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老兵访谈录③ | 涂伯毅:被汽油弹毁容,但为党为国为人民,此生无悔

2020-10-16 18:28:57来源:四川在线编辑:梁庆

四川在线记者 李丹/文 肖雨杨/图、视频

“我们有坚强的意志,我们有颗永不残废的心……社会主义是我们的灵魂,党就是抚育我们成长的母亲……”10月15日,在位于成都市新都区的四川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博物馆里,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被美军汽油弹严重烧伤毁容的89岁的一级伤残军人涂伯毅,声情并茂地朗诵这首激励他半个多世纪的诗——《我们的心永远忠于党》,铿锵有力的话语表达了他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对祖国的无限热爱。

入朝作战被汽油弹严重烧伤

1949年,涂伯毅从重庆市云阳县参军入伍,是第一批入朝作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第一、二、三、四次战役。在1951年农历大年初九的一场战斗中,他被美军飞机投掷的凝固汽油弹严重烧伤,经历了九死一生。

涂伯毅回忆,那天下午,他随部队埋伏在山坡上,十几架敌机一直在头顶盘旋,“敌机飞得特别低,我都能看见机身上的英文字母和机窗。突然,飞机上投下了几枚东西,我以为是炸弹,立即做好了防御冲击波的准备。”只听见“扑哧”的一声,就像气浪爆炸一样,这时候涂伯毅才明白,敌人投了凝固汽油弹,当时把山坡烧得硝烟弥漫,树木、杂草都在燃烧,连石头都在燃烧。“我也在火海中,被烧着了。”

负伤前的涂伯毅(左)(资料图)

生死关头,涂伯毅来不及多想,把身上携带的手榴弹、子弹都掷了出去,他记得左边是悬崖,于是向右冲出火海。看到不远处,好像有一个石洞,他立即冲了进去,等把火焰扑灭后,才感觉到全身火辣辣的疼痛。美军当天的进攻从下午3点开始,持续了两个小时。涂伯毅一直在石洞里躲到夜色降临,才被战友寻找到,并把他接应下山。

涂伯毅伸出卷曲的双手,说:“那个时候,我就看到我的手指烧卷曲了,脸上、手上都湿漉漉的,全是血。医疗队给我做了包扎,把我扶上担架上抬下山了。”这个时候,涂伯毅想到他已经负伤了,可能部队要把他送回国,“当时心里非常难过,我舍不得我的部队,舍不得战友们。”

全身大面积烧伤的涂伯毅面部被毁,双手伤残,被部队送回祖国治疗。整整一年,战友与医务人员都不让他照镜子,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伤势如何,有一天,他趁医务人员不注意,偷跑到医院外的一处水塘,通过倒影看到了自己烧伤后的模样,不由得万念俱灰,失声痛哭,“因为面部皮肤烧伤严重,连哭也不能张大嘴巴,当时连死的心都有了。”那一年,涂伯毅才20岁。

涂伯毅说,他的面部烧得严重,眼皮也烧坏了,睫毛有点往里头倒,手烧得严重,原来手指头都连在一起了。为了让涂伯毅得到最大程度的恢复,部队安排他到东北和江浙等多家知名医院进行治疗,通过植皮、整形等十多次大手术,他的伤情渐渐得到了好转,“我经历了多次大手术,把手指头一个一个地分开,又做了植皮,慢慢才可以学习拿调羹和筷子。”

身残志坚自学多项技能

1954年,伤情已经得到基本治愈的涂伯毅回到四川,两年后正式退役,住进四川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那时,他才25岁,正值青春年华,面对全身大面积烧伤、双手指不能屈伸和面部严重毁容的自己,如何度过此后的余生?一段时间里,悲观情绪笼罩着涂伯毅,他不愿意到公共场所,怕见人,悲观、寂寞的情绪时时刻刻笼罩着他。

为了避免与更多人接触,他主动承担了休养院的档案管理工作。后来,在休养院领导和战友的开导下,涂伯毅逐渐意识到,身体的残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精神上的颓废。他开始积极面对人生,反复阅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把一切献给党》等书籍,以保尔·柯察金、吴运铎为榜样,重新恢复对生活的勇气。

涂伯毅说,“虽然现在我的手蜷曲了,我的面容改变了,但是我的灵魂没有改变。只要是对党、对祖国、对人民有利的事情,哪怕再小我都要去做,而且争取要把它做好。”

为了丰富伤残军人的业余生活,休养院当时成立了伤残军人业余演出队,涂伯毅不但学会了电工和舞台美工,还自学舞蹈表演、合唱指挥和打击乐器,由于他是伤残军人中少有的双眼与四肢健全的人,因此,他成为舞蹈演员中的主力和合唱队指挥。

1958年,表现突出的涂伯毅随四川省伤残军人演出队赴北京演出。6月1号,在北京政协礼堂向朱德、周恩来、陈毅等中央领导汇报演出后,周总理等中央领导上台与演出队成员亲切握手,祝贺演出成功,并称赞他们不仅是人民的战士,还是人民的艺术家。

“我记得,当时周总理跟我握手的时候,亲切地问我负了几次伤?他说我现在还能够唱、跳,还能够指挥,真不错!又问我现在身体怎么样?叮嘱我好好地保重身体。我激动得心都快要跳出来了。“涂伯毅回忆起多年前的一幕,激动得像个孩子,说周总理拍着他的肩膀,“我全身充满了暖流,感到无限的幸福。”

涂伯毅演出照(资料图)

60多年义务开展爱国主义宣传

回院后,涂伯毅他加入省革命伤残军人休养院革命传统教育组,用其一生诠释了忠于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的赤诚之心,注解了爱岗敬业、执着坚守的担当之责。

60多年来,他积极参与到国防教育之中,义务到部队和学校、企事业单位,为部队官兵、广大师生和干部职工作爱国主义教育报告,走遍了成都及周边地区,行程几十万公里,做报告近万场,听众近三百万人次。

“最忙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因为学校很多。原来我们只是讲爱国主义教育,现在就是国防教育,根据不同的对象内容不一样。青少年是我们的接班人,希望他们好好读书,学点本领,今后为党的事业,为国家和社会服务。”涂伯毅以亲身经历,诠释伤残军人自强不息、顽强拼搏、战胜困难的革命英雄主义和积极向上的乐观主义精神;以丰富的实践和生动的事例宣传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

春秋风华弹指过,带伤之躯唯自强。如今,89岁高龄的涂伯毅,仍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对党和人民的忠诚,展示着革命军人的光荣本色,他自强不息的精神和服务人民的情怀,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近年来,他先后被评为“成都好人”“四川省最美老人”“四川省优秀退役军人”和“全国模范退役军人”,成为伤残军人的楷模。

“一个真正的革命战士,就应该把自己的一生交给党、交给革命事业。”涂伯毅始终牢记自己是一名军人,坚定理想信念、珍惜军人荣誉,尽管年事已高,但他仍然坚持在爱国主义教育一线,近年来,他积极参与“爱国主义教育大篷车万里行”“革命传统教育进学校、进社区”活动等,以爱党爱国的情怀教育人、以自强不息的精神激励人、以纯粹高尚的品质感染人,“我想告诉当下的年轻人,生命只有一次,活着的时候,就应该对社会有所作为,就应该为党和国家、为人民多做一点有益的事。”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