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V访谈 | 专访甘孜州委书记刘成鸣:把生态优势转化成发展优势,加快融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

2020-09-15 17:41:57来源:四川在线编辑:邓强王成栋 游飞 兰珍

四川在线记者 王成栋 游飞 兰珍

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甘孜的定位很特别:打造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和国际生态文化旅游目的地。

如何看待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带来的机遇,又该如何主动作为抓落实?近日,记者专访了甘孜州委书记刘成鸣。

刘成鸣(右三)在巴塘县松多乡松多村督导脱贫攻坚工作。杨杰 摄

建设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

对甘孜来说,机遇体现在四大领域

记者:我们注意到,您在传达省委全会精神时提到,成渝双城经济圈是甘孜建州70年之际最大的发展红利和战略机遇。怎么去理解这个最大发展红利和战略机遇?

刘成鸣:全国来看,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谋划、亲自部署、亲自推动的国家重大区域发展战略,为新时代成渝地区高质量发展带来了重大历史机遇。全省层面看,有利于四川拓展发展空间、优化发展布局、提升区域能级,显著提升在全国大局中的战略位势。

对甘孜而言,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是促进高质量发展、再迈新台阶的战略牵引。这一点,甘孜感受最深——甘孜州成立70年来,改革开放、西部大开发、长江黄河上游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都在不同阶段为甘孜走向开放、富裕、文明,积蓄了动能、提供了契机。

丹巴县甲居藏寨景区。中共甘孜州委宣传部供图

眼下,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给甘孜州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新的重大历史机遇,其战略牵引力、政策推动力和发展支撑力前所未有。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随着“一极两中心两地”的打造,大量发展要素向成渝地区聚集,产业集群加速形成,对甘孜的辐射带动力度进一步加大;

其次,随着交通设施、城市基建等提质,甘孜的立体交通网络逐步形成,招商引资、开放合作的基础条件进一步夯实;

再者,随着“城市圈”向“经济圈”的转变,现代产业体系逐步构建、创新驱动优势培育壮大、开放合作平台做大做强、市场消费主体更加活跃,甘孜产业融合发展、特色发展的后劲活力更强更足;

最后,随着川西北生态示范区的建设,生态环境大力保护、生态经济扬优成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深入人心,绿色发展广泛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走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新路子的决心和信心进一步增强。

距离不是融入的问题

关键在立足自身定位和比较优势

记者:从地理空间看,甘孜几乎是距离成渝最远的市州。那么,甘孜如何主动接受辐射,融入成渝双城经济圈?

刘成鸣:距离并非经济圈建设的阻碍。而且甘孜并不是距成渝最远市州:州府康定市距成都267公里。这比不少兄弟市州都要近。

省委十一届七次全会指出,省内其他重要节点城市各具特色、各有优势,在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中都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我理解,关键是要立足自身定位和比较优势,找准切入点和突破口,加强与成渝双核的功能协作。

甘孜作为生态功能区,要强化生态功能协作,大力发展生态经济,更好维护国家生态安全。省委也明确提出,支持甘孜大力发展生态经济,打造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和国际生态文化旅游目的地。

2020四川甘孜山地文化旅游节在理塘举办,传统的赛马活动吸引了众多游客。 陶军 摄

因此,我们将立足川西北生态示范区定位,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发挥比较优势、生态优势,积极融入和服务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

具体来说,首先是重大规划融入,对标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蕴藏的利好政策、积极因素,整体谋划、系统推进“十四五”、生态文明建设等规划编制,打造成渝双城经济圈战略资源保障、休闲旅游度假、绿色产品供应、宜居生活圈延伸的“大后方”,筑牢长江黄河上游生态屏障;

其次,是产业体系融入,把甘孜丰富的资源优势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市场优势、人才优势、技术优势有机结合,以水电、矿山、生态、旅游等资源开发为重点,以延长矿产资源生产链、推动全域旅游提档升级、扩大农特产品销售市场等为抓手,不断提高与成渝双城经济圈建设契合度;

再者,是基础设施融入,除了协调推动铁路、公路和航空方面建设、延伸,还要积极引进成渝经济圈通信企业参与甘孜大数据、云计算、能源互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新基建,加快打通融入成渝经济圈的大通道;

同时,通过飞地园区建设等推进发展平台融入、发展康养产业等推动公共服务融入,拉进甘孜和成渝之间的其他联系。

生态经济

就是甘孜未来发展的突破口和切入点

记者:甘孜最大的优势是生态。省委全会提出,甘孜要大力发展生态经济。有意思的是,您在传达省委全会精神时,也专门提到准确把握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怎么把握?

