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文鱼风波”下,四川鲑鳟鱼如何游出危与机?

2020-06-22 21:19:56来源:四川在线编辑:顾强

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邵明亮 文/图)“虹鳟就不要了,先给我捞几条鲟鱼吧。”6月19日,肖艳来到彭州涌泉冷水渔业有限公司采购活鱼,面对工作人员热情推销的虹鳟,她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肖艳是彭州市龙门山镇一家鱼馆的主管,以往经常上门采购虹鳟的她,已经连续一周时间没有买过一条虹鳟了,“原因是现在几乎没有客人点这道菜”。

/items/202006/200622213113433000167524.mp4
scolplayer视频播放器

虹鳟是是鲑科、太平洋鲑属的一种鲑鱼,原产于北美洲,多栖息于冷而清澈的河流上游源头或者大河湖泊等,在我国的青海、甘肃、四川等地有着广泛的养殖。

“这一周只卖掉了三条虹鳟!”彭州涌泉冷水渔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宋伦祥无奈的说,往年这个时候一天最高可以卖掉1500公斤。

跟宋伦祥有同样遭遇的远不止一家,都江堰新联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黄永飞告诉记者,目前公司的鲑鳟鱼类销售已近乎停滞状态。

当前,从养殖、销售到餐饮消费,我省养殖的鲑鳟鱼似乎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整个产业迫切需要找到一个走上正轨的良策。

  彭州涌泉冷水渔业有限公司位于龙门山脉的一处鲑鳟鱼养殖基地。

A/背景

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波和一个旷日持久的争议

虹鳟的遇冷源于近日一场突如其来的“三文鱼风波”。

6月12日晚,北京新发地批发市场董事长张玉玺表示,相关部门抽检时从该市场切割进口三文鱼的案板中检测到了新冠病毒。

一夜之间,三文鱼成了众矢之的。从北到南,全国多个城市都开始下架三文鱼产品。

6月13日,成都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成都青石桥海鲜市场,都开始全面下架三文鱼。

那么,三文鱼下架为何会连累到国内虹鳟等鲑鳟鱼类的销售呢?这一切还要从一个旷日持久的争议说起。

20世纪初,挪威人带着大西洋鲑登陆香港,称之为“salmon”,这个外来词在粤语中被音译为“三文鱼”。“salmon”的英语意为“鲑、大马哈鱼”,因此准确来说三文鱼是多种鲑科鱼类的统称。

2018年8月,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公布的“《生食三文鱼》团体标准”表示:三文鱼salmon,鲑科鱼类的统称,包括大西洋鲑、虹鳟、银鲑、王鲑、红鲑、秋鲑、粉鲑等。明确把虹鳟纳入三文鱼范畴。

然而,国内很多消费者并不买账。因为在人们的普遍印象中,三文鱼是指进口的大西洋鲑。一时间,该团体标准在社会上引发了巨大争议。

彭州涌泉冷水渔业有限公司养殖工人捕捞养殖的虹鳟鱼。

“三文鱼不是一个科学名称,这是业内商品名称的统称。虹鳟也好,挪威的大西洋鲑也好,在业内都统称为三文鱼类。”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黑龙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王炳谦表示。

但也有专家认为,三文鱼特指大西洋鲑,虹鳟等鲑鳟鱼类顶多算远亲。

于是,从2018年以来,关于虹鳟等淡水养殖的鲑鳟鱼类是不是三文鱼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直到目前仍没有定论。

据省水产局生产处处长曾开虎介绍,目前在四川盆地周边山区,比如都江堰、彭州、峨眉山等地,就有不少鲑鳟鱼养殖基地,全省产量大约维持在2000吨/年,包括了虹鳟、金鳟、北极红点鲑、亚东鲑、哲罗鲑等众多品种。

尽管一直存在争议,虹鳟等淡水类鲑鳟鱼作为一种优质鱼类,仍然在市场上受到消费者的喜爱。在销售过程中,有的商家会把它标注为三文鱼(虹鳟)、三文鱼(亚东鲑)等,有的索性就把它当做进口三文鱼出售以此赚取差价。

因此,跟三文鱼绑在一起的鲑鳟鱼,受到此次“风波”的影响在所难免。

 切片后的虹鳟鱼的肉质跟三文鱼(大西洋鲑)几乎没有区别

B/冲击

鲑鳟鱼销售几乎停滞,我省养殖企业出现大量压塘现象

“不管是进口的三文鱼,还是淡水里的鲑鳟鱼,我都吃过刺身(生鱼片),无论是外形还是口感,普通消费者其实很难区分。但现在这种情况,我觉得还是暂时都不吃了吧。”

