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合江雕痴周守道:毒舌“乙方”,怼起“甲方”不留情

2020-08-12 20:39:13来源:四川在线编辑:何勇

四川在线记者 魏冯  泸州观察 龙欣雨   胡容

8月10日上午,76岁的周守道忙着审阅合江县法王寺景区的古建筑设计图,谈到古建筑他就很较真,特别急的时候也会生气,这天上午就连忙对合江县法王寺施工方急的说道:“你这样想当然的随便整,整来是要不得的。”

7旬老人名叫周守道,家住泸州市合江县,在泸州古建筑、传统雕塑界都小有名气,也是省级非遗“合江石雕”传承人,当地出名的“雕痴”。

和他精湛的雕刻技术一样出名的,还有他拧巴的性格。熟悉周守道的人都知道,他只对石雕特别较真。

周守道正在编撰川南传统建筑一书。魏冯摄。

步入七旬后,周守道将“一线”雕刻工作交给儿子周焱,自己转向幕后,当起了“医生”——修合江、泸州乃至周边市州的古建筑、古文物,常参与文物抢救、复原维修、仿古建筑设计等工作。

宜宾兴文石海的制作维修,丙安古镇复原设计,南充清晖阁的修缮工作都是周守道经手的。也常担任顾问。

2014年,合江石雕被列入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魏冯摄。

“毒舌”乙方

对建筑雕刻艺术很执着 ,怼起“甲方”和儿子不留情

周守道家在合江镇上,房子闹中取静修在街道背面的坡上。跨进门栏,一对儿半成品石狮子垛在院中。院子的一角,几节台阶通向屋内。周守道就坐在堂屋中,身后是满博古架的石雕作品。

“我说话、做事刮毒得很。”周守道也知道自己说话又直又狠,但他私下待人却很温和。在传统雕刻方面,周守道只认专业的理论,半吊子的意见他是一概不听的。这一性格在生意场上常常得罪人。

合江石雕非遗传承人周守道。魏冯摄。

“之前有人要修仿古园林,我打算按照赤水周边的历史文化脉络来修建,让人一来就知道这是本土文化的产物。”贵州甲方王某却想在周守道的建议上,揉点其他地方的建筑风格在里面。

“王总,你这些想法就像一个潲(shào)水池,酸的可以倒一点,甜的可以倒一点,剩饭也可以倒一点。”周守道听了直言,听的对方一愣一愣的。

周守道还让他们另请高明。“我就说觉得不伦不类,没有文化脉络,没有传统韵味。”之后便真和王某断了这项合作。

周守道会为了建筑设计怼甲方,也会怼儿子周焱。周焱刚开始接触石雕时,一个作品雕了几个星期,还是毛毛躁躁,周守道气的直接把作品摔了。在周焱看来,周守道除了是父亲还是严厉的老师。

周守道的石雕作品《文殊倚狮》。周焱提供。

但这么多年来,周守道对石雕的执着也影响着儿子周焱。“70年代,父亲是工地上的包工头,一家人的生活开支都来自于父亲。那时候父亲不仅会石雕,还会做木雕、泥水匠等。那时石雕还不挣钱,有时花一个月雕一个东西出来,还没人买,他却一直坚持做石雕。”

从事石雕60年,周守道手下出来的作品自己都数不清。“它们就像我的孩子,自己的孩子自己都爱。”周守道拿博古架上的《文殊倚狮》来说: “倚靠狮子,坐姿轻松。你在其他地方,基本看不见这样形态的文殊菩萨,菩萨,也可以接地气。”

“在任何行业,你只要坚持20年做一件事,都会成为专家。”这是周守道常用来勉励徒弟和儿子的话。

周守道作品《笔架山石刻》。受访者供图。

“完美主义”的手艺人

每个作品都要独一无二,有瑕疵就重做

周守道还有一个“怪癖”,雕刻时习惯一气呵成,被打断就不会再做了,且对待石雕,周守道宁愿重做,也不会将就。“馆门前的那一对石鼓是周守道老师徒弟在周守道的指导下雕刻的,雕刻过程中,周守道随时来监督检查,发现哪里不对,马上要求重做。”合江县文化馆馆长何萍说。

“我们馆门前的一对石刻狮子,是当时请另外的匠人雕刻的,在选材时就选了沙石,经过十几年的风吹雨打,现在风化很厉害。周守道就常常以此为反面教材,给徒弟们上课!”何萍心里也有很深的印象。

2016年,周守道被评为合江石雕省级非遗传人。魏冯摄。

在周守道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便是未能完成《百狮图》。以前能做的时候忙来忙去,没有时间。现在有时间,却因为年迈,没有精力再制作了。“现在做不动了,已经76岁了,根本就不可能了。”周守道说。

雕刻了大半辈子,周守道研究过梁思成等中国古建筑大师的著作,也从中受到了很多启发。这些大师说遍国内古建筑特点,却很少有人专门谈川南建筑。

周守道萌生了自己写书的想法。后来的几十年,周守道开始专心研究川南建筑特色,并把他作为手艺人的实践经验融合其中。目前,关于川南传统建筑的书已经写到第四章。

周守道石雕作品《聂龙出海》。受访者供图。

“计划是六章,书的名字还没有想好。建筑的写好之后,还想写一本专门介绍传统石木雕刻的书。”周守道说,川南传统建筑是很讲究的,他想整理出川南建筑的风格和特色用作后人的学习材料,用于传统技艺的传承。

作为合江石雕非遗的传承人,周守道担心这一传统技艺能否得到更好的传承。

“机雕只是一个一个没有灵气的复制品,手工的每一个作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它快呀!现在大家都选择机雕,电脑输进去,机器就可以雕刻,省时省力省钱。”周守道说,手工雕刻费时费力,里面的经济效益小,很少有人做这一行了。

“我就希望有人把这个当做一个兴趣爱好做下去。”对周守道来说,想要把合江石雕传承下去,需要整个社会对传统文化有一定的认识,把手工雕刻当做艺术品才能有一丝希望。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