刘成鸣:我认为,生态经济的核心是坚持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关键是推动生态环境保护和经济社会发展相得益彰,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让发展实现可持续、高质量。

甘孜拥有森林面积占全省27%,天然草场占川西北草地面积58%,是“中华水塔”重要组织部分。

优越的生态环境带来的好处是:去年,全州接待游客突破三千万人次、综合旅游收入达到三百亿。

所以,我们将继续践行绿色发展理念,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一手扎实推进川西北生态示范区建设,坚决筑牢长江黄河上游生态安全屏障,一手大力培育生态经济,把生态优势变成发展优势、产业优势。

理塘县毛垭湿地。泽仁汪堆 摄

特别是,优先发展旅游业,推动全域旅游发展,全力打造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和国际生态文化旅游目的地。同时,有序发展能源产业和矿产业,加快发展高原特色现代农牧业、特色文化产业和特色中藏医药产业的“一优先二有序三加快”产业发展思路,积极打造国家清洁能源基地、现代高原特色农牧业基地。

未来的甘孜,一定会更富裕、更美丽

记者:川藏铁路开工在即,有人认为这是甘孜融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良机。也有人认为,这也会导致虹吸效应进一步加大。您怎么看待这两个观点?

刘成鸣:全面启动川藏铁路规划建设,也是党中央、国务院推动川藏更好发展的重大部署,对国家长治久安和川藏经济社会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对甘孜而言,川藏铁路的修建,将形成航空、公路、铁路三位一体“立体交通网络”,极大促进甘孜资源、文化、生态优势与成渝市场、人才、科技、资金等有机对接,打通甘孜州融入成渝双城经济圈的“主动脉”。

城市虹吸效应是一种城市发展现象,具有复杂性、双重性,我认为应该客观辩证看待。

一方面,成都、重庆及区域中心城市原本就拥有完善基础设施、健全公共服务、更多就业机会、更大上升空间,通过发展要素不断聚集,“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现象更加明显,甘孜州如何“跟上趟、不掉队”,是必须面对、也必须回答的现实课题。

另一方面,随着核心城市发展到一定程度,将会产生“溢出效应”,辐射带动周边城市发展。为此,我们必须找准发展定位,补齐劣势、用好优势,最终避其锋芒、错位发展。

刘成鸣(中)在康定市麦崩乡昌昌村调研脱贫攻坚。杨杰 摄

记者:甘孜如何错位发展?

刘成鸣:重点是,强化生态功能协作,保持战略定力,坚定不移走好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

同时,还要培育优势产业,抓好现代农业、全域旅游、清洁能源、优势矿业、中藏医药等优势产业发展,建立优化产业结构配套的财政、降税等政策,引导社会资本参与资源开发,推动优势产业相互协调、优势互补、协调发展。

最后,还要强化人才支撑,完善人才引、育、留、用政策体系,建立区域高新技术和高层次技术应用型人才培养基地等,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撑。

网友提问

1. 书记您好,我们是外地的游客。请问甘孜如何进一步规范旅游市场?

