱。”

退休后,何锡书从每个月有几十上百的退休金,到如今涨到了2200元/月。

何锡书回忆当年的泸县、现在的泸州,不禁感叹,以前整个泸县都只有一条正街——新马路,现在出门都是大街小巷,桥也修了不少,交通方便得很。

“最近听说泸州再修高铁,以后去成都亲戚家就方便了撒。”何锡书告诉记者,以前上街都是走路,去哪里都是走路。

何锡书说,没有共产党,就没有现在的生活,一切都来之不易。

【大事记】

1949年12月3日,泸县解放,中央人民政府决定将原四川省划分为川东、川南、川西、川北四个行署区,隶属西南军政委员会领导。泸县、富顺、隆昌、合江、纳溪、叙永、古蔺、古宋等八县隶属泸县行政督察专员公署管辖。12月13日,中共泸县县委成立,12月16日,泸县人民政府成立。其他现所辖县也相继解放,并建立人民政权。

四川日报8月28日05版特别报道《新中国成立后泸州大事》,也是《见证·泸州70年》的十四组报道的由来。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