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泸州70年④| 原省辖泸州市筹备组副组长:1983年起,建一个新泸州

2019-10-04 08:24:31来源:四川在线编辑:田珊

国庆之际,川报泸州全媒体中心推出一组《见证·泸州70年》,一系列泸州大事的见证人,讲泸州事。

本期推送第4期,泸州设市。

大事见证者,张玉清,88岁,曾任泸州市委副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等;1983年,为省辖泸州市筹备组副组长。

/items/201910/1910040829492190000550B9.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魏冯 郭荞璐)“以前我们哪里想得到,会有今天这样的生活!”国庆黄金周,原泸州市委副书记、原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原省辖泸州市筹备组副组长张玉清在家休息,仍不时有电话打进来,祝他国庆节快乐。

这位88岁的老人,是泸州市诞生的见证者和亲历者。从1983年到现在,他所在的省辖泸州市筹备组和所有市民们,新建了一个泸州市。

设市前

在四川省行政区划版图“消失”23年,处于泸州建城上千年行政建制上最低时期

“中国酒城,醉美泸州。”这句响亮的口号把泸州的城市特性传递给了全世界,也是泸州最靓丽的名片。

泸州,兴于秦汉,古称“江阳”,南梁大同年间建制“泸州”,明朝洪武六年隶属于四川行中书省。1949年,新中国成立,四川解放。

1950年,四川省划分为川南、川北、川东、川西四个行署区及重庆市。当时,川西行署的驻地在成都,川北在南充,川东在重庆(后迁北碚),川南则在泸州。1952年四大行署合并为四川省后,泸州专区仍直属四川领导。

但少有人知道,在这之后,泸州作为省辖地区,曾在四川省的行政区划版图上“消失”了23年。

“1960年,泸州专区也撤销了,合并到宜宾。”张玉清说,这是泸州建城上千年以来,在行政建制上最低的时期。那时是计划经济时代,物资匮乏,又正逢1959至1961三年困难时期,泸州被降级为地辖市,无异于是雪上加霜。

泸州转机出现在1983年。张玉清说,改革开放以后,原来的行政区划已经不适应新的环境了,国家决定将泸州和宜宾分开。时年3月,国务院批文,批准成立省辖泸州市,包括市中区、泸县、纳溪、合江和叙永、古蔺。

但省辖泸州市成立并非一帆风顺,张玉清回忆,当时省上有领导认为,“小火车头带不动这么多车皮,当时暂时没有把叙永、古蔺划过来,仍然由宜宾地区管。”

据张玉清回忆,1985年6月4日,古蔺、叙永两县一并也划归泸州管辖了。

设市时

干部难配齐,省辖泸州市筹备组跑企业,挨个找大学生

1983年4月27日,经中共四川省委批准,省辖泸州市筹备组成立。赵希尧任组长,刘育仁、张玉清任副组长。“当时我是党管书记,要负责人员配备,所以就到处去找干部。”张玉清说。

“干部要根据德才兼备来考察,当时中央提出‘四化干部’,要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按照这个原则,优先选择大学生。”张玉清回忆起来都忍不住皱着眉说,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少得不得了,干部也难得配齐得很。

“而且,宜泸两地分家,按省上意见,应该要多些干部从宜宾调到泸州来。但很多人都不愿意来,因为,来了泸州以后一无所有、白手起家,难度比较大,在宜宾多方便,工作生活一切都很正常。”张玉清无奈道。

不想来怎么办呢?张玉清就在泸州到处去要人,但也四处碰壁。“当时的三长——长起、长挖、长液,还有火炬厂,这都是中央管的,我们没这个权力到人家那儿做工作。我们去请他们大力支持,把大学生给我们,很多人都不干。”工厂走不通,张玉清就只能再到医学院、化专、教育学院找合适的学生来补齐。

“那个时候很多人不愿意来,不愿意从政。”张玉清说:“我举个例子,我们市上以前有个领导,本来是企业厂长,我们把他请来,来了之后跑回去了,不愿意在政府工作。”

张玉清现在讲起这桩事,忍不住笑了:“我和一把手亲自跑到企业,问他你是不是共产党员?要不要服从党的分配?又动员他来。”

张玉清也看得明白:“当时大型企业的人几乎都不愿意来,因为政府工资低,不像在厂里面什么都解决得很好。”尽管如此,筹备组的成员们还是三顾茅庐,反复做工作,克服了用人难题。

一晃30多年过去,张玉清忍不住感慨:“看泸州现在,街修得越来越宽了,车也越来越多,高楼大厦,以前哪里想得到会有今天。现在搞招商引资,啥子都有了。”

张玉清说,他最大的希望就是泸州继续改革开放,越建越好。

【大事记】1983年3月3日,省辖泸州市成立,下辖泸州市市中区、泸县、纳溪县、合江县;1985年5月4日,古蔺县、叙永县划归泸州市管。

1991年12月,原泸州市委书记刘育仁(左三)、原泸州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玉清(左一)、原泸州市市长曹锡森(左二)、原泸州军分区政委邵辑良(左四)为百子图沱江大桥奠基。泸州市图书馆供图。

(四川日报8月28日05版特别报道《新中国成立后泸州大事》,也是《见证·泸州70年》的十四组报道的由来。)

新闻链接》》》

见证·泸州70年①|92岁耄耋老人忆1949年泸县解放:解放军让我们不要害怕,是来解放我们的

见证·泸州70年②|八旬“泸漂”忆泸州三线建设:从京南下,一别半生

见证·泸州70年③| 86岁原泸州长江大桥指挥部党委书记:有了桥,泸州才有翅膀飞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