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如何评价李劼人的作品?《大河三部曲》读书分享会在李劼人故居举行

2020-10-17 21:35:11来源:四川在线编辑:刘波

四川在线记者 薛维睿

“只有他才是成都的历史家,过去的成都都活在他的笔下。”巴金曾这样评价李劼人。作为中国新文学史上的一座高山,李劼人是作家、翻译家,同时还是民俗学家、实业家和文化活动家,被誉为新文学长篇历史小说的“开山祖师”。

10月17日下午,由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主办,四川文艺出版社、李劼人研究会、菱窠读书会协办的“从四川小镇荡开的文学波澜——李劼人‘大河三部曲’专家面面谈”的读书分享会,在李劼人故居纪念馆成功举办,此次活动也是2020天府书展系列活动之一。活动邀请了李劼人研究会会长、四川省图书馆原副馆长王嘉陵,李劼人研究会秘书长张义奇,著名作家曾智中作为嘉宾,活动由李劼人研究会副秘书长张志强主持,四川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张庆宁到场助阵。

写女性的高手

今年八月,新版李劼人《大河三部曲》正式出版,这套包括《死水微澜》《暴风雨前》《大波(上下册)》的著作,是全景式描绘了辛亥革命前地方社会生活的鸿篇巨制。其中,《死水微澜》塑造了蔡大嫂、罗歪嘴、顾天成、刘三金等“市民阶层”群像,反映出在中国近代历史巨变中,底层百姓的社会心理和传统道德观念的深刻变化;《暴风雨前》反映了革命思潮风起云涌的时代洪流中普通人的生活和选择,描绘了四川保路运动产生的根源;《大波》则描写了保路运动由请愿发展为武装反抗的经过。

《大河三部曲》塑造了许多经典的人物形象,其中对女性的描写更是广受赞誉。王嘉陵认为,《大河三部曲》中每一位女主人公都各有特点,李劼人刻画非知识分子女性尤其出彩。“他将女性心理和男性心理都写得相当到位,近现代小说很少能如此自由地书写两性关系,写得直抵人心。”

曾智中也很喜欢李劼人书中的女性形象,尤其是《大波》中的黄太太最为饱满,“黄太太呼风唤雨,八面玲珑,同时她性格又很可爱,充满魅力,让我忍不住想,这个人物到底从哪里来。”曾智中说,李劼人社会经历复杂,年轻时四处闯荡,中年开始做生意,晚年当过副市长,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人,而且他观察能力非常强,相处过的人都能默记于心,因此能刻画出如此生动的人物形象。

“李劼人确实是写女性的高手,他每本书里都有经典的女性形象,这些女性的性格毫不重复,即使放置在中国现代文学人物画廊中也是独特的。”张义奇说,他不仅塑造了许多虚构的人物,还描写了一些半历史半虚构的人物,通过这些人物体现了那个时代最真实的样貌。

穿着长衫的教书先生

对于李劼人的创作,许多作家评价很高。郭沫若曾说:“他是中国的左拉”,认为他的《死水微澜》填补了近代以来文学史上那一段时期空白。“反映惊天动地的辛亥革命的文学创作,像他的‘三部曲’那样完整地描述的作品,还找不出第二部。”

司马长风曾评价,“李氏的风格沉实,规模宏大,长于结构,而个别人物与景物的描写又极细致生动,有直迫福楼拜、托尔斯泰的气魄。”文学史家曹聚仁的评价更高,“现代中国小说家之中,他的几种长篇小说,其成就还在茅盾、巴金之上。”

对于《大河三部曲》的创作和地位,现场三位专家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王嘉陵认为,李劼人老版《大波》更具文学性,后版《大波》更具历史性,“李劼人是一位教兼具文学和历史价值的作家,而《大波》用波澜壮阔的画卷,反映一个时代。”

要评价一个作者,应该超越作者本身,将他放在更广的视野里。放到整个中国现代文学大格局上看,李劼人是一位独一无二的作家。张义奇说,李劼人是独具风格的,“如果说巴金像一个穿着学生装的小伙子,那么李劼人就是一位穿着长衫的教书先生。”通过独特的叙事和语言,他表现了人们的寻常生活,不带任何强烈的意识形态。“《大河三部曲》是中国文学史上是不可复制的经典作品,而李劼人也是中国文学史上绝无仅有的作家。”

超越地域性的写作

在不同的时代和地区,对于李劼人作品评价不一。曾智中认为,这是由很复杂的原因造成的,“可能由于他没有加入任何政治派别,各种文学团体的派别活动也置身事外。”其次,不少人认为书中的成都方言构成阻碍,“我认为这是小问题,在30年代的时候,好像大家都能读懂李劼人。”

虽然他的创作极具地域性,但其实也有超越地域性的一面。事实上,李劼人汲取了世界文学的养料,他翻译过莫泊桑、都德、福楼拜等人的小说。他尤其喜欢《包法利夫人》,曾前后三次将其译成中文,许多评论家认为《死水微澜》里有这部名著的影子。

在曾智中看来,或许因为李劼人阅世太深,对历史、对革命都是怀疑的,对人性更持着嬉笑怒骂的态度,“这很容易激怒一些人。”丁玲曾经说,她读了两遍《死水微澜》后,放弃了下了写书评的打算,“她用马克思主义的观念来看,看不惯如此复杂鲜活的人物。”

“用今天时髦的话来说,那就是远离了当时文学的‘主旋律’。”张义奇说。无论如何,李劼人都是中国新文学史极具价值的作家,更是成都文化最重要的一位记录者。如曾智中评价,“作为成都人民的儿子,这位成都乡土的歌手、成都历史的太史公、成都日常生活的观察者与发现者,以自己的努力为中国文化留存了最大量而又最鲜活的成都记忆,我们的母城上一个世纪的逝水流年,赖此以流向未来和远方。”

    编辑推荐