刘成鸣:近年来,甘孜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积极构建环贡嘎山旅游圈、环稻城亚丁旅游圈、环格聂山旅游圈、格萨尔文化旅游带、中国最美高原湿地、最美草原湿地“三环一带两湿地”全域旅游布局,形成“春赏花、夏避暑、秋观叶、冬玩雪”的四季旅游市场,成为全国旅游热度最高、游客评价最好的全域旅游目的地之一,2019年接待游客突破三千万人次、旅游收入迈上三百亿台阶,同比分别增长48.73%和65.31%,旅游综合贡献越来越大、全域旅游发展如火如荼。

下一步,我们将强化智慧监管,依托“一部手机游甘孜”微信小程序、12345政务服务热线,建立公共交通、餐饮住宿、旅游购物等满意度评价机制和投诉处理先行赔付机制,及时回应游客关切,让游客玩得开心舒心放心。提升服务质量,推动景区提档升级,完善旅游服务设施,实行涉旅行业人员持证上岗,加大旅游服务场所市场监管力度,扎实练好旅游“内功”。

强化安全管理,全面排查各类安全隐患,严防发生安全事故,对安全管理不到位的旅游景区(点)和涉旅企业予以严肃问责。开展集中整治,对全州旅游市场秩序进行暗访,对旅游沿线、旅游城镇和旅游景区(点)环境存在的乱象进行整治,不断优化旅游环境。

2. 书记您好,我们是特色农产品种植企业。想问一下甘孜在现代农业园建设和产品运输销售方面有哪些谋划?

刘成鸣:近年来,甘孜按照成片成带成规模发展思路,建成现代农业园区28个(其中,创建省四星级农业园区1个、省三星级农业园区1个、州级现代农业园区4个)、基地22万亩、配套畜禽养殖场43个,获得“四川扶贫”商标农产品87个,“圣洁甘孜”成为全省十佳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推动“极地果蔬”等一批生态绿色产品进入北上广、走向粤港澳,带动近31万名群众增收致富,初步探索出一条符合甘孜实际、体现高原特色的现代农业发展之路。

下一步,我们将坚持融合发展,按照“农业+”模式,以“农旅融合”带动乡村旅游发展,以“种养循环”推进种植、畜牧、林下综合种养,以“农商互动”构建州县乡村四级电商物流共同配送体系,积极探索富民产业路径。

坚持创新发展,强化政策保障、资金保障、用地保障、人才保障、服务保障,切实疏通园区建设堵点,用最优的环境、最好的服务为园区建设保驾护航。坚持共享发展,着眼参股经营“能分红”、园区就业“有工资”、土地流转“收租金”、承包管理“拿酬金”、抵御风险“防亏损”,不断提升助农脱贫实效。

坚持统筹发展,围绕鲜活农产品全程冷链物流目标,以康定、泸定、甘孜、理塘等县(市)为中心,推进区域性冷链物流中心建设;着力在新都桥、康北、康南打造物流智能化程度高、专业物流能力强、配套功能全的物流园区;加大对口帮扶合作,联动开展农商对接、产销推介、以买代帮等活动,提升“甘孜造”市场占有率。

3. 刘书记您好,我老家是牧区。请问接下来在草原治理与开发上,甘孜还有哪些新举措?

刘成鸣:近年来,甘孜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大力实施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全面推进川西北生态示范区建设,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完成草原生态修复1035万亩、草原鼠虫害防治517万亩,新增治理沙化土地24.8万亩,天然草原平均盖度较2015年提高4.87%,草原生态保护治理成效显著。

下一步,我们将坚持退化治理与长效治理相结合,积极争取将草原生态保护与建设项目纳入“十四五”规划,实施草原生态修复治理和退牧还草两大工程,力争到2025年治理区域的天然草原植被盖度增加10至15个百分点。坚持突出重点与全面整治相结合,严格落实《甘孜州草地生态治理规划(2020—2022年)》,重点实施生物控鼠、治沙灭鼠、种草抑鼠等行动,不断推动草原退化鼠害治理。

坚持草地治理与脱贫增收相结合,通过吸纳脱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参与项目建设、在贫困人口中选聘生态护草员等措施,既确保护草责任落实到位,又带动当地贫困群众增收。坚持最严资源保护与高标准生态旅游相结合,常态化推进涉草综合执法专项行动,严厉打击各类违法犯罪行为。扎实推进高原草地生态观光、户外体验及科普旅游目的地建设,全力打造中国最美草原湿地。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