张丽,一位自称“三文鱼重度爱好者”的“90后”,由于对日式料理颇有研究,她可以分得出进口大西洋鲑与淡水养殖鲑鳟鱼的差别。

跟张丽一样,大多数的消费者都有这样的心态——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消费端的断裂,直接影响的是上游的生产。

6月19日,上午10点左右,涌泉冷水渔业的销售部门前冷冷清清,出纳王尚全告诉记者,平时这时候买鱼的都开始排队了,几个工人都忙不过来。记者在当地采访时也发现,一上午只有三个人前来买鲟鱼,没有人购买虹鳟等鲑鳟鱼类。

涌泉冷水渔业的销售渠道都在本地。平时,彭州市龙门山镇、白鹿镇、通济镇的200多家餐厅基本上可以消化完涌泉冷水渔业的鲑鳟鱼。王尚全翻出一本单据,往常一天要记很多销售记录的账本,现在三天的生意才凑够一张。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二三四月生意很少,五月份刚刚有起色,现在又遇到了三文鱼这档事,对我们企业无疑是雪上加霜。”宋伦祥介绍,公司目前压塘了100吨左右的鲑鳟鱼。

与涌泉冷水渔业不同,新联水产的鲑鳟鱼以往都是销往成都、重庆的大型农贸或水产市场,部分还供货给商超和电商平台。

 都江堰新联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位于岷江上游一级支流白沙河的一处取水口。

尽管销路不同,但结果却大致相似。“我们的鲑鳟鱼现在这些销售渠道基本上都停了。大鱼出不去,小鱼就进不来,每天光饲料钱就是上万,加上工人工资,公司资金压力很大。”黄永飞告诉记者,目前新联水产压塘的鲑鳟鱼大概在250吨左右。

不仅是当前的危机,回顾历史,四川的鲑鳟鱼产业发展似乎也“命途多舛”。

曾开虎介绍,四川养殖鲑鳟鱼类已有近30年的历史,由于四川市场、水质、饲料等独特优势,鲑鳟鱼一度是一个发展迅速的产业。然而由于2008年的汶川地震,该产业赖以发展的山区自然环境被破坏严重,导致产业“元气大伤”。

据省水产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我省鲑鳟鱼产量为1606吨,直到5年后的2013年产量才恢复到震前水平。后面尽管逐渐呈上升态势,但增速较慢且产量波动较大。

从2002年就开始养殖鲑鳟鱼的宋伦祥一直憋着一股劲,经历过2008年汶川地震导致的巨额亏顺,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又给整个产业带来巨大冲击,但他始终没有想过放弃。“我们四川这么有优势的一个产业,不应该被眼前的这点困难打倒。”

6月19日,位于成都青石桥海鲜市场内的多家三文鱼店铺仍然处于关闭状态。

C/转机

各方辟谣后,部分销售渠道恢复,但“下架容易上架难”

“三文鱼风波”经过数日的延烧和沉淀,随着越来越多专家和监管机构出来发声,社会上似乎也开始意识到此次风波中,三文鱼很可能只是充当了“背锅侠”的角色。

6月16日晚,在北京市召开疫情防控第120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专家施国庆通报,在这次新发地聚集性疫情相关的被污染的局部场所,通过检测确实发现三文鱼有被污染的情况,但是进入到污染场所之前的三文鱼,并没有检测出新冠肺炎病毒。

与此同时,四川的专家学者们也加入到“辟谣”的大军。

“新冠病毒属于冠状病毒科,这种病毒只会感染哺乳动物。”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梁宗安教授说,现在没有证据表明病毒能在鱼身上复制。因此,包括三文鱼、鱼虾在内的海鲜产品,本身携带病毒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几乎为零。

6月16日,成都市市场监管局也对外发声,在对全市食品经营环节组织开展畜禽肉及其制品、餐饮器具、三文鱼等水产品和生鲜从业人员新冠病毒核酸抽样检测中,截至6月16日12:00,已抽样检测1247批次,结果均为阴性。

“三文鱼风波”似乎正在开始明朗,出现转机。

6月19日,记者登录盒马、京东等电商生鲜平台,发现前几天一度下架的三文鱼也已恢复上架销售。也许是为了打消消费者疑虑,很多三文鱼产品前面都标注了货源地和检验检疫合格的说明。

在成都农产品中心批发市场,目前也已经恢复各类三文鱼产品的销售。该市场行政中心主任王倩告诉记者,只要是经验检疫合格且相关手续齐全的三文鱼等产品,目前是可以在市场内进行销售的。

但当天记者走访的成都青石桥海鲜市场内,全部的三文鱼商铺仍然是处于关门状态。在该市场内从事三文鱼销售的个体户王阿铭表示,现在仍然没有接到管理部门恢复营业的通知,目前他和其他销售商还在观望等待。

此外,成都市内所有的伊藤洋华堂目前也暂时没有恢复上架三文鱼产品。伊藤洋华堂温江店客服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没有接到商场恢复上架的通知。

“下架容易上架难。”宋伦祥表示,一旦消费者的信心和信任被打破,想要恢复是需要经历一个缓慢过程的,即使现在所有销售渠道都打通,只要是消费者不敢消费,整个产业仍然没有出路。

采访中,宋伦祥和黄永飞都表达了一个迫切的需求——他们现在最需要的是行业机构和政府主管部门,能够登高一呼,为整个鲑鳟鱼产业“正名”,重建消费者的信心。

D/出路

四川鲑鳟鱼产业基础条件具有明显优势,需要培育品牌,形成规模

中国水产流通与加工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挪威对中国三文鱼出口增长了700%以上。海关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我国共进口约1.6万吨整条冰鲜大西洋鲑,较上年同期下降35%;进口额约1.5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2%。

“三文鱼进口量下滑,再加上此次的风波,也许是我们国产鲑鳟鱼的一次机遇。”省农科院水产研究所所长杜军表示,由于海外疫情形势尚不明朗,三文鱼进口量下降的趋势可能还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省水产局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省鲑鳟鱼产量2502吨,其中鲑鱼607吨,鳟鱼1895吨;2019年,我省鲑鳟鱼产量2096吨,其中鲑鱼580吨,鳟鱼1516吨。目前,我省每年要进口三文鱼1万-3万吨,是一个很大的三文鱼消费市场,市场缺口巨大。

四川鲑鳟鱼养殖多集中在山区,用水多是流动的山溪水或地下暗河水,再加四川饲料产业发展迅速,鲑鳟鱼产业发展基础好。“四川的水质好、饲料好,养出的鱼品质自然也很好。”曾开虎表示。

宋伦祥表示,大西洋鲑可以生食,四川养殖的鲑鳟鱼用的是“长江的第一口水”,一样可以生食,而且可以依托川菜开发出煎、炒、烹、炸、煮等多种食用方式。据他介绍,虹鳟鱼与大西洋鲑鱼一样,都含有丰富的蛋白质、维生素和不饱和脂肪酸。二者的区别,主要体现在口感风味上。三文鱼由于脂肪含量高因此口感要细腻爽滑一些,适合切厚片;虹鳟的肉质“Q弹”、有嚼劲,适合切薄片。

从消费端来看,目前,国内养殖的虹鳟价格在每公斤60元左右,而进口三文鱼的市场售价因产地不同而有所差别,但基本维持在每公斤200—250元。因此,在品质有保障的前提下,四川鲑鳟鱼是有竞争力的。

对于四川鲑鳟鱼产业下一步发展,杜军建议,一方面可以借鉴青海等鲑鳟鱼养殖大省的经验,重点培育两三家规模企业,打响四川鲑鳟鱼品牌的知名度和影响力。据曾开虎介绍,目前我省鲑鳟鱼养殖企业大概有二三百家,除了涌泉冷水渔业、新联水产、润兆渔业等几家规模较大的养殖企业外,其他养殖规模都较小,且分散在全省各地。

另外,监管部门和生产企业要严格鲑鳟鱼养殖、加工、销售过程中的质量监管,探索建立鲑鳟鱼产品可溯源机制,建立消费者对该类产品的消费信心。

至于鲑鳟鱼算不算三文鱼,杜军和王炳谦都认为这种争论已没有意义。“消费者接受虹鳟肯定有一个过程,鲑鳟鱼作为一种优质鱼类,社会舆论要客观、科学地看待它,以此提振整个消费市场的信心。”王炳谦特别建议,媒体应该加强宣传,让消费者对鲑鳟鱼有一个新的认识,从而引导消费者逐步认可鲑鳟鱼这个产品。

省农业农村厅印发的《2020年全省渔业渔政工作要点》明确提出:着力挖掘优势、发挥特色,大力发展鲑鳟鱼、鲟鱼等冷水鱼。省水产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将针对鲑鳟鱼等名特优水产,通过政策和资金支持,重点打造规模效益突出、产业优势明显的渔业产业发展集群或产业发展带。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